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清明忆父情(葛静丽)

2010年05月2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每年的春天,总有这样一个日子,我们的心情会被绵延不断的雨丝打湿,总有这样一个日子,让我们心中充满感恩与怀念,这就是“清明”。

五年前,我对这个日子是没有概念的,以为它还离我很遥远,直到有一天父亲离去了,我才懂得为什么“清明时节雨纷纷”?又为什么“路上行人欲断魂”?我不迷信,但如今我却相信,那天空飘落的是来自人间太多的泪水与思念。

父亲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十五岁从军,开始在部队从事护理工作。在那些战火纷飞的日子里,他跟随大军转战南北,由于表现出色,他被送进第三军医学校深造,从此,开始了他为之热爱和奋斗了一生的军医生涯。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父亲总是忙碌的,他几乎没有准时下过班,不论白天、黑夜,不论他是在吃饭还是在休息,甚至是正陪护在亲人的病床旁,只要听说来了危重病人,他都会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家门。做为一名外科医生,他总说自己对病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印象中父亲走路总是很快的,穿着白大褂的身影,不时的穿梭在门诊与病房,治疗室与手术室之间。就算刚完成一台大手术,他也往往不顾已站立了几个小时的疲劳,脱下手术服就赶到了病人身边。身为一名军医,父亲服务的对象既有将军、士兵,也是家属、子女,同时还有驻地的农民,但不论他们的身份多么的不同,父亲都会投入自己的满腔热忱,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如果遇到术后进食困难的病人,父亲又总会从家里为他们做好容易消化的食物送来。有人不理解他的做法,但那些得到过他帮助的干部、战士和驻地的老百姓们却都对他无比爱戴和尊敬。每当看到病人康复出院,父亲的脸上总会浮现出欣慰的笑容,我知道,这是对他所有付出最好的回报。

由于工作繁忙,单位又离家远,父亲只有在周末才能骑车一个多小时赶回来看我们,于是这一天,便是我们家最热闹的日子,不仅因为父亲总能象变魔术一样,给我们带回许多在当时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少见的肉、菜和水果,同时,还能给我们带回来许多新鲜的故事。而让我最开心的事,则是能在晚饭后,坐在父亲的身上,把他的“干部兜”彻底“搜查”一遍。每当此时,父亲总是微合双眼靠在被垛上,一副极享受的模样。

到了周日,父亲总会亲自下厨为我们做好吃的,烙糖饼、蒸花卷、包饺子,每次他都尽量多做,就是希望我们能在下一周多吃几天好的,而母亲又能少一些操劳。那时候没有洗衣机,吃过饭,父亲又开始忙着洗那些母亲洗不动的大衣小件。他不停在走廊上忙碌的身影,总是会引来邻居们赞许与羡慕的目光。如果时间和天气允许,父亲又会骑上他那辆已经很破旧的苏联产自行车,带着我们姐弟三人去野外看风景,拾麦穗,望着我们在田野里欢笑,他的笑容与我们一样灿烂。

冬天的傍晚,如果有一场露天电影,我们便都会围坐在父母身旁,而父亲的双腿始终是我的专座。每当看到那些惊心动魄的场面,我总会把头深藏进父亲的军大衣里,而此时,父亲的胸膛和双臂就是我最温暖的避风港,能为我赶走所有的不安与惊慌。在我们这些孩子心里,父亲是最有力的依赖,更是我们全家的骄傲。

都说行武出身的人粗鲁,但对于我来说,父亲却始终是那么温情,那么慈祥。由于在我半岁时患脊髓灰质炎,造成了身体严重的残疾,因此,父亲对我的疼爱便更加倍了,就连哥姐都常说,父亲把所有的笑脸都给了我。是的,父亲对他们的要求总是严格的,态度甚至有些严厉,但对我却总是微笑地,然而,父亲为我所付出的又何尝只有慈爱,那是他一生的辛劳啊!

从记事起,我便开始跟随着父亲走上了一条艰难的求医之路,从南方到北方,我们的脚步在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里走过了四季。记得每次下了火车,父亲总是让我先坐在一个行李包上,然后自己提起别的行李往前走一段放下,再回头一手抱起我,一手提着包走回去。就这样,不长的一段路,我们却要倒很多次才能出站。而每次父亲抱着我坐公交车,不知情的人们总认为父亲太娇惯我,所以,没有人愿意给他让个座,遇到这种情况,父亲宁愿辛苦的站着,也从不愿解释什么。在住院治疗的日子里,父亲怕我寂寞,总是陪着我打扑克,下跳棋,还给我讲他经历的那些战争年代的故事。每当结束了一天的治疗,我疲惫无力的躺在被子里,此时,父亲总会揣来一碗刚刚煮好的大米粥,我知道那是他在那只总是随身带着的小煤油炉上,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熬好的,粥上面还撒着他精心切好的榨菜沫。父亲小心翼翼地用小勺一口一口的喂着我,从他的目光中,我看到的是无尽的怜惜与疼爱,同时,也读到了一种坚定与顽强,那目光让我忘记了身上的病痛,也让我的心开始慢慢学会坚强。

在此后的日子里,每当回想起父亲的那碗粥,我都会觉得那是我所吃过的最好的美食,也是我跑遍了大街小巷再也找不到的味道,我知道,那是因为缺少了父亲的目光。

岁月流逝间,我们长大了,而父亲的鬓角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已生出了白发,然而他对我依然寄予厚望,只要是我想做的事,父亲永远是我的支持者。每当我的文字变成了铅字,他总是比我还兴奋地四处奔走相告;每当我参加歌唱比赛时,他又总是远远地的站在人群中,用目光鼓励着我。他总是对我说:“比赛成绩不重要,只要你能来到这个舞台上,你就已经成功了”。在父亲的鼓励与支持下,我的作品不断发表,也赢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荣誉。终于有一天,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走进了电波,成为了一名深受听众喜爱的优秀节目主持人。每当我坐在话简前,以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更多的朋友要勇敢面对挫折的时候,我相信,此时,我的亲人们正围坐在收音机边,而父亲一定是面带笑容的,因为我是他的骄傲。

在我的记忆深处,永远珍藏着这样的一幅画面: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我要去电台播音,而在这种天气里,拦出租车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为了能让我少一点等车时间,父亲不顾家人的阻拦,早我一步出门,不顾危险的跑到十字路口去拦车。远远地,我望着他已不再健壮的身影和在风雪中飘动的白发,泪,总是不听话的涌出眼眶。当父亲跟着车一路小跑回到我身边时,我看到的依然是他脸上永远的微笑。当我坐车远去,回头望时,父亲依然站在风雪中眺望着,那一刻,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恩,我不敢想,如果有一天失去了他的爱,我该如何面对这世间的风雨。

父亲老了,他最终病倒了,而这一病就是七年,他不能再疼爱我们,甚至不再认识我们。在那些日子里,我很怕回家,我无法面对曾经威武高大,能把我高高举起的父亲,此时,却骨瘦如柴的躺在床上,那么无力,那么脆弱,如同风中的残烛,而我却对这一切无能为力。哥哥说:爸爸这一辈子太辛苦,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是这样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的心里还有太多的愿望没有实现。我多想能和别的女儿们一样,挽着父亲的手臂在暮色中散步,跟他说说心中的苦乐,也听他讲讲过去的故事;多想每天能看着他在小院中忙碌地栽花种树;多想能象他当年给我们带好吃的、买回新衣服时一样给他带回各种礼物,再看到他那极享受的模样。

然而,上天没有再给我们这样的机会,2005年的夏天,就在孩子们刚刚欢度过节日的第二天,父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母亲说:父亲是在等孩子们过了节才走的。我想是这样的,因为父亲一生为他人着想,始终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他带过的兵,他曾经的部下,他治好的那些病人都记得他朴实的笑容和他无微不至的关怀,而这正是父亲做人的风格,也是他留给我们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

斗转星移,父亲离开我们近五年了,每次来到父亲的墓前,我都会给他“烧”去一封信,里面写着我对父亲说的悄悄话,我想告诉他:您曾用尽一生心血浇灌的生命之花,如今,已开放的芬芳、挺拔。您的爱是我心中巍峨的山,辽阔的海,它已溶入我的血液,流淌在我的生命里。

敬爱父亲:感谢您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曾经温暖的家,也给了我获得幸福的机会。如果真有来生,请您再做我的父亲吧,让我能再依偎于您的胸前撒娇、欢笑,也能让我再有机会来弥补今生太多的遗憾!

当又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们也将走进又一个思念的季节。今天,虽然我已长大,但我深知,我永远走不出父亲的牵挂,正如父亲永远走不出我们的思念! (作者: 陕西奥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葛静丽)

编辑:文水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