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国际盲人节”记者调查:盲道不帮盲还会添麻烦

2008年10月17日 来源:西安晚报

 
粉巷一书报亭伸出“路障”挡住了盲道。 记者 高雅 摄

一盲友说:“走着走着,路就没了”

昨天是第25个国际盲人节,根据西安市残联统计,目前全市共有残疾人57.8万,占全市总人数的7.16%。他们在这个城市里生活、出行是否方便呢?

出行 盲道很“忙”

对于健全人来说,出门只要抬脚迈步就行。可对于盲人朋友来说,出门如同进行“障碍赛”一般,绕过盲道上的汽车,跨过垃圾堆,好不容易沿着盲道走了一段,又发现路断了。

情况一:盲道上障碍重重

东木头市一家酒楼门前所有盲道被占得严严实实,酒楼保安指挥车主按顺序停放,车辆前轮都压在盲道上。

建西街一幼儿园附近,汽车顺着盲道停了一溜,有接孩子的车,有门面房商店的送货车。

柏树林路西一花店门口,有人将编织袋铺在盲道上修剪花朵枝叶,残枝败叶堆成垃圾堆。

太白南路建材市场外的人行道上,几乎每天都停有数十辆等着拉活儿的货车,这些大大小小的车辆完全占据着盲道。

师大路西口有一座过街天桥,天桥底下是一个自行车停车场,不大不小的停车场将此处的盲道“拦腰”截去了近20米。

情况二:走着走着,盲道不通了

沿着下马陵顺城巷的盲道,走到县仓巷南口,盲道突然没了,接下来是3层台阶。如果有盲人朋友走到这里,会顿时失去前进的方向。

无独有偶,沿着纬二街与长安南路十字东侧向北,笔直顺畅的盲道在某书城门前突然消失了,地势也变高了,继续向北20多米此处又变成了台阶,想必不少行人都会担心路过此处的盲人朋友。

在西万路口东南侧,由东向西延伸至此的盲道拐个弯就没了,原来长长的绿化带取代了人行道。要是再下过雨,盲人朋友走到此处很可能踏进一旁低洼的积水中。

声音 盲道有时还会添麻烦

昨日,记者采访了几位盲人,他们都渴望盲道能畅通无阻。

家住北关的张伟1995年因一场意外双目失明。“我不敢自己出门,盲道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有时还会添麻烦。”张伟回忆,几个月前的一天,他走在街上时,脚下的盲道突然消失了,他只有凭感觉向一个方向走,结果撞翻了停在盲道上的一辆摩托车和一个水果摊,别人让他赔损失。还有两次,他踩着盲道行走却撞在电线杆上。

南梢门附近一家按摩店的老板杨先生说,他在西安生活了12年,平时走盲道,遇到过不少问题。盲道上经常停着自行车,还有很多健康人喜欢走盲道,觉得盲道铺设的砖有凹凸感,很新鲜。有好几次,他都在盲道上与人发生碰撞。他还一口气说了很多自己对盲道的不满:有的盲道修得离墙太近,很容易擦伤、碰伤;有些盲道太斜了;有些盲道走着走着就是下水井盖;有的盲道走着走着就没了;有的盲道地砖松动,一不小心就会摔倒;还有的盲道被商店的货物给占了……“

“当年我听到修盲道的消息,非常高兴,现在我觉得盲道是修给别人看的,不是修给我们盲人用的。”西安市按摩医院的刘师傅一边为客人按摩一边感慨,盲道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美好:“下雨之后,盲道非常滑,很容易摔倒,而且很多盲道根本走不通。”

现状 多数人不知盲人节

在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记者随机采访了路边的一些市民,他们中有中学老师、公务员、业务员、部门经理、大学生。

“今天是什么日子?”昨日下午,记者先后来到行人比较集中的钟楼和小寨地区,提起国际盲人节,不少人都直摇头。在小寨,记者拦住一位脚步匆匆的年轻小伙,问起盲人节,对方有些不解:“怎么还有盲人节?”他解释说,自己只知道有助残日,还是因为刚开过残奥会,至于盲人节压根就没听说过。再问问路过的中年人,多数也是摇摇头。

随后,记者来到南郊的几所高校,面对提问,陕师大政治经济学院社会学专业学生李梁说他知道,因为专业的原因,自己平时也喜欢关注一些社会问题。他说多数人不知道盲人节不怪大家,主要还是宣传不够。 记者 张志杰 高雅 实习生 张莉

编辑:文水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