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太行山下的“没眼人”,走着唱着活着

2016年07月18日 来源:腾讯新闻

他们传说在抗战期间是一支情报队伍,但没有编制、档案、记录,只存在于老乡们的口口相传中。他们在太行山卖唱,演绎动人的故事。

640.jpg

“没眼人”,是一群“瞎子”,传说在抗战期间是一支八路军的情报队伍,但他们没有编制、没有档案、没有记录,只存在于老乡们的记忆和口口相传中。他们在太行山卖唱,行走于茫茫大山,却保存着辽州小调完整的曲牌曲目和原生态的演唱方式。这是一群生活在世界最底层的人,他们活着或者死去,没有人会关注。他们个个身怀唱念吹打的绝技,演绎着各种纠缠动人的人生故事。(图/王景春 文/南香红)

640-1.jpeg

太行山的雪突然就落了下来,密密地扑向人的脸。很大的山,很深的河谷,乱石丛中很少的一点田地。小路随着山势弯曲上升,一个村庄悬挂在高高的山腰上。“没眼人”就出现在山西桃园后的乱石丛生的小路上。前面两个挑着担子,后面两个背着捆成的方形行李,一根棍子牵起两个人,另外的手搭着前方的肩膀,串成一个长串。他们仰头向天,脚尖轻轻地颤抖着试探之后,身体的重量才落下来,细长的导盲棍碰在乱石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640-2.jpeg

盲人串起的队伍拐过一座屋角,走在最前面的人陷进了泥里,沉重的担子从右肩换到左肩,拔出了脚,但不知向何处落,一个村民把队伍串引出了泥水。“盲人宣传队来了”!一群孩子飞奔着把消息传遍全村。桃花红了杏花白了,就像季节的轮回一样,每年他们都准时来。《桃花红杏花白》是盲人们最爱唱,山民们最爱听的一首山西左权民歌,据说被写进了中国高等音乐学府的教材。图为左权县桐峪镇上武村的一场演出。

640-3.jpg

就像歌里唱的一样,当某个季节来临的时候,一群盲人就会出现在远远的山梁上,融入一个小山村的夜色里,搅得小山村活跃一阵子,然后在匆匆的一夜之后,又消失了。等一年之后的这个季节,再一次出现。图为左权县桐峪镇上武村的一场演出。

640-4.jpg

沉默而坚硬的太行山是他们的舞台,崎岖的山路交织着他们的命运,他们互相搭着对方的肩膀,串起透不进光明的人生。他们蹒跚而行,行走,演唱,活着。时间,在这里不是以月以年计的,而是一个世纪。盲人也不是一代,二代,而是几代人的生命累加。图为一个上武村的村民加入宣传队的演出。

640-5.jpg

这该是怎样的一种生存!左权县写县史的人,只是草草记了一句:盲人宣传队,1938年成立,深入敌占区宣传抗日,38年以前自发走村串乡演出。就这样,他们无意中保全了中国西部民歌--山西省左权民歌最原生的状态和最齐全的曲牌曲目;而左权民歌已经被纳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盲人宣传队把古老的曲牌曲目口口相传,内容有的则现编随唱。图为队员们等待队长与上武村商议演出费用。

640-6.jpg

“一年听一次,听了七八十回了”瘪着嘴的小脚老太太说。孩子的时候,躺在爹娘的怀里在大山的那边听;出嫁了扔下灶头的活计,在大山这边听,年年不落。而唱的呢?在桃园村,古稀之年的王贵明来这个村唱,已经是五十多回了,年年守着乡亲的热火炉,端着乡亲热呼呼的碗,养活了自己的一生。

640-7.jpg

“早先是给一碗饭,再后来是给点钱,十块、二十块,到七八十块,吃千家饭,进千家门,可怜的嘛。”乡民的话里有一种万分感慨的味道,他们只知道这是左权县的一个传统,但传统始于何时,没有人能说清楚。

640-8.jpeg

雅的、俚的、俗的、浑的,高昂的、尖锐的、低沉的、呜咽的,锣鼓、唢呐、二胡、笙搅在一起,撞向太行山的峰仞,再折回人们的心底。

640-9.jpg

在桃园,钱讨得不太顺利。双方都有些尴尬。盲艺人们说150元,村长说太多了,给100吧。盲人们坚持说“我们刚刚出来,就少这么多,后面的村子就没法要了”,最后是村长让了一步,盲人们也让了一步。药成江用眼睛都要贴在纸上的距离,艰难地开出了一张收据:130元。钱在盲人的手里一张一张地摸过,才了递回来。药成江细心好面子,梆打得好。他的一只眼模模糊糊能瞧见点东西,所以到哪都是他打头,队里算账、去村里要钱也是他。

640-10.jpeg

左权县城的一场演出后,盲人们相互搀扶着走下戏台。

640-11.jpg

在温暖的冬日阳光下,盲人们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刘双明(右)失明不久,他的世界是无底的痛苦,他总是默默地坐着,一双完好但没有光泽的眼睛看着前方,好像那眼睛里随时会有眼泪流下来;李永兵(左)的世界是音乐,他在里面找到了快乐,因此他总是在笑,他有世界上最单纯甜美的笑;陈现庆(中)的世界是沉默,没有人能够进入。

640-12.jpg

陈现庆外号“肉三儿”,不管出现在哪个村庄里,都会引起一片惊叹:哗!“他有240斤呢!”,“不对,又长了,是260斤!”如果他再开口一唱,那就更了不得。他会打鼓,会吹笙,拉二胡,还是主唱。他的声音粗壮如牛,两只盲眼睛会挤成一条缝。“肉三儿”很能干,但也很麻烦,因为太重了,背行李的时候,必须低身躺下才行。如果没有盲人宣传队,“肉三儿”不知道要怎样生活。

640-13.jpg

“没眼人”在后板峪村演出。左权县太行山的沟沟缝缝里有320个村子,一天唱一个村,也得用一年的时间。

640-14.jpg

《亲疙蛋下河洗衣裳》、《光棍苦》、《开花调》,在这里一首歌是可以听一辈子的。在被大山围成深井的小山村的最寂寞的时光里,落雪了,就再也不会有外人进来了,除了三个频道电视节目,一年四季里只有“没眼人”会来这里演出。

640-15.jpg

等待村长的安排,等待一顿晚餐,等待晚餐之后的一场演出,等待演出后有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似乎还有命运,对什么都不能控制掌握的盲人来说,等待是他们唯一可以做的。

640-16.jpg

十多个盲人里只有75岁的王明贵和队长王玉忠娶过媳妇,其余的都是光棍,背上的行李就是他们的全部。

640-17.jpg

每户村民接待一位盲人,村民们把这叫做“千家饭”。

640-18.jpg

张林庆用他的残臂“端”起饭碗。凭着感觉,他能一滴不漏地进餐。张林庆是修渠炸坏双眼和左臂的。这是后板峪村的赤脚医生家的早餐:南瓜小米稀饭加饼子,毛主席的画像上的光芒让屋子里格外温暖。

640-19.jpeg

“正月里梅花开,花开人人爱,光棍有心采一枝,拿回家里没人戴……” 盲人们再一次串成串,踏上青石板的小路,他们仰头向天高声呼喊着,不是向某个人,而是向整个村庄告别。没有人应答,但有男男女女、老人小孩跟着他们移动、相送。村口,山路,转弯,一个村庄一群人不见了。山,扑面而来。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