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盲人“看”世界 “信息无障碍化”应成App标配

2017年04月10日 来源:南方周末

捕获.JPG
2016年5月27日,山东省青岛市。智能手机上的读屏软件可以帮助一名视障者接打电话。(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4月6日《南方周末》)

要建立一个“无障碍是互联网产品的默认选项”的价值观,像我们为人行道修建盲道一样,不是一个特殊的公益项目,而是一个标准配备。

我国残疾人保障法也将信息无障碍纳入法律条款当中,明确其为残障人群实现权利平等和融入社会的保障,但因缺少细分的规则与标准,难以提供一个更加平等,使残疾人生活更有尊严的环境。

一个为盲人服务的公益组织被盲人(又称视障者)追着骂了三四年。

这一怪象,在2017年3月20日再次爆发,国内多个盲人论坛出现一份名为“视障者抵制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联名信”的签名帖,该帖未见发起者署名。该签名帖称,自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以下简称“无障碍研究会”)介入手机QQ、微信、滴滴、支付宝等软件后,其无障碍体验都会变得越来越差。

截至发稿时,该签名帖共收到2063人签名。围绕这份联e名信,在爱盲论坛、盲人微博、天涯盲人贴吧、视障者QQ群等各个盲人社区仍热度未减。

盲人的恐惧

视障者按摩师林全全是在3月21日见到联名信的,当时他毫不犹豫地签下了名字,还留下自己的QQ号,称楼主可随时联系他。

作为智能手机的信息无障碍化使用者,林全全隔着屏幕,可以轻松从辅助功能一项打开苹果手机自带的读屏软件Voiceover,即开启视障者的使用模式,每个控件的信息都会通过手机自带的语音程序朗读出来。

林全全是先天失明,11岁起上盲校,18岁时中专毕业。毕业前实习,他接触到一款被破解的读屏软件,当时由视障者王永德自主研发的“永德读屏”,一下打开了他的网络新世界。他借助它听歌、看书、逛论坛聊天,好几次通宵在网吧里追小说。

之后几年,他辗转在东莞、深圳多地打工,与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最近的一次,林全全打工的按摩店就开在研究会所在的深圳福田区。“只要他们研究会介入了,就不知道为什么把软件无障碍搞成这样。”林全全说,有一段时间他觉得手机QQ无障碍不好用,因为老是报出“您与某某某有0条未读信息”这样的冗余信息,他认为这拖沓、浪费时间,甚至是看低视障者智商。

“中彩”“升级恐惧症”是现在视障者圈里使用智能手机时说得最多的两个词。在林全全手机中为数不多的几款App里,“京东商城”属于“中彩”的那一款,因为他发现这款App个别版本的无障碍化做得好用,感觉跟中彩了一样,所以一直舍不得更新或换别的应用。

据有过长期使用App的视障者用户称,市面上绝大多数的手机App尚处在无意识做无障碍优化的阶段。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无障碍,只是遵循了系统的开发规范,恰巧能与读屏软件兼容而已。一旦版本升级,就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毛病。

真正有意识地支持无障碍的互联网公司凤毛麟角,而信息无障碍状态也不太稳定,有时一更新版本就少了某个好用的功能,于是不少视障者就有了“升级恐惧症”。林全全说他身边有不少这样视障者朋友,他们一直用着自己觉得好用的App版本,但较最新版却落后好几代,像是活在过去。

为争取国内手机能够配置读屏软件,再到第三方软件能与读屏软件兼容,近十多年来不断有民间的无障碍推进者与手机生产商、互联网公司沟通,不乏使用联名信等方式。

2014年,向互联网公司反馈视障者测评意见的多了一个专业机构,名为无障碍研究会。他们共招募6位视障者IT工程师,全量测试每款软件,并形成专业的缺陷问题清单,提交给互联网公司。截至目前,他们共合作15款软件,包括林全全他们使用的支付宝、手机QQ、滴滴出行等App。

不满手机QQ

联名信发出后第3天,支持者发出一条新帖,名为《这么多年老盲为何都在抵制信息无障碍研究会》。

手机QQ是无障碍研究会与腾讯合作的首款产品。2013年,无障碍研究会从专注8年的视障者电脑培训业务中转向,与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微软(中国)共同发起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IBM大中华区作为咨询单位,开展信息无障碍沙龙等活动。一年后,在深圳市福田区民政局注册为社会团体。

此后,无障碍研究会招募3名视障员工,为互联网公司提供全量测试以及相关培训服务,也获得了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广东省与人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的资助。

依据无障碍研究会微博显示,自2014年3月至8月,陆续有凤凰卫视中文台、深圳晶报、新快报、腾讯公益等多家媒体及机构采访,介绍其主推的视障IT项目。腾讯招聘网站则在2014年的5月19日转载了《给马化腾的一封信》这一内部邮件,内容为研究会三位视障者工程师向腾讯表达感谢。与此对应的是,手机QQ的无障碍功能尚在完善之中,没有明显的优化体验。

2014年8月5日,《羊城晚报》以“盲侠”为题再次报道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团队,竟直接引燃了部分视障者的不满。视障者网友在研究会转载的这条微博下留言,不乏讥讽质疑的语气,以表达对手机QQ现状的不满。

“其实当时向手机QQ提交了很多缺陷问题,手机QQ团队是依紧急程度,分批修复。但因第一个版本发布时,按批次修复的缺陷还是不够多,导致一些视障者们对此感到失望。需要强调的是,后来手机QQ开通团队又陆续修复了很多问题。”无障碍研究会项目总监杨骅如此向南方周末解释。

曾参与此事的盲人则表示,2015年8月因为手机QQ的无障碍功能遭遇视障者批评,手机QQ开发团队再次邀请民间积极反馈者提供意见。自此,手机QQ一直保持无障碍信息反馈的交流群,群成员包括多位民间推动者与无障碍研究会成员。

手机QQ团队相关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自2012年起,他们就开始信息无障碍工作,且将持续这项工作,但不便对联名信事件作出回应。

“手机QQ事件”平息后,无障碍研究会仍被所服务的视障者追着骂了三年。

挑战大公司

2015年12月,滴滴出行4.1.5版本以后,顺风车的很多标签没有具体命名,评价界面无法操作。也是在那种背景下,滴滴希望无障碍研究会帮忙做信息无障碍化整体测试。

2016年5月,支付宝的密码键盘无法读屏。同期,无障碍研究会与支付宝签订合作协议。

2017年3月,饿了么7.5.1版本无法对需要选择规格的商品进行点餐。

有相关视障者称,由于几款手机App出现无障碍重大缺陷的日期与研究会建立合作日期相近,数份帖子指出这是无障碍研究会“合作一款软件,一款软件就不好用”的例证。但事实上,App出现不好用的问题在前,与无障碍研究会合作在后。

联名信发布第6天,无障碍研究会发表声明承认缺少在公共场合沟通的意识,将会开放官方沟通QQ群,同时启动开放日,邀请视障者到深圳机构参观。

本次联名信发起者“无奈”认为这是研究会的托辞,事实上还有更多问题没有解决。“我们确实只能提交测试报告,至于最后改不改的决定权在互联网公司手里。”杨骅向南方周末展示了他们提交的某软件缺陷清单,共上报849个缺陷问题,其中一份上报时间是2016年5月,但状态显示“挂起”,意即尚待解决。

互联网公司有一定流程管理,修改障碍存在优先级别,高频使用的问题将被优先解决。限于排期,也不可能所有缺陷都能测试出来,进而在第一时间内得到解决。蚂蚁金服公关部黄金龙如是说。

最早,互联网公司尚未把无障碍优化放进工作流程当中,软件开发工程师进行无障碍改造有点“偷偷摸摸”。在2014年的手机QQ争议中,时任腾讯志愿者协会无障碍分会会长的黄希彤曾声援无障碍研究会,“从其他渠道的推动,如果工程师私自接受了是一种‘接私单’的行为,如果影响了正常的产品开发是要承担责任的”。

如何能更专业且持续地进行无障碍工作?对接无障碍研究会进行专业测试是不少互联网公司的一种选择,即通过无障碍研究会测试发现问题,然后批量式地解决问题。另一方面,支付宝、滴滴出行的相关人士也回应目前他们已建立无障碍小组与产品团队,专注产品的信息无障碍化。

不过,视障者更在乎的是他们话语权的丢失。他们在爱盲等论坛控诉在无障碍研究会介入以后,他们与互联网公司在微博的沟通中断,所有留言几乎石沉大海。

黄金龙说,“我们没有切断个体用户的反馈渠道,民间反馈与专业机构的反馈我们都需要。”他还向南方周末展示了支付宝与民间用户的沟通群,而同样性质的沟通群在手机QQ上也有一个。对此,一位积极与互联网公司沟通的视障者说:“不是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有这样的沟通群。”

“如果你觉得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代言得不好,那可以选择自己为自己代言。”视障者孙涛建议,他曾在2016年撰写联名信向支付宝反映密码键盘问题,并最终得到支付宝团队的回复,并修复密码键盘问题。“他们基本上都能给予回应,但也有360、迅雷却一直拒绝改善。”

2016年12月初,因质疑开机难,近千名视障人士一起联名呼吁华为改善其手机无障碍功能漏洞。但华为方面未对联名信进行公开回应。

2017年1月,无障碍研究会与华为手机建立合作关系。2017年3月24日,华为官方微博展示其正在进行的手机信息无障碍项目。

理想场景

激起众多视障者不满的,还有无障碍研究会负责人梁振宇在媒体上发表的一次公开言论。

2014年7月8日,梁振宇在一家纸媒上发表评论文章《勿以公益侵犯他人权利》,文章通过对权利边界的论证,提出“视障者因互联网公司的产品未进行信息无障碍优化而对互联网公司做出强制举动(如舆论逼迫),是侵犯其权利”。这一说法激怒了不少视障者,“向互联网公司反映问题,要求无障碍优化怎么就侵犯了他们的权利了,这是正常维权”。他们反对将互联网公司进行无障碍适配视为公益行为。

梁振宇认为这是一种误读,为此特意发帖做出解释,认为视障用户也是互联网公司的用户,同样应满足他们的需求,只是要注意不能侵犯他人权利而已。

部分互联网公司也不认同推进信息无障碍是在做公益。早在2015年,腾讯志愿者协会无障碍分会会长黄希彤提出,要建立一个“无障碍是互联网产品的默认选项”的价值观,像我们为人行道修建盲道一样,不是一个特殊的公益项目,而是一个标准配备。

无障碍研究会首席专家张昆,非常赞同“无障碍是互联网产品的默认选项”这一说法,只是在他接触的许多互联网公司中大部分仍然是以公益心来推动,并不纳入公司的KPI评比机制当中,很难推动某个积极的小组长期有效地开展信息无障碍工作。

“做信息无障碍十几年以后,我发现最主要问题是缺少一个强制性的规范标准。”张昆说道。这一说法的力证是2015年103名残障人士联名签署《视障人士致中国铁路总公司公开信》,建议改进图形验证问题,未获中国铁路总公司回应。2016年1月,视障者因12306没有语音验证码起诉中国铁路总公司,结果一审被驳回。

张昆在加入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前,曾先后在IBM信息无障碍中心担任科研人员,以Web无障碍技术专家身份在W3C(万维网联盟)中参与开发无障碍相关的技术文档及标准。这些工作经验使他大量接触国外的信息科技公司,包括谷歌、微软、Firefox等。他了解到世界上已有多个国家采取行政干预的方式,要求政府的公共服务和垄断性服务率先进行无障碍适配,也有较为明确的行业标准、法律法规,软件公司一旦没有做好信息无障碍的适配工作,将会受到限制。

而我国残疾人保障法也将信息无障碍纳入法律条款当中,明确其为残障人群实现权利平等和融入社会的保障,但因缺少细分的规则与标准,难以提供一个更加平等,使残疾人生活更有尊严的环境。

“每个人都有遇到障碍的时候,可能是你把眼镜摘下来的时候,可能是你摔倒后行动不便的时候。所谓残障并非源自个体自身,而是社会、环境加上去的。”张昆介绍,无障碍(Accessibility)的概念并非仅针对残障群体、老年人等弱势人群,它是面向所有人,要求每个人都能平等使用的概念。单纯从公益去实践无障碍,缺少理论根基,也很难有技术沉淀。

张昆与孙涛认为信息无障碍都应得到各方重视。实现信息无障碍,残障人士才能真正发挥其主观能动性,走出家门,不需要国家福利、家庭劳动力去负担。理想中的场景应当是视障者或者老年人用起这些无障碍App,早上听着高德地图坐公交、地铁,或是打着滴滴去上班,如果不方便做饭可以用软件叫个外卖,用支付宝交水费电费。

而这些,或许是我国即将到来的老龄化社会的理想场景。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