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难忘映山红

2012年03月2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作者:黄立温

 

在童年的记忆里,映山红是永远也抹不掉的红色印痕。

那时,我第一次跟随族人到一座很远很高的山上扫墓——我们的祖坟在那里。山上有个村庄,村里有我们的同姓兄弟,据说,我们的祖宗就是从那山上迁徙出来的。

听说要上山扫墓,我们小孩都格外兴奋。因为扫墓时会在墓头上大餐一顿,好比一次长途旅行和野餐,所以,只要走得动的小孩,没有谁愿意落下。

队伍分为几组。因为分散行动,我几个小伙伴就随一位堂哥走着去。

我们兴高采烈地奔走着,忘记了疲劳。当我们把好几个陌生的村子扔在远处之后,就看到一座巍峨的大山云遮雾罩,时隐时现,似乎直插云端。我们顺着蜿蜒的山路上山,没多久就被雾海蒸云淹没。

人在云雾中时间久了,渐渐就产生幻觉,影像迷离,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路上,隐约能看到一个小小的村子,只有几户人家散落在山坡上。木房子都很低矮,每户人家用竹管从山顶引泉水下来,跟我们平日所见到村子很不一样。我们想靠近看个仔细,但堂哥不允许,他说山路崎岖,容易迷路。于是,我们依然在云海里穿梭。我们又翻过一道山梁后,山路越发狭窄,我们的裤子早已湿透了。

前途茫茫,目的也慢慢不甚明确了,我们不禁害怕起来。突然听到前面传来说话声,我们急忙奔去,终于看到一群人正在围着一片土堆忙碌着。我们辨出是自己人后,才放下心来,带着好奇心往前探路玩耍。

浓雾时散时聚,后来才看清,我们其实就站在一条跌宕起伏、望不到头的山脊上,两边山势陡峭,沟壑纵横,天也苍苍,地也茫茫。

突然,有人惊呼:“看哪,花……好多红花,快来看哪!”

我们停下脚步,被眼前的一幕震憾了:在深沟险壑中,在陡崖峭壁间,一片一片红灿灿的云霞探出身来。有人喊出来了:啊,映山红,映山红花开了,快来看哪!

有人马上飞奔回去报告。

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奇观,一个高山给我们的礼物,一个我们祖先的生活情景的纪念。

所有人都集中到山脊上,一动不动地盯着那片红霞——谁也没有见过如此漫山遍野、烂漫壮观的映山红。

在云雾在缠绕中,满坡满沟的映山红就像一团团烈火,燃烧着,奔放着,释放出猩红的烈焰,更像一条条红色的绸带,奢侈地撒落在崎岖险峻的山坡上,又像是天上的颜色染红了山岗。都说春天花红柳绿,原来春天并不只是出现在田野上,遥远偏僻的山上也不沉寂,映山红似乎是为迎接春姑娘的到来而热烈地开放,春天似乎更加眷恋人迹罕至的地方。我们看得眼花缭乱,目不睱接,忘乎所以,完全被这血色的洪流征服了,仿佛我们是专门来参加这春天的集会,来参观大自然的庆典,完全忘记了我们只是一群来自村庄的普通人,忘记了我们来祭祀我们的先祖。

洁白流淌的雾团好像在洗涤大山身上的尘疵,又像母亲轻柔的手在抚摸和呵护怀里的宝贝,更像甘甜的乳汁在哺育新生的婴儿,在青翠欲滴的草木映衬下,每一朵杜鹃花都开得异常饱满茁壮,格外娇娆绰约,水灵灵,红艳艳,晶莹润透,雍容华丽。它们或三五一丛,或连绵不绝,争先恐后,争奇斗艳,越是悬崖峭壁,越开得红红火火;越是平缓慢坡,越开得花团锦簇。它们漫山遍野汇聚在一起,好像红色的奔流,最后集聚成奔腾的红色海洋。它们好像跟春天有个约会,一定要在崇山峻岭之巅,跳起最美的舞蹈,炫放出最鲜艳夺目的红色之魂,把春天的盛会推向高潮。

不得不说,这是我所见到过的最美丽的景色,也是我经历过的最神奇的境界,一切美轮美奂,如梦似幻。

所有这些泥巴裹满衣服、全身湿透的村里人,包括满脸皱纹的伯伯、疲惫不堪的堂哥大嫂,连同我们不谙世事的少年,一下子全部扑向花丛,淹没于殷红的花海中。

那一刻,我们都忘记了忧愁,忘记了艰辛,陶醉在童话世界里。

 

作者简介:黄立温,壮族,1971年11月生,二级肢残,现为上林县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主任,南宁作家协会会员。少年时意外伤残,一边放牛一边自学初中、高中全部课程,后考入广西民族学院,被称为“牛背上的大学生”,文学作品散见于《微型小说选刊》、《红豆》、《天池小小说》、《佛山文艺》、《法治快报》、《广西工人报》、《三月三》等,另有长篇主旋律励志小说《超越》签约连载于现在网读书原创“经典文学”频道, http://vip.book.cnxianzai.com/xiaoshuo/12044/index.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