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湖北)黎汪洋《生存》(小说)

2009年05月2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生存

黎汪洋(E-mail: lwy9037@163.com

小王父親的病
一家庭聚會
這裏是四川省的一個小鄉村,再在這裏居住了一個十分不幸的人家,這是一個三代同堂的家庭.
王富貴有六个小孩,四个儿子兩個女儿,現在他們都長期在外面打工,日子過的十分拮据,現在老王和自己的三儿子家一起住,儿子已經結婚生子,他有三個孩子,雖然說家中的經濟不富裕,但是他們的家庭氣憤十分的和睦,幾個儿媳婦對待自己與老闆都十分孝順,尤其自己的三儿媳婦,平時照顧自己十分的周到.很少與自己發脾氣.
在村子中,人們總是十分羡慕王富貴他們一家,雖然他們在這個村子當中不是十分富裕的家庭,但是他們全家的家庭氣憤,那種和睦的家庭氛圍卻是讓大家都十分羡慕的,在村子當中,人們經常議論他們這個美好的家庭.這一天周太婆在田間忙活的時候,就合馬公公說起老王他們家來.
“哎呀,老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家庭成員之間和睦,家庭當中沒有什麽矛盾,晚輩孝敬長輩,對於我們這樣的年紀的人來說,沒有什麽比這個更加重要的了” 周太婆十分感慨的說.
“你說的一點不錯,我們這樣的老人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儿女都孝順自己.人到了老年不就是安穩的日子嗎?自由家庭和睦我們才舒心 過日子.我們家就不行,我哪個女婿對我的態度總是十分的冷淡,節假日很少和女儿回來,除了過年過節,他們帶外孫過來看望我們兩個人以外平時很少來往,而且我哪個女婿好象對我十分的有意見,這個也怪他是城裏人,觀念上對於我們莊戶人家有意見,我很少去看望他們怕女婿說閒話.還是有福氣自己的西服女婿都對他好.他在我們這個村子當中可以說是一個成功的家庭了.”馬公公羡慕的說.
每個周末的夜晚,在老王的家中,可以說是一個十分快樂的時光,每當這個時候,再外面忙碌了一個星期的子女們都回到自己的聲辯看望自己合老闆,尤其是上小學的孫子,每次來都要和自己親熱許多時間,和自己說心理話,這個時候也是他和老伴最開心的時光,一家人說說笑笑十分的甜蜜.
“小寶, 這幾天在學校當中生活的快樂嗎?在學校當中發生什麽有意思的事情,告訴爺爺奶奶.”老王用十分溫和的語言和小孫子說..用自己的雙手撫摩孫子的頭.,然後用十分期待的目光等待著孫子的回答..
小寶是一個十分會讓老王開心的小孩,他的性格十分的開朗,而且十分善於在老王面前表現自己的口才,他用十分生動的語言向老王江蘇自己在學校當中的生活學習狀況,而且十分會搞笑,每次都可以讓老王十分快樂,小孫子是他的開心果.他總是可以給老完備感帶來快樂時光.
“爺爺,我們的數學老師十分的有意識,每次上課都說許多關於學術的問題告訴我們,讓我们感到十分神秘不知道什麽意思.”孫子興奮的說.
“是嗎,那麽你們老師都給你說些什麽東西,讓你感到這麽有意思?”老王的二儿子故意問小寶,他想看看這個小子可以說出什麽樣不同的事物出老.
“我們老師說的話題十分的神秘,你們都不懂的東西!”小寶十分傲慢的對叔叔說.
“好你個小兔崽子,我一個大學生不比你這個小學生知道的多,居然說我不知道,好你說說看是什麽學問這麽高深,我今天就是要看一看到底是什麽事物這樣高深,讓我和你談論一下!”王三對小寶說.
這個時候老王的老伴誇獎他說,;”我們的小寶最近學問長進不少啊,居然提問考叔叔了!不簡單啊!”
哪天是老王感到十分開心的一天,這一個家庭在一個愉快時光當中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厄運正悄悄的來到這個家庭當中,這個事件改變了這個家庭以後的生活..


二 一次意外檢查
這是一個十分炎熱的三伏天氣,這個季節正式農忙的高峰時期,天空中陽灼烤著大地,在田野當中是一大片成熟的稻穀,他們在陽光的照耀下,一片豐收豐收的景象。
在田野當中,到處業已看到農民忙碌的身影,大型收割機再田野當中不停的來回奔跑,空中飄舞著穀子,這樣的季節正是農忙的季節。在田野之中到處可以看到勞動人民的身影,他們帶著草帽揮舞著鐮刀,在田野當中蹦跑。
王老頭和那些在田地當中忙碌的農民一樣,在田地當中忙活農活,只看到他穿著短褲在田野當中揮舞著鐮刀不斷的忙碌這 ,這個時候已經是中午,陽光照耀在人們臉上十分的悶熱,幾乎好象要中暑的感覺。
老王和妻子都在田野當中忙碌,收割穀子,每年的這個時候對於老王來說都是十分忙碌的時候,只看見他彎腰,在田野當中不斷的工作,上面的背心已經別汗水濕透了,這個天氣對於一個年紀大的人來說是十分不舒服的,對於身體素質差一些的老人在這樣的天氣當中最容易出毛病,老王的最近的身體不知道怎麽回事,自己覺得胸口這個地方很不舒服,感到胸悶,有時候覺得自己四肢物理,而且只要遇到強體力活的時候,晚上睡覺的時候感到身體不舒服,腰部肌肉酸痛。
這樣情況已經斷斷續續的出現一個月了,開始他自己一直認爲實際這段時間太勞累了,休息一下也許會好起來,所以就沒有太在意。知道有一天發生的一個事件,讓他的親人爲他的身體著急起來。
那一天的下午,老王和往日一樣,一個人挑著扁擔到田地當中澆灌埰地,中午的天氣十分的悶熱,但是這個好象和平時的天氣一樣,沒有什麽區別。老王與往日一樣挑著扁擔來到埰地當中,澆灌埰地,一切好象和平時沒有什麽太大的區別。老王把糞擔完之後,在回來的看道路路當中,發生意外,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倒在低上,以後發生了什麽問題自己不知道了。
不知道什麽時候,有幾個過了的村民從這個地方經過,然後看到老王倒在地上,這幾個人發現之後馬上把他擡揮自己的家中。
這個時候,他的妻子正在家中做事,突然看到自己的丈夫別人們攙扶回去,看到自己的丈夫處於昏迷狀態,妻子頓時感到四肢發軟於是馬上上去照顧自己的丈夫,並且問那些人們到底發生了什麽情況,爲什麽好好一個人怎麽昏迷了?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那些人們也不追悼,發生了什麽情況,只是說是在路上看到老王倒地,就把他送回家中的,也許是中暑了把。
妻子趕快用水給老王用溫水插洗,在老王的太陽穴出塗抹風油精,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老王才漸漸的蘇醒,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自己的家中,不知道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就對妻子問;“到底發生了什麽?我是如何回來的?我不是再外面務農嗎?”
妻子把他再外面做事昏迷的事情的經過告訴了老王,老王才逐漸的知道事情的大概過程。這個時候的他,才隱約的知道按事情的經過,他平沒有把這個問腿過於的注意,認爲自己的身體還好,沒有什麽問題,可是哪個知道這個就是老王身體走下坡路的前兆,厄運馬上就要再這個老人聖上線路出來。
這一天,老王到縣城買肥料去了,老伴一個人在家中,到中午吃飯的時候。電話響了,這個是他的女儿打來的。
“喂,哪個”老闆問
“是媽把,我,你的閨女菊花,最近家中還好把,爸呢?”
“家中還好,只是你爸爸最近有點不舒服,哦對了,前幾天你爸爸在外面幹活的時候,再外面昏倒了,”孩子他媽說。
“怎麽回事,爸爸這麽再外面葷倒了,沒有出現什麽問題把”女儿十分著急的向母親詢問/
“我也不知道,哪天真的把我嚇壞了。也許是太辛苦了把“母親說
“媽下次我回去把爸爸帶到外面醫院當中檢查一下,到底是不是有什麽病,最好去檢查一下,”女儿對母親建議到。
“你说的好,到医院去檢查,那有錢啊?我們平時都是用你們的錢,在說你爸爸哪個脾氣你是知道的,他不願意到外面去檢查,我和他生活了這麽多年,對於他的脾氣我還不知道,他就不願意用冤枉錢。”母親無可奈何的說
“你告訴他,就說這個月到醫院去體檢,至於費用,這個不用你們操心,我和幾個兄弟把這個問題解決好,你現在的任務就是給爸爸做思想工作,其餘的問題我們去解決就可以了”女儿對母親說。
“我沒有十分的把握,但是我會盡力說服你父親讓他去|。”母親回答。
“那麽就是這樣,等我聯繫好之後我同志你們再見。”女儿挂斷了電話。
妻子放下話筒之後,感到十分的爲難,她如何去完成女儿交代的任務呢?老投資這個人十分的死心眼,肯定不會去 檢查的,但是女儿已經答应了,要讓老伴去檢查身體,這個她必須最一個合理的結實,要不然女儿那邊不好過呀,這個問題如何解決?自己必須有一個應對的方法才可以呀,要说老王的脾气,的确是十分的倔强,而且十分的固执,总是认为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只要是自己是正确的感觉,那么他是决不回改变自己的注意的这个妻子比谁都知道,而且老头子有一个毛病,这个就是不愿意看到自己儿女为自己花钱,对于看病这个问题尤其十分反对.只要哪个和他说叫他到医院去检查身体,他非把这个人责备一顿不可,这样的人,人家根本没有办法与他沟通。女儿决定带他去医院检查身体,他一定会发火的。个
晚上,王老头从县城回来了,一个人推着自行车,到家门口了,他从容的下自行车,把车子放置在墙角后,从车筐当中拿出从县城里买回来的东西,然后对着面叫喊;“屋里人我回来了,今天我在外面买了东西,你过来帮我把这个拿到厨房当中去把。”
妻子这个时候在楼上卧室当中缝衣服,听到老王在客厅当中喊自己的名字后,马上放下手中的事物,下来,帮老王拿东西,他一边下楼,右边说;“回来了,再外面忙了一天,累了把,我马上做晚饭,你到厨房休息一下把。”说着她上去接过老王手中东西然后和老王一起来到厨房当中做事。
,老王来到厨房当中后,先给自己倒水喝,他一边拿起开水壶,向杯子当中倒水,一边向妻子说自己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边说,一边拿起杯子漫漫的放到嘴边喝水,他的精神十分的振奋。旗子问;“要你买的盐和饲料都买了没有,对了到生猪市场去了没有,问猪宰的价格没有?你不会把这个问题给忘记了把,下半年还要过年的,还不买一头回来。”妻子问
“我对了,今天,三闺女打电话来,问你好呢?“妻子无意的对丈夫说。
“她几时打电话来得,在电话当中说什么了?你没有和女儿说于我的问题把?”老王十分紧张的问妻子。
“呕,你说这个呀,女儿问你身体怎么样,我无意当中把你前天再外面昏倒地的事情告诉女儿了。”妻子无意的说
这个时候老王的脸色开始有了变化,他邹起眉头,用十分严肃和生气的预期对妻子说;“我说你这个婆娘,没事干什么把这个问题告诉他们,你不是让儿女门再外面为我们担心吗?我的身体好好的,没有问题,你把哪个事情告诉他们,这下子可有麻烦了,你这个多嘴的女人,你看着把,他们一定要把我叫到医院当中做检查的,这个又要用钱,你这个笨蛋,他们本来的日子就富裕,这个不是给他们增加负担。我告诉你、我没有问题,我的身体和好,用不着花冤枉钱。老王十分愤怒的对妻子说。
这个时候妻子感到十分的委屈,她的双眼湿润了,情绪十分的激动,她用颤抖的语言对丈夫说;“我是给孩子们说你身体不好,我这么做是为什么呢?你认为我是管闲事吗?你认为你的身体知识你自己的吗?你认为你的行为身体的好坏与我们大家都没有关系吗?如果你是这样认为!那么.那么你就真的太自私了,你的心中从来没有自己的家人,我这么做是为什么你知道吗?我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们再外面工作安心吗?你好像认为我很在乎你的安慰吗?我告诉你,我是担心孩子们再外面工作不塌实,我根本不在乎你的感觉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你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妻子含着眼泪离开。
这一天晚上,老忘失眠了,他睡不着,自己一个人来到外面院子当中乘凉,心中十分的不平静,现在自己的头脑十分复杂,心中十分的不平静,他知道自己的孩子关心自己,担心自己的身体,但是他也不是不知道,他知道他们是对自己好,他们自己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富裕,他实在是不好意思麻烦自己的儿女,为自己操心,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不让旗子告诉自己的小孩说自己的身体有问题,其实他知道他们关心自己的身体可是他实在不愿意麻烦他们。
女儿在知道父亲的身体不好的消息之后,十分的着急,她决定要带父亲到外面的大医院当中给父亲检查身体, 他想给父亲做全面的体检。但因为需要费用,自己的手头不宽余,于是她决定把这个问题告诉自己兄弟,让他们一起为这个问题商量对策。
这一天,三女儿把自己的大哥,二姐聚集在一起然后对他们公布了自己的建议。
“我今天把你们叫到这里的目的就和你们说一个问题,昨天我给妈打电话,问了一下他们现在的身体情况,妈在电话里说,爸爸最近的身体不好,而且旋转台十分反常,听说前不久在外面做事的时候在外面昏迷,我怀疑父亲肯定有病我决定把他带到外地医院当中去检查。现在和你们讨论费用的问题如何解决?”山桃对大家说。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问题你,原来是这个问题,明白的说,我现在的手头有点紧张,我可没有钱给爸爸检查,我不参与这个问题,你们自己看着办!”到大不耐烦的对大家说。
老大的态度让山桃感到十分的气愤,其实老大不是自己没有钱出,而是不愿意出这个费用,其实在他们几个兄弟当中就是老大的经济田间好,因为自己找了一个有钱的媳妇说自己没有钱,只不过不愿意出这个费用而已,老大的态度十分让老三感到十分的气愤,他的意识就是不愿意出钱,这个意思实在是在明白的了。于是她对他们说,;“出钱是自愿的,我告诉你们,不是爸爸要去检查,而是我让他去的,他本来不愿意麻烦我们,你以为父亲愿意到医院检查吗?父亲的脾气你们不是不知道,他本来就不愿意麻烦自己的子女,他身体不好这个消息不是他自己说的,父亲这个人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他的态度,他不愿意麻烦自己的子女而具体原因就是自己的子女不愿意管理他的死活!”三女儿十分眼熟得到对他们表达出自己的理由。
这个时候他现场所有的人全部都沉默,他们的脸色也改变了,听到老三的话之后,人们感到十分的忏悔,很久没有人说话,他们处于一种僵持的状态之中。/这个时候,在旁边的大哥说话了,
“行了,我们不要推卸责任了,不就是给老头子做检查吗?这个问题就我一个人解决就可以了,你们不用在说了,就这么解决。”老大说。
“那么费用问题呢?哪个处理?”老二问大哥,
“说实话,我们大家同意也希望给老头子做体检,但是我们,恩都不愿意一个人承担这个费用,总认为自己吃亏,这个是我们共同的心态,我没有说过分吧。大家说话办事需要凭良心,一个人做事如果没有良心的话,这个人还是人不?愿意一个人负担这个费用!那么好,我作个好人,我出,可以把,我出,你们不就是等待我这个话吗?我成全大家,都各自知道自己的角色。”大哥带着特意的语调对大家说。
“那么好就这样说好,但是这个钱我和大哥一起出?钱不是十分重要,赶件是把爸爸的问题查明白!”三女儿对大家说。
就这样兄弟们决定在这个周末带老王到医院去检查身体。
时间很快来到了,这个周末,老大和老三两个人,来到老王那里,把老王接到县机医院当中体检。
这天是周末,正因为这样,在医院当中有许多等待检查的病人,老三带着自己的父亲老王在挂号处等待了很长时间,挂好一个专家号,然后她就带着父亲去做系统的检查。
老忘在医院当中首先是化验血液,然后做心肝脏,肾脏的全面检查,用了大半天才做完所有的工作。这个上午,经过一个上午,所有的项目都完成老王才得到休息的机会。体检结果需要一个星期之后才出来。
现在他们只有等待,等待最后的结果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么老王的身体如何呢?

三 报告单引发家庭风波
这里是机械加工厂的作业车间。机器马达的声音在车间当中回荡,工人们正在自己的岗位当中挥汗如雨工作的工人,
小王穿着棉布背心。在记载机械当中不听的工作着,他在插座台当中十分熟练的操作机械。他正在那里十分辛苦的工作。
中午下班之后,小王来到食堂吃中饭,食堂当中到处都可以看到十分拥挤的人群在那里排队打饭,大厅中弥漫着浓郁的饭菜的味道,人们之间的谈话声音夹杂在中间,就让这个原来比较热闹的大厅吃饭的气愤更加浓郁了。
小王,手里拿着打好的饭菜来到一个桌子当中坐下吃饭,中午他和往日一样一碗米饭,一点大白菜,外加点咸菜,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
当他吃饭的时候,坐在他右边的几个工友的对话。无意中让小王听到了。
“哎,我们这些人真的是没有办法,为了一家老小在外面蹦拨,而且我们做天底下最繁重的体力劳动,每天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真他妈不是人过的日子。”小杜和几个刚刚从建设工地下来的工友,在桌子上面说话,他们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额头当中挂满汗珠,身上的工作服已经别汗水渗透了,脸上线路出疲劳的样子这些人有的把自己上衣的口子揭开,在吊扇下面吹风,有的湿毛巾在自己身上擦汗水。有的人刚刚坐下就拿出香烟出来消解疲劳。等待吃饭。
“你说的不错,我们这些人,在他妈城里人来说,就是他妈天生的奴隶,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在外面卖苦力,我们就如同那牛马在风雨当中做事,还被某些人看没出息的代表。真实有苦难言。”哪个抽烟的汉子说。
“其实,这些对我们来说还不是什么关键的问题,我们出来做事,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改善自己家庭的生活吗?不就是为了几个钱在外面工作吗?只要我们家中的亲人过上好日子。我们在辛苦也值得。管他妈的流言蜚语!”哪个拿酒盅的发表酒后感言。
“上个礼拜,我姐姐给我打电话,说我的小孩下半年没有钱叫学费了,让我这几个月赶快给他们寄钱过去。我现在那里有钱啊。我们头这几个月有没有发工资给我们,现在我的生活费都没有,那里去给小孩弄学费啊!”哪个工友十分难过的说。
他们的对话让小王感到十分郁闷,他们说的都是小王目前的生活处境。不由的让他感到一种心酸。他带不愉快的心思吃完午饭。然后起身出去了。
三个星期过去了,这一天是老王到医院那体检结果的时候了,三女儿一大早就一个人来到医院当中,这是一个炎热的天气,天空当阳光照耀在人们的身上实在是十分不舒服,三姑很早就来到医院,去拿父亲的体检结果。
今天她是作好充分的心理准备的,对于父亲的身体,她早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当三姑来到医生的办公室,询问父亲的体检结果,这个时候她看到医生用一种谨慎的语言对她说;“你的父亲的身体状况十分的不理想。我们在他的肺部发现了一个肿瘤,而且这个肿瘤是癌细胞肿瘤。我们的判断是非癌中期。现在的情况十分的危险,我们建议家属最好对病人实行手术,而且同时惊醒药物治疗。要不然病人只有三年的生存时间。”
这个消息对于三姑来说,是典型的青天霹雳。虽然她事先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癌症是她没有想到的问题,她无法面对眼前的事实,一下子,她发现自己进入一个进退两难上午地步了。他如何把这个话题告诉自己的家人,如果父亲知道自己得癌症,他一定会选者自杀,这个是肯定的,父亲的为人他十分明白。父亲不愿意让子女为自己担心,自杀可以让孩子们得到解脱。这是多么让人感到悲痛啊,三姑,拿着父亲的报告单,带着十分沉重的脚步离开医院。
哪天,是三姑心情最烦闷的一天,现在她的头脑当中有一个巨大的问题放在她的面前,这个就是,这个消息要不要和家人说?和谁说比较合适,首先这个问题不可以告诉父母,尤其是母亲,她年纪打,无法接受这个刺激。这个消息自由和自己的兄弟说比较合适,让兄弟门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
首先,在三姑的脑海当中想到自己的大哥,看他如何对待这个问题。于是三姑把父亲生病的事件,用手机短信的方式发给了大哥。希望有时间和自己的几个兄弟一起商量对策。
一个周末的晚上,三姑把自己的几个大哥三妹妹聚集到自己的家中。开一个家庭会议。
哪天,几个兄弟来到三姑的家中,他们看到三姑的脸色十分的承重与严肃,都隐约的感到,这次的聚会非同小可。家中一定出现什么问题了。
“父亲最近身体不好,我不知道你们大家每天都干什么,连自己的父母都不在乎了。”她质问大伙。
她说话完毕,几个兄弟听到三姑的语言感到十分奇怪,没有人回答,全部都鸦雀无声。这个时候老二就说话了。;“你在说什么?我们不知道你的意思,不要在这里责备我们不担心父母,你要或什么,就直截了当上午说。”
“就是,你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把话说明白可以吗?”兄弟们都感到莫名其妙。
在这样的情况下,三姑不在和他们兜圈子了,她拿出父亲的体检报告,给大家看,只是说;“你们看着解决。”
当大家看到这个报告的时候没,他们全部感到十分的镇静,老大用十分惊讶的语言说;“这个是怎么回事,父亲什么时候得癌症了。着儿歌到底如何解释?什么时候检查的。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大家也都感到十分的害怕,顿时人们开始议论起来。
“这次我让大家来,就是为这个问题,看如何解决,好在医生说父亲现在还是处于癌症中期,可以使用化疗的方法控制病情。你们看如何解决。”三姑娘问大家
“还用说,赶快治疗哇,”老二回答
“是的我要说的是这个费用问题如何解决的问题,费用如何处理”三姑直接把问题说明白的/
金钱是一个铭感的问题,就是兄弟也是要明算帐的,对于老人的医药费的问题他们各自都是有自己的算盘的。
老大第一个发言了;“这个大家都知道我这个人没有,这几年也没有多少家底,而且现在我的手头也不是十分的宽余,所以,你们希望我出医药费,恐怕很困难.但是我会象征的出一点.我还要和老婆打个招呼.”大哥勉强的对大家说.
大哥的态度让三姑十分的反感,他的口气分明是对大家说,我不愿意出这个费用,于是大哥的话说完,三姑马上说;“这个费用是大家自愿出的,我没有强迫你们出,只要你们心中有数,该如何处理自己看着办,要不这个病爸就不治疗拉倒!只要你们知道父亲那里发生什么了?你们就是怕自己吃亏,不要说其他的花言巧语,不愿意出费用就算了,我自己解决就可以了,不用大家费心。”三姑干脆把这个问题所明白,
这个时候,老二说;“各位我们做事请要凭良心,我们不能做那种没有良心的事情,现在父亲有兵需要我们去关心他,我们在这个时候不要为了一些小问题而耽误父亲治疗的时间,金钱是什么,难道真的那么重要么?有什么比老人的身体健康跟重要的呢,钱没有了还可以赚,人没有了就永远没有了,既然这样,我一个人出父亲的全部医药费用,你们不用是、说.什么了就这样,大家各自休息去。”他说完他就离开了。
大家看到老二说了这个话之后,大家都没有说话,三姑看到老大愿意出这个钱,于是干脆就排版;“那好今天就到这里,我和大哥一起出医药费用,你们期于的人就不用多说了,擅了各自休息去。”就这样这一次不愉快的会议结束了。
哪天,老大从老三那里回家之后,就和自己的老婆发生口角,原因就是为医药费的问题。
老二带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家中,这个时候已经是午夜了,孩子早就睡觉了,老二进去之后,来到妻子的卧室,妻子睡着了,他开门的时候妻子刚刚醒来,看到丈夫回老就对他说“今天干什么去了回来的这么晚?加班了吗?”
“不是加班,我们几个兄弟再一起说事情,真他妈烦心!”他发泄的说。
“今天发生什么问题了,。一回来就发牢骚,到底是为什么,饿,出什么问题了?你兄弟哪个出问题了?”妻子不解的问
“不是我兄弟,而是我父亲的癌症了,今天老三把我们几个人聚集在一起,议论如何解决问题。”他平和的说。
“什么?老头子得癌症了,这个不是要治疗。这个一定是要钱的问题。”妻子气愤的说。
“你说什么,是什么意思,一说到这个就想到前的问题,难道你认为我们家的人要你的钱吗?”老二大声对旗子说。
“难道我没有说错吗?老头子的医药费不就是希望我们出吗?你们那些兄弟都认为我们的生活条件宽余,比他们的好,让我们出这个个费用,这个实际你们所有人的意思。你不用废话。今天你们的亲戚肯定让你一个人承担医药费用。是这个意思马?”妻子气愤的说。
老二这个时候沉没了,这个时候他感到十分的气愤,本来在这次聚会当中他就在老三那里碰壁了,心中一肚子委屈没有地方出,现在又被妻子责备,他的确是十分恼火。于是心中的愤怒需要地方发泄,但是在妻子面前他只有忍住心中的怒火。因为妻子是城市人脾气和家教都不好。自己在她的面前没有发言权。他只有用协商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
“你不可以冷静的对待这个问题吗?好歹我是他的儿子,我不能不管我父亲啊,我父亲要我这样的儿子干什么,这个问题我都不能为父亲解决那还是人吗?”他用十分无奈的语言对妻子说。
“我不管什么,总之老头子的问题是你们的事,出钱是门都没有,自从我和你结婚,你们家给我什么好处,我为你们王家生儿育女,我没有得到你们家什么好处,我的小孩都五六岁了,每年过年你们的亲戚也没有 给他红包,反倒我们给他们的多,我到你们家从来没有指望得到什么好处,你们也不想从我这里赚到什么便宜。”妻子十分冷酷的说。
“我做儿子的,为老头子出治疗费这个行为过分吗?你做事有没有良心。难道你不能换位思考吗?”老三责怪妻子。
“我不希望吵架,这个问题不用继续讨论了总之我不会为哪个老东西出一分钱3这是我的态度,不需要废话了。”妻子转身离开了他。
哪天妻子的态度让老二十分的气愤,对于这个自私自立的人他一点办法没有,已经很完了时钟的指针走道三点,但是老二却没有一点睡意,今天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突然了,现在自己的情绪十分激动妻子的态度让自己无法忍受。
他来到冰箱旁边,取出三四瓶白酒,与食品,一个人在客厅当中喝酒,头脑当中全部都是关于父亲病情的场景,他喝着酒,希望这些烦恼能够通过酒的麻痹忘掉,把这个显示社会忘记,不要现在的显示社会,把自己带入一个自己希望的社会当中,现在的问题让他感到疲惫,他希望到另外一个世界当中。去让自己的身体得到解脱,他对于这个世界仿佛对 他的诱惑能力。他已经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希望和欲望了,他一个人在客厅当中不段的喝酒,麻痹自己的意识,能够快乐一些。
第二天,老大醒来已经是上午8点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上班时间了,于是老大换好衣服,拿起公文包要出门,因为昨天晚上喝酒太多,到现在还是优点头晕,实在是想睡几个钟头,但是已经快迟到了,他只有强制自己打起精神到单位上班,在外面走路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在空中漂浮。他加快了脚步。


三. 突然发病
最近这一度时间当中,老王的身体一直不好,每天都是在家中休息,平时尤其在这个几个星期当中,老王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老王生病的特点,伴随时间的流逝,病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他现在严重、总是感到平时呼吸特别困难,有时候再外买走路,如果步伐走快了,就感到喘不过气来,而且总是感到胸闷,四肢无力,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自从老王住医院体检后,他的妻子,就哀伤注意老王平时的行为举动。现在他发现自己的丈夫已经和原来有很大的不同了,原来丈夫的体力十分的好,每天总是在外面忙活农活,在哪个时候除了下雨,几乎每天都要到田地中忙活农活,但是现在,老伴很少干活了,而且说话也很少,一天到晚沉没补语,而且平时 反映也变得迟钝了,每次妻子叫他去干活,说半天也没有看到他的反映,他依然没有反映,只有你去用手接触他才知道你要他去做事。这样的现象实在让妻子感到害怕,丈夫的身体已经明显的表示开始走下坡路了
现在,老王对于自己身体的情况已经赶感到和原来有很大的 不同,而且总是感到身体十分不舒服,他总是和老婆说自己的余生可能不多了。
一天早上老王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饭一个人在院子当中披柴,这一天的天气比较凉快,院子中时不时的吹起阵阵清风,太阳景泰也到云彩当中休息去了,老王拿出几个巨大的木材,一个人,搬运到院子当中,用钢锯把它们锯断,然后用斧头把这些木头披开他一个人就在那里忙活开了,周围为十分的安静,院子当中只有斧头劈柴的声音。
老王在院子里干活的时候,妻子正在厨房当中忙活,旗子正在浸泡事物准备午饭,正在妻子做饭的时候,突然听到从院子当中光当一声,把妻子吓了一跳;她对外面干活的老王说;“你在干什么,做事情慢点,没有出什么事情吧,老头子”妻子对外面说话,但是没有听到回答。“老头子!听到没有,回答我。“还是没有人反映,这个时候妻子感到不妙,于是赶快来到外面看看发生什么问题了,当她来到院子看到老王荤倒在底下,院子当中十分的混乱,眼前的一切让她感到十分恐怖与害怕,她马上对周围大声呼喊;“来人啊。我家丈夫昏迷了!我家丈夫昏迷了!”
周围的人们听到她的呼喊之后,立刻来到他们家,看看发生了什么问题,当他们看到昏迷不醒的老王的时候,人们马上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妻子马上给自己的孩子打电话,让他们到医院去。
镇医院的120救护车很快到老王那里,医生把昏迷的老王放到车中,立刻向医院开去。
老大和三姑娘知道父亲昏迷之后立刻到医院等待,当他们来到VIP抢救室的时候,老王已经被人们推到病房当中惊醒抢救,母亲一个人在外面焦急的等待,老大来到母亲这里询问情况,妻子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儿子,这个时候他妻子的脸上充满恐怖的表情,现在她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哭成了泪人。
过了很长时间,他们看见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他们马上来到医生那里询问老王的状况。医生对他们说,“病人现在生命崔巍,身体十分车,你们作好给他处理后事把。”
这个消息让现场所有的人,感到震惊,医生为什么这样说呢?老大用十分迷惑的语言问医生,发生什么事情。这个时候医生把他们叫到办公室当中,用十分严肃的语言告诉他们老王的病已经到癌症晚期,现在没有办法治疗,老王只有几天的生存期限了。
大家对于医生对父亲宣判死刑这个消息感到十分的不能够接受。几个兄弟在一起抱头痛苦。母亲立刻昏迷过去,过了很久才醒过来。
母亲看着自己身边的儿子和女儿,她用手抚摩他们,然后用发抖的语气说;“赶。赶快 告,告诉,你,你们在外面打工的大富贵两口子,让他们都回来陪陪你们的父亲。最最后的告别把,让他们赶快回来。”
儿女们在母亲那里流下了痛苦的眼泪。

四 生死离别
小王和妻子,这几天在单位当中上班工作十分的忙碌,他们都是干体力工作的,所以每天十分的忙碌和辛苦。
这一天是星期无,小王和下午下班的时间比较早,哪天他下班之后,他回到自己的宿舍休息,等待妻子下班之后,他们两个人一起到外面去逛街。
小王下班之后,回到宿舍,首先脱掉被汗水湿透的工作服,然后拿起盆子和毛巾到,卫生间里去洗澡,洗澡完毕,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衣服晒好后,小王到冰箱当中拿出一瓶饮料坐在椅子当中休息,等着妻子回来,这个时候,小王的移动电话,发出声音,小王从裤兜里把手机拿出来看,原来是短信息,于是先王开始鱼肚信息内容。
但是正式这个消息打断了小王的生活,原来这是小王的二姐姐发给他的消息,告诉他,父亲生命崔巍,让他和妻子赶快回来和父亲见面,为父亲准备后世。
这个消息让小王感到十分的突然,同时感到十分的慌张,他不知道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他马上给妻子打电话,告诉妻子,让旗子回来马上,他们准备当天赶回去。
他立刻给妻子打电话,让她马上回来,告诉他家中出事了。“喂,你现在再那里?“小王对妻子说。
“我在单位,你有什么事情吗?“妻子问丈夫。
“能否马上请假和我回去,我父亲病危姐姐刚才给我发信息让我们今天务必要赶回去。你马上回来。”小王对妻子说。
“你在家中等我一下,我现在就回来”妻子干脆的回答。
十分钟之后,小王的妻子回来,于是他们立刻坐的士来到火车站,他们坐当天的特快列车回家。
这里是县人民医院的病房,已经处于长时间昏迷的老王躺在床上,他的鼻孔插着氧气导管,在他头部的左边,的心电图的显示器中显示的是,老王目前微弱的心跳和各种胜利指标,不时的发出滴滴的电波声音。
家人们都守侯在老王身边,老王的老伴用自己那饱经风霜的手不断在处于弥留时期的老王身上抚摩,老板的目光停留在老王的身上,她的脸上到处都是痛苦的内水,她的情绪十分的激动,眼前的一切让这个花甲老人感到恐惧,看着和自己一起风风雨雨走了半个世纪的老人,就要永远的离开自己了,心中充满无限的悲伤与痛苦。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那么能干,生龙活虎的丈夫,居然一下子失去了生机,就要永别这个世界,心中不满了悲伤与绝望,难道这就是命吗?这就是老天对于我们的安排吗?你就这样把我丢下一个人到天堂当中去吗?妻子把老王的手握在自己上午手重,这个时候旗子已经感到老王的体温下降,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凉,
妻子隐约的觉,得这是老板最后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老伴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强烈的呼吸了,他正在漫漫的和这个世界告别,妻子的眼睛中含着泪水,她把头放到老王的服部,听老王的心跳。眼泪篱落到丈夫手中。
不久,病房的门开了,来的是刚刚下火车的小王夫妇,小王看到在病床上的父亲的时候,顿时感到十分痛苦,他来到母亲声辩,用十分怀疑的预期,大声堆积母亲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父亲会这样,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这个时候的情绪十分的激动,他抓住三姑的手,希望知道这事情的真相。
这个时候的三姑的心情承重,对于大哥的追问她无从回答,只是不断的落泪。她目睹了这整个事件,她 知道的事情比哪个都多,但是她不愿意说出事情的真相,此时她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所有感情。她包住了小王,希望用小王的亲情为自己箭镞一个堡垒,抵挡这巨大的痛苦。
这一家总算团聚了,在老王的病床边,所有的眼睛都注释着一台心电图仪器,这个时候那台心电图仪器就好像老王生命的续,显示器上面的条纹就如同老王在和家人座最后的告别,他马上就要立刻这个世界了。
这个时候的房间显得十分安静,小王与母亲,姐姐所有在场的人都站立在那里等待神圣时刻的到来。房间只有机器工作的声音。
终于心电图停止了运动,这个时候在场的人全
肃然了。这个老人走完自己的人生道路安详的离开这个世界。

作者联系方式:湖北省大冶市金山店镇新村中区16栋3楼3 435116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