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先天视障如何逆袭成为学霸?

2016年08月26日 来源:中国宁波网

黑板上的字看不清,几乎是“听”了12年的课,却以文科691分(2015年高考)的高分被浙江大学录取。他叫竺子健,即将大二,戴着1500度的眼镜,来自全国“最美家庭”。

昨天早上,竺子健受邀来到北仑新碶街道百合社区,和学生、居民分享了自己的成长故事。由于特殊原因,这个北仑籍小伙从小在海宁长大,但能如此“回家”,一家人都感到特别骄傲。

fd33598764e1b142f27ec5514f8e3693.jpg

特殊之家一家三口都有身体障碍

1997年,竺子健出生在一个残障家庭。父亲竺盛祥是北仑高塘人,从小患有重度小儿麻痹症,如今已是肝硬化晚期,妈妈谢晓曼患有先天性白内障,仅有一点点光感。这样的家庭情况,并未成为一家三口逃避困难的理由。相反,这些都更加坚定了“有尊严地活着”的信念。

为了追梦,20多年前,竺盛祥和谢晓曼离开各自的家乡到海宁长安,加入了“雪豹自强团”,他们发挥艺术特长,并用音乐传递情感。夫妻二人都是歌唱演员,竺盛祥擅长谱曲填词,谢晓曼曾获得浙江省红歌大赛总冠军。两人在工作中相知相爱,最终孕育了爱的结晶。

子健出生后不久,竺盛祥发现儿子遗传了妻子的眼疾,拿奶瓶在他眼前晃都毫无反应。为了让孩子“见到光明”,夫妻俩带着子健到处求医,经过两次大手术、两三年的康复训练,上幼儿园时子健终于能配镜了,虽然是1800度高度近视,要“嗅”着看东西,但一家人始终认为这已是一种恩赐。

13b3a3855c7a95be88b4564820f20b3f.jpg

尽管在成长过程中,会碰到这样那样的很多问题,可子健还是成长为一个很优秀的孩子。他4岁登台随父母演出,写得一手漂亮的硬笔字,浑身洋溢着阳光气息。

对普通人而言,考上浙大已是不易,子健却做到了。但在竺盛祥的心里,这并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甚至教育儿子“与很多人相比,你拥有那么多,不也是应该的嘛。”

正因这种乐观精神,去年5月,他们家被评为全国“最美家庭”。

c155c9e3e2075263ff34f93b9ee19dfb.jpg

感恩父母是他们一步步鼓励我走到今天

昨天上午,竺子健早早到了百合社区文化礼堂,与熟悉的“陌生人”分享了自己的成长故事。去年,竺盛祥因肝硬化加重命悬一线时,子健眼前的不少人都曾献出爱心。所以,对子健而言,他们亦是远方的亲人。

子健觉得大学生活比较轻松。虽然离开了父母独立生活,但他觉得自己适应得不错。除了完成课程,他还参加了两个社团,其中一个是公益社团。

“大学里会上不少通识课程,经常两三百人一个大教室。”子健嘿嘿一笑说,就算是视力正常可能也看不太清板书,自己的优势得到了发挥,小课堂授课自然不成问题。他还有些顽皮地表示,自己可能有点放松,导致个别科目成绩属于“低空飞过”(刚刚合格),需要引起注意。

提到艰苦的成长经历,子健娓娓道来,就像讲述别人的故事。“父母为我医治眼睛所吃的苦已不用说了,但最感激的还是他们培养了我乐观的性格。”子健说,自己的状态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回忆道,其实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父母就不断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有些深意,他现在才慢慢体会到。

子健记得,从小父母就经常带他去福利院里“逛”,不光表演节目,逢年过节还需要把压岁钱分享给“更有需要的小朋友”。“爸妈经常告诉我,与那些小朋友相比,我有多么幸运,应该尽自己的力量给予他们帮助。”子健说,从小也跟着父母参与不少公益活动,并不觉得自己一定要依赖他人。

2009年,才上6年级的子健经历了人生中最“恐怖”的阶段,父亲竺盛祥突然大出血下了病危通知,但坚强的盲母亲撑起家,依然凭借自身努力维持生计。在诸多好心人的帮助下,子健“吸收”了更多正能量,这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具有超越年龄的心理承受力。

85a43b575a748cd3cbc5067f88dabb6b.jpg

心得分享乐观的心态让我受用无穷

在分享会上,有两个问题一直“缠”着在场的学生和居民们。直到分享会结束,有人终于忍不住私下询问。你眼睛那么差,怎么能成为学霸考上浙大的?从小应该也会因特殊原因受到小朋友欺负吧,爸妈教你如何应对?

“乐观的心态陪伴我走到今天。”竺子健说,“小时候视力不好,我需要趴着看东西,无限靠近靠近,自然没法正常学习写字。老爸其实一直在训练我,一开始是在A4纸那么大的磁性画板上写,就写一个字,慢慢地到一块扑克牌那么大的纸牌上,经过整个幼儿园阶段的努力,上小学前,我终于做到了将字写进了‘田字格’。而我一直以为,从小和老爸做了不少游戏呢。到了高年级段,我也很自豪呀,别的同学是在为了学习伤害视力,而我是在保护视力的前提下“顺便”学习,视力还从1800度逐渐转好至1500度呢。”

说起这件事,竺盛祥说,必须解决这个障碍,就算心里没底也要一直坚持。那段时期,光是那种能反复擦写的磁力小画板就用坏了十几块,又自制了近千张识字卡,和孩子一起不断“玩”,反复练习,直到他能凭感觉“准确”地将字写进很小的格子。“虽然视力不好,儿子的记忆力是很不错的,这对学习很有帮助,再加上很小就开始训练他的专注力,让他在做事时能保持最高效的状态,无论是上课还是平时自己学习。哈哈,其实他平时也有点吊儿郎当,我还有些担心这小子。”

说到“从小会不会受到小朋友欺负”这个话题。竺子健很坦然:“说实话碰到不少,光眼镜就被摔坏过好几副,因为度数超高,都要去大城市配镜,但父母从未责怪。那时候都是小孩子,可能觉得我好玩吧。爸妈教我三条,一是不要动不动就去找老师;二是小打小闹要学会自己沟通,学会交朋友;三是确实欺负过了,要不卑不亢,我不比任何人差。这些,现在想来,我也一直还在用到。”

对此,竺盛祥表示:“我和爱人都是残疾人,我们自己都曾经历过那种自卑沉沦的状态,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没走出来。如果说有什么教子秘诀,那就是我们更理解残障人士的心理状态,尽可能地避免了眼疾给孩子造成困扰。即便开着‘残疾人小车’,我们一样带着孩子到处玩,带着孩子自信地展示自己,带着孩子参与各种有意义的活动。我相信,他不会觉得自己弱,不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需要别人特别的呵护。儿子梦想成为一名教师,现在专业是对外汉语,他会慢慢靠近自己的目标的。”

显然,尽管子健的起跑线远远不如他人,但他的父母已经用满满的爱为他填平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