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视障者的马拉松

2016年10月31日 来源:新民晚报​微信公众号

2016年10月30日,清晨5点多,天蒙蒙亮。21岁的王洛承穿着运动背心,出现在南京东路的马路上。马路上已聚集了形形色色的人,热身、合影,好不热闹。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上海马拉松,近4万人从各地汇集到外滩,准备上路。

a7d4819cbe3bf13386d610f3da0e1179.jpg

在今年的上海马拉松上,一群目不视物的视障跑者也出现在跑道上,王洛承就是其中一位。他们想要跑起来,需要借助一根短短的粗绳,借助陪跑员的口令和牵引前进。

“奔跑”这项天赋的本能,对于这些人来说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

洛承的眼病学名叫视网膜色素变性,具体表现就是视野渐渐变窄,是一种遗传病。洛承的父母带着他四处求医,无法治愈。

直到某一天,洛承彻底失明。

24634a7f1313a0a30b7c89ed6904427b.jpg

“刚失明的时候,孩子也是在叛逆期,我们家有一段很艰难的时期。”

可以想象,洛承的父亲王海东一笔带过的这句“艰难期”,是怎样难熬的光景。但如今坐在父亲身旁的王洛承,面露微笑,完全看不出曾将内心封闭的影子。

洛承自称失明前是个“宅男”,不怎么运动。他是通过口口相传,知道了上海有个“做你的眼睛”组织,旨在推进残障平等和运动无障碍。在加入后,他完成了几乎是失明后的第一次奔跑,而此时,他已失明五年多,踏上了二十岁的门槛。

a5058c11a5a5d0db6fa8d80bafc53408.jpg

之后就跟上了瘾一样,他越跑越多,参加训练,甚至还参加了一次铁人三项赛。洛承的父亲王海东仍记得那一天比赛的盛况,全家人都在陪着洛承一起跑,在他身边加油,儿子则在人群的欢呼声中跑过终点。

王海东发自内心地说:“我感谢这些帮助洛承的人,感谢这些公益组织。”

让视障人士踏上跑道享受无障碍运动,是这群“蓝睛灵”的目标。实际上,这个名称并不单属于志愿者,公益组织中的视障者同样使用这一称呼。

视障跑者面临的障碍,分为心理和物理两个层面。陪跑者除了要带领和用语言提醒视障者及时避障,还要打开视障者,或者说自己的心门。

不少加入公益组织的志愿者发现,他们对视障群体了解得太少或说理解错误,这些人除了看不见,与自己并无二致。他们一起跑步,构建信任。

“做你的眼睛”公益组织的创始人李纪元与陆向东夫妇都有自己的工作,也是跑者。2012年李纪元参加上马时,看到一对香港的跑者从身边跑过,一个身上写着“听障”,一个写着“视障”。

当时有点懵,心想还能这么搭档跑步?

李纪元从此萌发做陪跑员的想法。但身边一打听,大陆鲜有这样的组织。她和丈夫决定自己组织活动,一个公益组织就这样渐渐出现了。

93b53815d64ceb6c0e4389dbd92f03ec.jpg

视障者跑步,需要借助陪跑员的帮助。两人跑步时主要依靠一根陪跑绳来牵引,除此之外还有口令提示。有些跑者眼睛仅有光感,刚开始别说跑步,就是快步走,也得鼓足勇气。为了安全,李纪元与陆向东和其他成员一道,为陪跑员制定了一系列规则。没有样本可抄,大多是自己摸索的。

陪跑员的门槛十分高。一个刚入门的“小白”志愿者,需通过参与活动、培训和考试,方能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大白”。这个取自热门动画片的称呼,正意味着一个成熟陪跑员必须面面俱到地为视障跑者提供保护。

“只要有陪跑员引导着我,我就能大踏步地向前进。”

作为试水,今天王洛承跑的是10公里的线路,而他的伙伴中,不乏挑战半马、全马的选手。陆向东则有些兴奋地拿出了一张由上海马拉松组委会颁发的001号陪跑员号码布说:“专门给我们做的,21年来的第一次,第一张。”

外滩的起跑线前,万国建筑群默默“注视”着3.8万名跑者。在赛道上,他们是平等的竞争对手。王洛承对这一切充满期待:只要跑起来,耳边有风;眼不视物,心却像从黑暗隧道中跑入一片光。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