字号:

盲人按摩师听声抢红包 一天能抢100多个

2016年02月16日 来源:四川新闻网

在盲人按摩店内,双目失明的盲人按摩师杨德鑫(化名)刚为一位顾客完成了按摩,他拿出手机,放到耳朵面前,不停地刷着手机屏幕,“今天好多红包都没抢到。”这话一说,让店内的顾客吓了一跳,“盲人也会抢红包?”几秒钟之后,杨德鑫微信钱包里又有1.6元进账。尽管双目失明,但借助一种读屏播音软件,盲人也适应了当下风靡的微信红包社交方式。

屏幕快照 2016-02-16 上午11.03.27.png
2016年2月,盲人王亮(化名)正在使用一款为盲人、
视力障碍人士开发的读屏软件抢红包。

盲人师傅抢红包吓到顾客

看不见也能抢?

陈秋燕住在航空港附近的一小区,她习惯了隔三岔五到家门口的盲人按摩店按摩,长此以往,与店内的按摩师傅成了熟人。

昨日的按摩到中午才结束,店内准备开饭了,师傅王亮(化名)收拾了床铺,赶紧掏出手机,“不忙吃,我还要抢两个红包。”陈秋燕一听这话,许久才反应过来,“抢红包?眼睛看不见怎么抢?”她心头这样想,但怕得罪师傅没有说出口。

根据她的观察,盲人师傅将手机拿得离脸很近,手指在上面快速地滑动、点击,完全没有障碍,这种看似“盲抢”的技能让她吓了一跳。

陈秋燕把盲人抢红包的事告诉了她的朋友,大家一边感叹盲人居然也能抢红包,另一方面感慨微信红包无处不在,看不见“钱”的人也跟着一起疯狂。

手机安装读屏软件

听声音抢红包

昨 日下午,在航空港附近的这家盲人按摩店,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按摩师傅王亮,他把手指放在屏幕上,指头接触到某个有文字的地方,手机就会自动读出文字。原 来,盲人通过这个读屏播音软件来实现手机操作。盲人师傅杨德鑫说,“其实这种类似的软件已经出来10年左右了,在盲人群体中并不稀奇。”

杨德鑫介绍,盲人买了一部新手机,都会在网上下载一个这种读屏软件的公益版,随后致电研发这个软件的公司,在发送了电话号码和手机的编号之后,对方将对手机 上下载的软件进行后台操作,使公益版升级为正式版。“不同的软件,一般升级费用在200到400元不等。” 相比公益版,付费升级的正式版反应速度更快,读屏内容也更加全面。

在微信红包刚刚兴起的时候,杨德鑫就用这种读屏播音,和圈子里的人嗨 了起来。他向记者演示了一遍,手机震动,群里面闪出了红包,杨德鑫迅速把手放在屏幕上,找寻红包的位置,两个手指像两条腿一样在屏幕上奔跑,当触碰到红 包,手机迅速播放出“恭喜发财、大吉大利”,他双击屏幕,继续用手指触屏滑动,当触摸到“拆红包”时,电话里再次读屏播音,双击进去,抢到了,他沿屏幕往 下滑,电话里再一次读出网名以及抢到的红包金额。

一天要抢近百个

速度不比正常人慢

为了抢红包,一些盲人按摩师特意调整了读屏播音软件的播音速度。记者发现,在这家按摩店内,一些盲人师傅手机读屏播音的速度,比以快嘴著称的主持人“华少”还快。杨德鑫说,读屏速度可以调,起初不是很适应,后来慢慢听熟悉了,抢红包的速度也就变快。

“其实,抢红包只是为了娱乐,我们只是想像正常人一样,跟上时代的步伐,了解社会大众当下都在做着什么。”盲人师傅李晓红(化名)说。

在李晓红的微信群里,有个68人的群,名字叫“一块钱5个包,手气最佳发红包”,据他说百分之九十都是盲人,打开群的页面,红包占据了整个手机屏幕,从红包出现到成功抢到,只需要2到3秒钟,并不比正常人速度慢。

他算了一下,平均一天他成功抢到的红包在100个左右,而自己也要发三四十个,一天下来,钱包里总是30多元的进出,“但我们不是为了钱。”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访了主城区多家盲人按摩店,多名盲人都在使用这款软件进行手机上网,抢红包。一名盲人说,在工作之余,读屏软件帮他们实现手机通话,上网听新闻的愿望,而抢红包更是成了盲人与盲人之间娱乐交流的一种普遍的方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