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广州超6万精神患者 1名医生要管300精神病人

2008年08月05日 来源:南方网

广州某社区内,发病的精神病患者从楼上扔下满地杂物

7月17日上午,荔湾区龙津街洪安里一名赵姓精神病人怀疑病情发作,先殴打妻子,后将儿子和父亲同自己关在屋内,施放煤气与警方对峙9小时。后被警员抓获,送往广州市精神病医院。

据统计,广州有6万多登记在册的精神病人,其中90%以上生活在社区。炎热的天气成为精神病人躁动发病的诱因,赵某的失控并非个案。而在监管和引导缺失的地带,这些人成为社区里某种意义上的“定时炸弹”。

9成精神病患者散居社区

“可能你根本没法想象,在广州每100人就有1个是精神病患者。”据广州市脑科医院院长赵振环介绍,在市内约800万的常住人口中,目前已确诊为精神病患者的达6万余人,在院治疗的不足3000人,90%以上散布在社区。“而且有很多病例,尚未登记在册,据统计,广东省的精神病患病率就达1.334%”。

最近天气炎热,精神病人容易因躁动而病发,他们除了要接受家庭的照顾外,更多的看管责任落在了社区精神病防治医生(简称“精防医生”)的肩上。赵振环表示,目前广州市已建立了市———区———街道三级医疗保健网,即由市精神病院提供指导和培训,区级和社区医院通过电话、家访等形式对患者进行监管。“

也就是说,社区基层的精防医生至关重要”。据了解,他们必须定期对每位患者进行家访并发放药品,同时对其家属给予康复和护理指导。在重要活动和节日期间,必须与派出所、居委会协作,对病情不稳、危害社会治安的患者加强监护或送院治疗。

医生忙不过来盼增援

然而,赵振环也证实,目前社区精防医生缺口大,每条街道通常只有1名精防医生的编制。

龙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简振尧告诉记者,辖内近50000人中有300多名精神病患者,但精防科只配备有1名兼职精防医生和1名兼职的助手。“他一个人看管300多名患者,还兼顾肿瘤专科,天天忙得团团转”,简主任所介绍的,正是年近六旬的龙津街精防科苏医生。

苏医生从事社区精防工作3年,尝尽其中苦辣。按规定,他至少在一个季度内要走访辖内所有精神病患者。“相当于1天走访3到4人,天天不休息”。一旦遇到发病严重甚至肇事的,他还必须随叫随到。

苏医生记得,7月17日,洪安里赵某怀疑发病施放煤气与警方对峙9小时,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不停地给居委和警员想办法,从中午12点到晚上10点都没有歇息过。

辛苦还不算,苏医生坦言自己的工作有危险且容易被误解。“病人经常不让你进屋,甚至会骂你、打你”。在龙津街,300多名精神病患者中有接近200人属重症,即随时有伤人危险,“这样的压力仅仅我一个人很难承受,政府应加强对精防的投入”,他说。

■困局

拒医    病情易被耽搁

44岁家住人民中路的阿志(化名),患精神分裂症已有20余年。据其家人反映,最近天气炎热,阿志常生幻觉,甚至怀疑别人在他的食用水里投毒,不愿服药。龙津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精防科苏医生前往了解情况,步子还没迈进家门,就被“砰”地一下挡了回来。任凭老母亲和两个姐姐在门外又哭又求,阿志始终不愿开门。”

“没病,干吗叫医生?”屋内传出一句,记者透过门缝看到,阿志十分健硕,身高足有1米8.“这样的身形,一旦发病,谁也阻止不了”,苏医生对此特别担心,近日三番五次劝其家人将他暂送精神病康复中心。

然而老母亲不愿将家中唯一男丁送进精神病院。苏医生表示,阿志如能准时服药,病情可以控制,但是几乎没有患者愿意承认自己有精神病,“吃药要靠哄甚至得骗,很难按时按量,病情容易耽搁”。

贫困    难获长期治疗

昨日上午,增叔(化名)在金沙洲新社区的廉租房里,默默清理满是灰烬的房间。上个月,患有精神障碍的女儿独自在家玩火,烧光了房间的东西,连带窗框和窗玻璃。之后,派出所和街道帮他把女儿送到精神病医院。

在此之前,他并不愿把女儿送到那里,主要是治疗费太贵付不起。据了解,在广州市脑科医院治疗1个月,费用起码要3000元,每个疗程须3个月以上。“上万块钱,怎么负担得起”,领着低保的增叔摇头。

虽然如今领到了街道的住院医疗补助,增叔还是希望女儿好转后赶紧接她出来。但接出来又怎么办?“我没有任何办法”,这个痛苦的父亲关起门来。居委梁主任表示,很多有精神病人的家庭都比较贫困,“自己都领救济,挪不出钱来长期治疗”。

失业    加剧心理负担

在又暗又深的走廊尽头,记者找到了住在光复中路患有偏执性精神病的阿红(化名)。表面上,她和普通人并无不同,只是眼神显得呆滞。近日,她几次站在家中二楼阳台往楼下扔玻璃瓶,幸及时被丈夫制止。“以前她只是自言自语,现在越来越严重了”,丈夫向苏医生诉苦。

据介绍,阿红在患病的3年间,一直失业在家,终日无所事事。“许多精神病患者都与阿红相似,长期赋闲容易加剧人的心理负担,致使病情恶化”,苏医生对此十分无奈。

记者从荔湾区残疾人联合会的职介所了解到,精神病患者无论轻重,一旦确诊,就业几率接近为零。“瘸腿的可以当打字员,聋哑的可以找份管仓的活,但是没有单位愿意招一个随时可能发疯的人”,钟所长用最直白的语言介绍道。为精神病患者找工作,成了残联一个解不开的难题。

■出路

记者向市内多条街道取经,对精神病患者如何管理才管得更好?

逢源街:社区培训

记者从市残联了解到,绝大部分街道都为精神病康复者设立了社区工疗站,对他们进行适当培训,助其融入社区。当中走在比较前的,要数荔湾区逢源街2003年与香港邻舍辅导会携手创办的逢源邻舍展能中心。

在逢源街,6.5万常住人口中,精神病患者达300余人。而该中心提供独立生活训练、余暇生活设计及工作潜能培训等服务,惠及的康复者约有10名。昨日上午,展能社工何幼君女士带着全体学员,从芳村出发乘坐水上巴士游珠江。“让他们更多地接触社会,让市民更好地了解他们,增强他们的自信心”。

但是渡轮上不少市民的故意远离,让何女士心中不禁失落。“现在的社会对精神病人存在一定歧视,其实很多人通过治疗和培训是可以重新融入社区的”,她说。在展能中心,有几位康复者已经成为了社区义工,常常帮忙探访长者,受到不少老人家的欢迎。

“居民的接纳、家人的关爱对精神病人来说是一剂良药”,展能中心的社工一直鼓励康复者参与社区活动,同时也提醒患病者家庭,定时给病人喂药,促进其康复。

梅花村:免费床位

在被评为广州市残联先进单位的梅花村街,残联理事长尹谷娥介绍,辖内近8万人,在社区的精神病人共有400多名。“每个病人都有监护小组”,她表示,街道由两名精防医生领衔,15个社区居委社工督促,病人家属监护。

病情严重的或有伤人危险的,会被送到精神病院。对于低保低收入人群,可获全市统一的医疗补贴,不属低保但贫困的家庭,街道也会利用越秀区免费提供的10余个床位来帮助解决。

同时,梅花村街的社区工疗站也接纳有22个学员,都是辖内智障居民和稳定期的精神病人。老师每天组织手工、文化、体育等课程,颇得学员喜欢,工疗站一年来从五六个学员发展到现在的22名。

■声音

在社区,精神病医疗的需求很大,社区医院却不够资格建立精神病专科。目前的精防工作纯属卫生预防范畴,以社会效益为主,对医院来说毫无经济创收,投入的资源自然少,精防医生的素质和队伍也难以壮大。何不让质量高的社区医院建立精神病专科,政府给予补助,精神病人享受免费门诊。”

———荔湾区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院长

“我想,精神病人最缺的不是药,而是关怀和爱。绝大多数街坊因害怕而对他们都不理不睬、敬而远之,但如果有专业社工对他们定期辅导探视,这样一来,他们康复的几率也许更高。”

———家住康王路洪安里的马姨

“市内大部分工疗站会安排手工劳作,专门解决轻微精神病患者的就业,但每个月的‘工资’实际不过几十元,且僧多粥少,真正受惠的人不多。其实轻度患者适宜从事体力和手工工种,但很多单位不接纳,政府可以在这方面多教育,为他们缔造就业机会。”

———荔湾区残联职介所钟所长

 

编辑:沙冰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