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盲人生活地图出炉记

2016年08月30日 来源:北京晚报(北京)

去餐馆吃饭、去银行取钱,这些对普通人而言再简单不过的活动,于盲人却是困难重重。一份专为这一群体设计的《盲人生活地图》,2015年首次发布后,不久前又推出升级版。给盲人的出行提供了参考依据,有效扩大其生活半径。“盲人地图”是如何“出炉”的,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E58AAE64D8B66753ADC6A246613C2470.jpg

盲人“舍近求远” 催生地图制作

正方形开本,三号字内文。这部针对视障者的“大字版”《盲人生活地图》多达332页,为全盲人士制作的盲文版本则更为厚重。

翻开地图,308家机构按博览、餐饮、医药等17个类别依次收录。每家均列有相关简介、无障碍助盲服务内容、地址与乘车路线、联系电话和联系人。这是“红丹丹”视障文化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和“盲人观察员”们,两年多来挨家登门拜访、联络、核实后的成果,凝聚了近百人的勇气与心血。

鼓楼西大街79号,一座安静的小小院落。专业助盲机构“红丹丹”视障文化服务中心在这里开办了为盲人讲电影的“心目影院”,帮助盲人阅读的“心目图书馆”等一系列无障碍文化场所,多年来为不计其数的视障人士提供了乐趣和温暖。

与此同时,工作人员渐渐察觉到视障人士有些“迂”的行为——家住阜成门的盲人,洗澡却要来鼓楼的澡堂。甚至住得更远的盲人出来办事,也会特意跑到红丹丹附近吃饭、上厕所。

“盲人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明眼人不太好体会。”经过了解,红丹丹执行主任曾鑫感慨,“比如简单的洗澡,如果没有人引领,盲人换衣服换鞋走到浴室都很困难。去餐馆吃饭甚至找不到空座,很尴尬。想吃点新的而不是反复的几种菜,还需要服务员念菜单。”因为常到红丹丹参加活动,线路熟,附近的商家也知道如何服务,盲人就宁愿“舍近求远”了。

三四年前,红丹丹接待了一位台湾交流生,对方说起台湾有以餐饮为主的“绿色生活地图”,若商家符合低碳环保等相关指标就会被纳入。“要是将能够助盲的商家集纳在一起,盲人朋友不就方便了吗?”曾鑫回忆,受多方启发,2014年红丹丹决定制作一份“盲人生活地图”,并成功申请到了当年的北京市社会建设专项资金。

13条做到60% 就有资格加入

集纳助盲机构,先得有助盲标准。红丹丹设计了一份列表,包含“不拒绝导盲犬进入”、“为视障客户提供附近公交车站接送或协助打车服务”等13条描述。若商家能或愿意做到其中60%以上,就有资格被纳入地图。同意进入名录的商家,需要经理级别以上的人员签字,并加盖公章作出承诺。

起初,红丹丹从原来的合作伙伴入手去收集助盲机构。例如水立方与红丹丹合作举办过盲人运动会;恭王府每月为盲人设立一个集中游览日;首都博物馆也接待过盲人的集体参观。“我们就通过条文的形式,具体明确能够提供的助盲服务、相关联系人与联系方式等等,正式把他们纳入到地图之中。”

曾鑫介绍,除了已知的合作伙伴外,红丹丹还派出多位观察员去“开发”未知的商家。大家选择自己熟悉的地区挨家拜访,询问并说服对方提供相关助盲服务,从而加入到地图中来。“第一年我们没有让盲人朋友大范围去做工作,基本都是工作人员开发的。”

红丹丹盲人地图项目的负责人董丽娜住在鼓楼西大街附近,自己本身就是一位先天失明的盲人,作为首批观察员开发了20多家机构。气质典雅、声音动听的她笑言,这一区域的商家或多或少都服务过盲人,自己没有碰到太多的挫折。“餐馆基本都同意加入,药店也说一两站的距离内可以免费送货。”

经过近一年的忙碌,《盲人生活地图》于2015年5月首次发布,收录了48家助盲机构。“第二年我们考虑,这是盲人自己的事情,就从常参加红丹丹活动、出行能力比较强、善于与人沟通的盲人群体中选择了一些盲人观察员,让他们去试着开发。”曾鑫表示,这对盲人而言是一种锻炼,困难和白脸当然避免不了,但更多的则是充实的成就感。时间长了,盲人们也各自总结出一套“说辞”,颇有几分“专业销售”的味道。

电话核验“过筛”

一年新增260家

“第一可以宣传你们的企业形象,增加透明度。第二让视障朋友更好地参与社会生活,共建宜居城市……”回忆起与商家关于助盲服务的说服交流,肖焕义不假思索地念出“台词”。58岁的他略带得意地笑称,“都是我自己设想的”。

红丹丹要做升级版盲人地图时,平时积极参加活动、乐观外向的肖焕义被选为盲人观察员。知道自己当选,肖焕义很开心。先天失明的他总忘不了20多年前,为了给老父亲买台无线电收音机,跑了好几个地方的费劲和无奈。“视障人士做点儿什么挺难的,收集地图,我们既是参与者,也是受益者。知道了信息,大家想去哪就没有顾虑了。”

肖焕义家住阜成门附近,一年多来,他跑遍了周边店铺。拿着助盲标准列表,一家家让负责人对照能做到或愿意去做的选项打钩,说服他们加入地图名录。有苦有乐的过程,让他几乎对每家店都记忆深刻——

“缸瓦市的一家庆丰包子铺,经理特别高兴,说这是好事啊,不但填了,还给我念了一遍。我家门口那个庆丰包子铺,就说什么都不填。”

“百万庄邮局,经理不太配合,吴裕泰茶叶店的分店也不填,我没想到这么难,都有点灰心了。”

“白塔寺金象大药店,保安不让我进去,后来大堂经理出来了,对助盲非常赞同,我特别感动。”

“相对来说私营的还更好沟通些,去银行的话,经理总说得向上级银行、银监会反映,也太麻烦了!”

……

盲人观察员们收集的表格信息,统一交到董丽娜手中。这次她不再出去“开发”,而是担负起核实验证工作。据统计,新一批收到的表格近350份,但有些机构几个月内发生变迁,甚至店面已不存在;有些机构负责人态度前后不一,直言太忙、没有兴趣;还有的电话打不通,或者长时间没人接电话。“这样不能提供实际服务的都不行,我们统统删掉了。”董丽娜过筛子一样打了几百个电话,最终,260家机构通过核验,与上一年度的48家共同编入新版地图,总机构数一跃升至308家。

理想是家家都能助盲

最终“没有地图”

在新版盲人地图中,肖焕义因开发收集多家助盲机构被评为三星级观察员,这令他对自己的劳动深感骄傲。“说让残疾人融入社会,具体怎么做呢?物质生活提高了,精神文化生活也应该提高。”在他看来,制作地图是很实的切入点。“包括做这件事本身,希望将来有更多盲人朋友加入进来,彼此也是一种交流。”

自从2011年3月起参加红丹丹的活动,肖焕义便每周都来,少有间断。然而据他观察,纵使红丹丹已成立十年之久,在京城助盲领域享有盛誉,能出门参加活动的盲人还只是极少部分。“有个朋友家门口十几条公交线,他至今都不知道到哪儿。不敢出门,怕迷路回不了家,怕有东西砸在身上,更怕受歧视。长时间不出门,不好意思说话,就更出不来了。”

肖焕义对此表示理解,回想几年前,自己去饭店吃饭也怯生生的,宁愿大老远坐车去熟悉的几家饭店吃。“给盲人服务就多一步,端了菜,拿几个碗,帮我们分别拨一下。不然放盘子里没法夹,容易夹到桌子上。这种细节去过的饭店会了解,没接触过的很难想到,比较尴尬。”

接触到红丹丹后,肖焕义很快“想开了”。练得“敢于”到处吃饭,有不认识的地方就打听。“我们做这件事也是一种示范,盲人朋友出门并不特别难,应该放下 架子 和 顾虑 ,勇敢走出来。”

曾鑫表示,制作地图除了使用层面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告诉商家和社会,有这样一个盲人群体的存在,提升助盲的责任感与意识。“其实助盲并不复杂,不需要大拆大建啊、特别专业的培训啊等等特别的投入。只是在服务盲人的时候多一些耐心和精力,让盲人有一种获得感,知道这个社会很宽容,自己作为弱势群体,能得到恰当均等的服务,而不是排斥或单纯的同情。”

目前,视障朋友可以到“红丹丹”视障文化服务中心(鼓楼西大街79号)免费领取大字版《盲人生活地图》,也可携带相关设备拷取音频有声版《盲人生活地图》。未来,盲人地图会继续做下去,红丹丹的计划是将其发展为app。“做成电子的实时更新比较快,盲人还可以就助盲服务进行点评,实现互动。”曾鑫笑言,理想的目标是家家都能助盲,最终“没有地图”。(主笔:魏婧 插图:宋溪)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