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山行琐忆

2012年03月3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作者:黄立温

 

车子盘转在蜿蜒的山路上,我的眼睛不放过山沟里的一草一木……严格来说,我是在拼命地寻找、用心地追忆往昔的一个梦。

20年了,不曾忘怀的,只想回到这个小小的、不知名的小山沟里看一眼——哪怕一眼就够了。

那时我还很小。有一天,母亲说了,准备去山里的表姐家喝喜酒。于是我就像盼望过年一样期待着,盘问着。我最远的地方也只到过圩集上,那遥远的从未到过的表姐家对我的诱惑着在太大了。
这一天终于盼到了。我穿上崭新的衣服,感觉就像过大年一样。天下着好大的雨,可丝毫不影响我雀跃的心情。我擎着大布伞早冲在前面了。

翻过村子后面的山路,前面依然群山延绵,满眼陌生,到处新奇。姐姐紧跟母亲,我却一路跑在前面。雨水哗哗地响,白色的溪流到处飞溅,水深的地方几乎要没到我的膝盖。可是我觉得自己很强大,巴不得飞奔起来。

背后母亲总是问,累了吗?我则坚强地说,我能走!

雨下个不停,母亲心疼地说,儿呀,你都湿完了。姐姐也埋怨我不会撑伞。看我可怜的样子,母亲就带着我们钻到一座草棚里躲雨。里面空无一人,孤零零的辗磨散发着好闻的油香味儿。凭我的经验,这里肯定是生产队里的榨油坊。

等了一段时间,雨一点也不见小。我们不能等了,又在沉沉的雨幕中跋涉前进。

天快要黑的时候,我们终于赶到了一个小村子。我们身子全湿了,冷得全身麻木。母亲说到了,进了门,眼前突然灯火通明,表姐家里挤满了客人。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景:空气里洋溢着热闹和喜庆的气息,人们热烈地攀谈着,满脸微笑地问询我们的行程,我所有的疲劳和寒冷一下子都被驱走了。表姐家里房间又多又宽,墙上刷着白灰,熠熠发光。有人带我们转到厨房,里面火光摇曳,热气腾腾。大人们忙碌着,说说笑笑,大片大片的猪肉堆放在竹席上,大碗里码得整齐的熟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我的口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第二天起来,我又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有几户人家的村子被浓密的芭蕉林包围着,表姐家居高临下,气势不凡。我真想不明白,昨晚那么多的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更让我惊奇的是,村子前边湖波荡漾,渔船悠悠。远处是整齐的梯田,绿油油的果园,密林中竟然排列着一座座白色的整齐的房子。和仍以茅房为主的我们村相比,这一切就像一幅我从没见到过的神奇的图画中,比电影里还美丽!

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东西历历地呈现在眼前,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难道表姐家真的是传说中的人间仙境吗?在我先前的想象里,深山沟应该不是这样子的。

但母亲把谜底告诉我了——县里发动各个公社到这最偏僻的山沟里“学大寨”,湖泊是座水电站——呵,电站!多么不可思议!我们只有煤油灯啊――但是由于发不了电,这一切都丢弃了,没有人来了。我似懂非懂,固执地认为这是我所见到的最为美轮美奂的画面,是我见过的最早的世外桃源!

表姐带着姐姐到果园里摘回一种没有粒的柑果,我还看见好多没见过的果树,真是大开眼界。

要回家时,有人送给我一件特别的玩具,只要轻轻一夹,小木人就上下打秋千,活灵活现,让我爱不释手。

回家的路上,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俩在青青的山坡上摘野花,捡野茶叶。母亲大声地唱歌,全没有了平日劳碌麻木的样子,判若两人,母亲原来还有这样的一面啊!

当我们手拉着手在山路上手舞足蹈时,我的魂似乎已经丢在表姐家的山沟里了……漂亮的房子,宏大的电站,饱足的饭菜,无忧无虑的母亲,自由自在地歌唱……表姐家之旅好比一次童话之旅!

童话般的美丽画卷啊,今天你又会以什么姿态展现在我眼前呢?

 

作者简介:黄立温,壮族,1971年11月生,二级肢残,现为上林县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主任,南宁作家协会会员。少年时意外伤残,一边放牛一边自学初中、高中全部课程,后考入广西民族学院,被称为“牛背上的大学生”。文学作品散见于《微型小说选刊》、《红豆》、《天池小小说》、《佛山文艺》、《法治快报》、《广西工人报》、《三月三》等,另有长篇主旋律励志小说《超越》签约连载于现在网读书原创“经典文学”频道( http://vip.book.cnxianzai.com/xiaoshuo/12044/index.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