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西洋古典音乐巡礼之民族音乐家德沃夏克

2009年05月0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2004年5月,是捷克及欧洲民乐派重要代表人物、著名作曲家安东宁·德沃夏克逝世一百周年的日子,捷克首都布拉格的各家剧院排满了他的曲目来纪念这位给捷克人带来无限荣誉和自豪的音乐大师。仅5月2日一天,纪念活动主办者就从上午到晚上安排了五场不同的德沃夏克作品音乐会,让“德沃夏克迷”们痛快地过了把瘾。德沃夏克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今年“布拉格之春”音乐节的主角。此外,一些博物馆还举办了德沃夏克真迹展,使人们有机会透过实物亲身感受大师的思想情感和他生活的年代。德沃夏克1841年生于布拉格附近的农村,从小就受到民间音乐的熏陶,表现出非凡的音乐才能。1860年,热爱音乐的德沃夏克放弃了屠夫学徒的工作到布拉格发展。他开始在斯梅塔纳主持的剧院乐队担任提琴手,在此期间创作了著名的《摩拉维亚四重奏》。德沃夏克所生活的年代,是他的祖国捷克遭受奥匈帝国统治的时期,深爱自己民族的他热情地投身到了19世纪中后期蓬勃发展的波西米亚民族复兴运动。他创作的《白山的子孙》生动刻画出了这个斯拉夫小民族的反抗精神,引起了同胞们的强烈反响。之后他创作的《斯拉夫舞曲》在著名作曲家勃拉姆斯的推荐下立刻红遍欧洲,德沃夏克成了各国竞相邀请的新星,他甚至9次去英国指挥他的作品,其演出场面盛况空前。

新大陆的邀请

就在德沃夏克的作曲事业在欧洲如日中天的时候,大洋彼岸伸出的橄榄枝使他有机会成为了一名世界级的作曲大师。当时一位名叫珍妮特·瑟波尔的美国著名女企业家邀请德沃夏克担任她筹建的纽约国家音乐学院院长。这位百万富翁的夫人曾经当过钢琴教师,十分热爱音乐,她为美国没有代表自己的音乐作品而苦恼,希望德沃夏克能够以他极赋天资的作曲才能和浪漫情怀为这个缺乏文化的新大陆带来骄傲。当时德沃夏克在美国已经为人熟知,人们期待着这位来自欧洲的作曲家以其独特的视角发掘出属于美国自己的音乐。

1892年9月,德沃夏克携家人来到了纽约,踏上了这个令人神往的新大陆。在四年旅美期间,他创作出了一生中最著名的作品:《新世界交响曲》和《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德沃夏克在这两部作品中糅入了印第安人和黑人音乐元素,并以斯拉夫人特有的热情和忧郁将其完美的结合,用欧洲传统乐式加以阐述。德沃夏克在描绘新大陆生机勃勃的同时,还对印第安人和黑人的民族文化表现出很大热情,他们的悲苦命运与德沃夏克心中对民族前途的忧郁和思乡情怀撞击着,产生出令人激动的共鸣。德沃夏克的作品为美国的本土音乐起到了奠基作用,也使全世界认识了美国这块文化上的“新大陆”。

当时,纽约国家音乐学院不仅给德沃夏克一万五千美元的优厚年薪,还有每年4个月的假期,使德沃夏克有充分时间进行休息和创作。德沃夏克在音乐学院的教学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凑。每周有三天教习作曲,另外三天指挥合唱团和乐队。德沃夏克对他的学生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他一直鼓励学生们要发掘自己独特的“美国风格”。他鼓励他们在民歌中寻找灵感,自由运用旋律,不要被欧洲传统所羁绊。

在1895年的美国《哈勃》杂志的文章中,德沃夏克写道:“美国的土壤能够产生出多姿多彩的创作主题,这个源泉就是美国的民歌。美国的作曲家们必须充分利用这个丰富的宝藏。在美国黑人的音乐中,我发现了一个伟大而高贵的音乐流派所包含的一切要素。”在给布拉格的好朋友赫里夫卡的信中,德沃夏克写道:“这里有足够的创作题材和大量的音乐天才。有的学生甚至来自遥远的旧金山。他们大部分都不富裕,但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会很有前途。”在美国期间,德沃夏克与他的一些黑人学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其中一个名叫伯雷的黑人学生对德沃夏克的创作尤其重要。在德沃夏克创作《新世界交响曲》的五个月中,他经常请伯雷为他演唱黑人民间歌曲,因而在《新世界交响曲》中可以听到很多黑人民歌和灵歌的旋律。

思念家乡

1893年5月,《新世界交响曲》终于创作完毕。德沃夏克把终稿寄回给布拉格出版商的时候,在信封上用母语写下了“ZNovehoSveta”——“自新大陆”。在某种意义上说,《新世界交响曲》是一部属于美国民族的交响乐。有意思的是,德沃夏克在创作这部美国式交响乐的同时却越来越思念家乡捷克,可是回到遥远的捷克又不现实,因而在《新世界交响曲》完成后,德沃夏克一家在学生库瓦利克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爱荷华州的捷克村斯比尔维尔度假。库瓦利克是美国捷克人的后裔,一直在布拉格音乐学院跟随德沃夏克学习大提琴,他的家就在斯比尔维尔村,这里居住的几乎完全是早年来美的捷克人后裔。这个小村子坐落于河畔,风景优美,与德沃夏克家乡波西米亚的田园风光非常相似,而且这里几乎每个人都说捷克语。德沃夏克一来到这儿就被迷住了,清晨唐纳雀的美丽歌声让来美国后一直生活在大都市纽约的德沃夏克兴奋不已。

舒适的环境让德沃夏克才思泉涌,在刚刚到达斯比尔维尔的两天之内,他就写下了著名的《F大调弦乐四重奏》。在这期间,正巧有一个基卡普印第安人的药品宣传巡回演出团到爱荷华演出,使他接触了印第安人音乐形式。据说,德沃夏克著名的《幽默曲》就从印第安人音乐中获得了大量灵感。

德沃夏克在斯比尔维尔的生活是轻松、快乐的。库瓦利克在回忆录中写道:“德沃夏克每天4点钟就起床到河边散步,5点回来后就开始工作。7点他会准时到教堂弹奏管风琴,然后再回来工作。他和乡亲们聊家常时几乎从来不谈论音乐。尽管德沃夏克一家优越的生活条件与当地居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这里的人们还是很快接受了他们。德沃夏克有时还会到酒馆与人打牌,喝啤酒,彻底抛开了名人的光环,过着普通捷克人的生活。”

由于德沃夏克在美国音乐中的特殊地位,美国也有一些专门研究德沃夏克的专家。在传统的观念中,德沃夏克很温和、可亲。然而在美国的德沃夏克专家贝克曼眼中,德沃夏克的内心十分复杂、矛盾,甚至雄心勃勃。他认为,德沃夏克当年离开家乡到美国发展除了经济原因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摆脱勃拉姆斯的影响。直到现在,仍有很多人认为德沃夏克是勃拉姆斯风格的二线作曲家。因此,德沃夏克当时有这种想法就毫不奇怪了。但不管怎样,德沃夏克成功了,他以具有鲜明民族风格的音乐获得了世界的认同,并使其成为可与勃拉姆斯比肩的音乐大师。

德沃夏克的音乐旋律优美、自然流畅,虽然与巴赫、莫扎特等人的作品比起来显得有些简单,但它相当平易近人,更容易为大众所接受。他挖掘了民族音乐的宝藏,使各个民族文化中优秀的财富展现在世界人民面前,使人们更深的理解到“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1895年德沃夏克回到祖国捷克,并担任布拉格音乐学院院长。他还获得了牛津大学和布拉格查理大学博士荣誉。1904年,德沃夏克在63岁这年离开人世。100年过去了,这位跨地域文化交流的先驱、重视民族精神的音乐大师带给我们的激励与启示还在延续着。

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形象分析     武汉音乐学院 董 辉

德沃夏克(1814─1904),是十九世纪波希米亚民族音乐家。在他杰出的九部交响曲中,《e小调第九交响曲》(OP.95)──“自新大陆”,是人们最熟悉的一首,作于1893年第一次旅美期间,主要主题是受美国印第安旋律的启发,特别是受黑人灵歌的启发而作。它的首演在美国轰动一时,各种报刊甚至把它称为“美国的交响曲”,但德沃夏克断然反对这种说法,他说“我没有使用任何一种黑人的或者印第安人的旋律。我只是在作品中写出了体现印第安音乐特色的自己的主题,我用现代节奏、和声、对位和乐队音色的一切手段来发展它们。”初次彩排时,标题“自新大陆”是由别人建议而加上去的。在内容上,受美国诗人朗费罗(H·W·Longfellow,1807─1882)描写印第安人的长诗《海华沙之歌》的影响,海华沙是印第安人传说中的民族领袖,德沃夏克在交响曲中表现了民族英雄反对压迫和歧视,带领人民浩浩荡荡地前进的英雄气概和对自己故乡浓浓的思念之情。

全曲共四个乐章,最著名的是第二乐章主题“念故乡”,这个主题旋律后由其学生填词,成为著名的合唱曲。第三乐章谐谑曲是从“海华沙的婚宴”中印第安舞蹈得到的启发。第四乐章与第一乐章长度相差无几,都采用奏鸣曲式,气势宏伟充满活力和热情,是整首交响曲戏剧发展的高潮,也是全曲乐思发展的总结。结构曲式简图如下:

乐章开始的引子,力度逐渐增长,音区上扬,节奏密度逐渐增加,达到乐队全奏,仿佛是奋起战斗。呈示部成分齐全,调性格局安排较特别,副调进行在主调上,到结束部才出现主调上方平行大调。

主部主题,三段式A16+B8+AlO,进行在乐队全奏上,力度强劲,进行曲式的节奏,由小号和圆号威武雄壮地奏出,具有强烈的英雄性,表现了鲜明、豪迈而坚定的英雄形象。

连接部是由一个三连音音型组成的音流,一往直前地向前奔涌,具有内在的动力,是由主部主题开始的音调压缩派生而来的。

副部主题进行在主调e小调上,在弦乐的伴奏下由独奏单簧管奏出,旋律流动抒情、气息宽广,具有田园风味,表现英雄内心世界的另一侧面──善良而宽容、富于感情:

结束部采用新的主题,由长笛、小提琴奏出,乐队全奏、音响强烈,同样也是英雄性的表现。它结构方正但内含对比,情绪饱满而活跃,与黑人民歌“三支瞎耗子”的音型相同,曲调末是下行的三音列,这个三音列贯穿在后面音乐的发展中:

展开部中,主部主题持续发展、占据优势,从而增强了英雄的气势,而且其他乐章的主题材料也不时插入或交错出现,这些主题片段融合在一起,将音乐推向高潮。

引入(106─127小节),采用呈示部中结束部的下行三音列材料,由此也有人把这个引入部分看作是结束部的小结尾,从它与展开中心1相互交错的关系来看,笔者倾向于把它作为展开部的引入部分来看待。

展开中心1,展开本乐章主部主题,力度微弱,是管乐、弦乐与铜管奏出的主题的对话。

展开中心2,展开第二乐章“念故乡”主题(见下谱例),并插入了第三乐章的舞蹈性动机:

回头过渡,以第一乐章主部动机陪衬本乐章主部主题,音乐达到乐章最强力度fff。

再现部以缩减的形式再现了本乐章呈示部中的主题,并在情绪上做了变化。主调与副调直接并置,中间的连接部取消了。调性安排不拘一格:副调进行在主调下方小三度的#c小调上,结束部却又回到主调的同名大调上。

尾声部分再次出现了前面几个乐章的主题,从而进一步加强了这首交响曲的“连章形式”。前面结构图式中尾声的I表示第一乐章主题与第四乐章主题、第三乐章舞蹈动机的交织并置;尾声Ⅱ表示再现的第二乐章“念故乡”主题;尾声Ⅲ表示第一乐章主题与第四乐章主题的直接对置,最后音乐结束在凯歌般的辉煌音响中。

这首交响曲体现了德沃夏克的总体风格。全曲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更具有戏剧性特征,显示出作曲家严谨、巧妙的艺术构思和乐曲结构感,也使乐曲的标题化性质更趋明显。他想表现的是:“民族性可以给作曲家一个物质的世界,但只有当作品的内容来自一个积极个性的心灵深处时,才能产生伟大而长存的作品,在这种情况下,地理和人种的局限立刻都被排除了。”

 

编辑:周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