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网瘾:一种正在被制造的精神病

2011年07月31日 来源:新快报

网瘾成为一种精神病,这其实是一个笑话。我这并不是在讽刺,而是在说一段真实的历史。

1995年的某一天,美国纽约的精神病学家戈德堡(IvanGoldberg)突发奇想,他语带调侃地描述出一种新的精神病——“网瘾”,以嘲笑人们对沉迷网络的担心和忧虑。他以“病理性赌博(意指嗜赌成瘾)”这种精神病的概念与诊断标准为模板,用有板有眼的语言对网瘾这种新的“精神病”的概念与诊断标准进行了一番解说,并声称“这种新的精神病使患者放弃了家庭责任,转而坐在电脑前死死地盯着网络”。写完这篇讽刺性的小幽默后,戈德堡觉得很好玩,顺手把它贴到了自己的网站上。

结果搞笑的事情发生了。不久,很多专家和学者在进行严肃的学术研究时都引用了戈德堡的“网瘾”概念,并把他视为最早研究“网瘾”的先锋人物。更具有讽刺性的是,有一些组织与网站也把戈德堡的这篇文章作为依据,要求《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正式收录“网瘾”作为一精神疾病分类。这一连串荒唐事让戈德堡哭笑不得,他澄清说:“我并不认为真的存在‘网瘾’这种精神病,人们可以痴迷于任何事情,把这种痴迷当作一种疾病是错误的。”遗憾的是,这个笑话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而中国今天还有一些学术论文把戈德堡制造的这个讽刺性骗局当真,这真是一个悲剧。

自1995年以来,国外的精神病学界有很多关于“网瘾”的学术研究,但学术界对这一概念的争议非常大,“网瘾”也一直没有公认的定义,这些研究都是各说各话,都在试图构建出各自的“网瘾”概念,都在描述各自研究出的“网瘾”症状。有人在总结这些研究时指出,这些研究都存在严重的样本偏差,都在对“网瘾”进行探索性构建,却绝少对这些形形色色的“网瘾”概念进行验证。基于种种理由,美国医学会也拒绝向美国精神病学会推荐把“网瘾”列为正式的精神疾病。

而“网瘾”在中国的命运却是另有一番天地。2008年11月,由北京军区总医院陶然主持制订的《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通过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的专家论证,并在部队医疗系统开始推行。接着,这一标准在向国务院卫生部申请成为全国通用标准,却遭到了竞争对手。卫生部选了北医六院精神科主任田成华为网瘾诊疗标准课题组负责人,而陶然称自己才是世界领先水平,可以向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并愤愤不平地抱怨说:“北医六院是国家卫生部的直属医院,卫生部肯定选它(制订网瘾诊断标准)。”

而据媒体披露,中南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也在研制网瘾诊断标准,这是科技部的一个4000万元的大项目“精神疾病的防治与示范”的一个分课题,饱受公众质疑的山东临沂四院的医生杨永信也曾以网瘾切入来申请过这个课题,申请经费是400万元,但未能中标。

中国精神病学界一向是鹦鹉学舌、拾人牙慧,这次却能走在世界前头制造出“网瘾诊断标准”,并向世界卫生组织推荐这一中国制造的“精神病”,真是可喜可贺,终于算是熬出头了。然而,各路专家都在指责对方的网瘾诊断标准有问题,并纷纷提出了自己的标准,谁也不服谁,最终,卫生部否定了将“网瘾”作为临床诊断的精神病。

尽管“网瘾是什么”大家并没有达成共识,卫生部也未承认网瘾是一种精神病,心理学界与精神病学界也没有统一的意见,但这些并不妨碍市场上治疗网瘾的机构接二连三地出现,卷入这个利益场的有不同身份不同学识的人,都试图通过“网瘾”赚取名和利。例如制定过军队“网瘾”诊断标准的北京军区总医院在2005年就创办了治疗网瘾的“基地”,每年要收治1000多孩子。这些戒网机构的“治疗”方法五花八门,有电击的、有军训式的、有用精神药物的,费用大多异常昂贵。而关于这类机构的丑闻也层出不穷,很多孩子在里面遭受暴力虐待,甚至有孩子被虐待致死。

军队《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的制订者陶然称“网瘾”是内分泌紊乱的精神类疾病,必须在精神病院通过药物治疗,但奇怪的是他制订的网瘾诊断标准却丝毫未提及内分泌,也不指出这种疾病的生理病变在什么地方。从“网瘾”这种精神疾病被制造出来的过程中可以看出,精神病学权力扩张的痕迹非常明显,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精神病不是一种生理现象,而是一种文化定义。

以前,“电视成瘾”、“电子游戏成瘾”也曾是精神病学界认真思考的对象。在互联网兴起之后,人们的生活与工作越来越离不开网络,精神病学又开始积极研究“网瘾”。如果沉迷于网络的人是有病,那些沉迷于书画的人,醉心于摄影的人,或者那些工作狂,他们为什么就不是有病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