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盲人男孩离家出走十几次:我想学习 想去工作

2016年09月06日 来源:广州日报

这两年,19岁的盲人男孩陶小鱼已离家出走十几次了,每次都是好心人送他回家。8月20日深夜,在广州西门口一带,广州志愿者发现了流浪者陶小鱼。9月2日,志愿者把他送回了在佛山大沥打工的父母身边,没想到,第二天,他又离家出走了。

但对于离家出走,陶小鱼有自己的解释,“我现在是成年人了,不想赖在家里,不想成为家里的累赘。我想学习,想去工作。”

fa91c106160aa1f4974f56005455ca1f.jpg
志愿者在帮助小鱼。

志愿者街头发现他

近日,尚炳辉关爱外来人员工作室的一名志愿者致电本报称,十多天前,一次给流浪人员送温暖的活动中,在广州西门口一带,发现了一位特别的流浪者,他是个盲人,名字叫陶小鱼,今年只有19岁。

“虽然他看不见,但人很聪明,在别人帮助下,他可以一个人坐公交、乘地铁,走路靠手去触碰和耳朵听声音。”尚炳辉说,第一次发现陶小鱼是在8月20日深夜。

“我们走上前,才看到他眼神有点不对劲,他说自己是个盲人,想来广州找工作,但一直没有找到。问他爸妈在哪,他说在佛山打工,自己跑出来就是想证明自己可以自食其力。”短暂交流之后,志愿者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让他有需要的时候打电话。

8月23日,陶小鱼给尚炳辉打来了电话,说想让帮忙找个盲人按摩店去上班,尚炳辉随即约好了见面的地点。“8月24日晚上10点多,我们几个志愿者见到他,他说自己已两天没有吃饭了。”于是,尚炳辉带着他来到了街边食铺吃饭,他狼吞虎咽地吃了两碗米饭。在谈话中,陶小鱼一直不停地咳嗽,志愿者便张罗着给他买药。但由于较晚,很多药店都关了门,志愿者们走了很多条街才找到一家在营业的药店,花了将近100块钱买了药。

在交谈中,小鱼坚持说自己不想回家,他想找到工作之后再回家,问及是不是被家人嫌弃,他说只想证明自己。

广州志愿者深夜送盲人男孩回家

9月2日,放心不下的尚炳辉再次和几名志愿者一起来找陶小鱼,并商量着把陶小鱼带回家去,建议他先把咳嗽治好了,再来广州找工作。但面对这样的方案,陶小鱼有点反抗情绪,可能是自尊心太强了,让他觉得没有办法面对家人。“在我们的再三劝说之下,陶小鱼还是决定跟我们一起坐上了回家的车。”尚炳辉说。

当车子到了佛山大沥已很晚,陶小鱼的父亲陶先生及其表哥在家附近的路边等待着志愿者。“他与父亲见面后,依旧带有反抗情绪,但是在我们志愿者的劝说之下,他还是坐着表哥的电瓶车回家了。”送走了陶小鱼,尚炳辉和其他志愿者并没有停止救助。“我们回来后,就马上联系了盲人按摩培训学校的老师和几家盲人按摩院,他们都表示欢迎他来学习和工作。”尚炳辉说。

“我已经是成年人,不能依赖别人了”

昨日,记者从尚炳辉处获悉,回家的第二天,陶小鱼再次离家出走了。“我刚接到他父亲的电话,说孩子又出走了。”尚炳辉一阵叹气。

“他估计还是在广州西门口、陈家祠一带流浪。”尚炳辉表示,陶小鱼曾告诉他,曾在陈家祠附近一家按摩店工作过,平时来广州,在路人和志愿者帮助下,是可以一个人乘坐公交车和地铁的。“他说自己一个人走路也不怕,可以用手触摸或者用耳朵来听,自己可以躲开马路上的车辆,如果躲不开,被撞了更好。”

至于流浪的日子,陶小鱼也向志愿者透露了不少。“他告诉我们,有时一天两天不吃饭,喝点水就过去了,我们问他为什么不寻求帮助,陶小鱼说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不能依赖别人了。”一位志愿者说。

目前,尚炳辉再次组织志愿者去寻找陶小鱼的下落。“他正处于叛逆期。我们挺担心他的安全,希望这一次我们能够真心帮上他,让他去工作,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尚炳辉说。

父亲:这两年他出走十几次了

昨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到了陶小鱼的父亲陶先生,他在佛山大沥盐步从事布匹搬运工作。说起陶小鱼,他很是无奈,“前几年,只是偶尔出走。这两年,离家出走变得很频繁,至少已有十多次了!”

“这一次出走是几个月前。他平时就闲在家里,没事可做,只能睡觉。当时他说想出来找工作,我说你要慢慢来,他一下子就急了,说不想赖在家里等死,于是就离家出走了。”陶先生说。

陶先生表示,陶小鱼3岁的时候因为患病导致了眼角膜坏死。“当时,是我老婆的姐姐在云南照看他,当时突然发高烧,我们没办法立马回去,没有及时治疗,眼睛就看不见了。”陶先生说,之后,陶小鱼跟随自己来到佛山生活。

“1990年,我们有带他去云南的医院就诊,但是治疗费要1万多元。当时我们真没有那么多钱,就回到了佛山。”陶先生说,随后,又带陶小鱼到中山大学附属眼科中心就诊,此时,他眼球已突出来了,医生表示没有办法治疗。“我们已尽力了,真没有办法救孩子的眼睛。”陶先生说到此处,言语有些哽咽。

“希望社会能帮助下我们,最好有学习盲人按摩的学校接受孩子。作为父母,我们理解他,但也担心他一个人出来闯,担心他的安全,怕他出事!”陶先生说。

专家声音:身边人要倾听他真正的声音

中国笨牛生命教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心理咨询师李凌表示,陶小鱼现在的情况有两方面的促成因素:一是青春期的“自我挑战”、“自我突破”的心理。“与他先天性格有关,人总是想突破自身的生理和心理缺陷局限,作为视力障碍患者,陶小鱼也不例外。”二是家庭环境的因素,窘迫的家庭生活也逼迫他去成长,去想办法养活他自己。

李凌表示,面对陶小鱼的情况,一方面,家长要多些陪伴和倾听,“他有自己的想法,要去倾听他的想法,与他多交流。”另一方面,社会也可以提供一些必要的支持,例如残联、志愿组织,为他提供心理疏导和就业渠道。(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肖桂来)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