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铁匠的秘密

2012年04月0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作者:黄立温

 

当武侠片开始在村子里热播的时候,人们对三教九流另眼相待了,甚至有些崇拜。平日谁都看不上眼的打拳、气功、魔术,还有所谓特异功能——只要不是沾农的本领——都成了被追捧的对象。村子里青年到处找人学本事,只要学会一点小本领,就大肆吹嘘一番。一时间,新鲜的把戏接连不断,村子里好像真藏龙卧虎似的。

“你老头有绝招啊,你知道吗?”不止一个人如此问。可在我的心目中,父亲很平凡,除了从小见他打铁,没见他有出奇的地方。

“你父亲能打出削铁如泥的宝刀!”哦,父亲会打宝剑,那就跟侠客高师有缘了!也许父亲真有神秘的绝技,传奇的经历!

确实,父亲有个打铁的好手艺。村子里家家户户上山挖矿,钢钎、凿头磨损很快,经常来找父亲修理;也有叫父亲打菜刀、斧头之类的,所以我们家里经常响着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有人也曾到圩上去打理器,但总比不上父亲打的好用、耐用,要么太刚易碎,要么太软易钝。只有父亲对钢材拿捏得最准,他的淬火功夫无人可及。

村子里后生们闲来无事,常来家里凑热闹。父亲也乐意他们帮忙鼓风,抡锤。时间久了,几个后生哥也学到一些打铁的本事,举起家什有模有样,打出的器具也有棱有角了,父亲忍不住地点头。

后生们都以为学到了真本领,父亲不在家的时候,他们便自己打铁,把钢钎磨得闪亮闪亮的,高高兴兴上矿山去。可是到了傍晚,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回来,因为他们打的钢钎不经用,钎头都变了形。他们不服气,继续打,也像父亲一样淬火,又拿到矿山上去。结果,一样失败,有的才凿两三下,钎头就崩裂了。

后生们都说父亲为了多抽几包烟(父亲打铁从不收钱),故意不把绝招露出来。父亲不强分辩,微微地笑说:“我打的东西你们都看见呀,有啥保留么?”

后生们还是不服气,他们反复试验,虽然也有改进,但终是比不上父亲的好用。他们得出结论,父亲始终留有一手,以免绝世功夫外传,教会徒弟,饿死师父。

人们说父亲怀有深藏不露的秘诀,这使他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因为传说中,只有烧香祭祖,拜师交贴,才能学到秘而不传的本领,因此父亲一定师从过高人。

我对打铁不感兴趣,对父亲的独门绝技却分外好奇。只是,我不好意思当面问父亲。

一天,我拿铁丝打成小片刀,然后在磨刀石上使劲地磨,直到银光锃亮,看起来很锋利的样子。但这刀却削不了水果,不能不令我懊恼。父亲见了说:“傻孩子,小刀不是这样做出来的,改天我给你打一把。”

父亲围起炉子,装好风箱,把一截钢条放到炉子里烧得通红,火红的钢条被夹出来放到铁砧上反复锤打,直到打成小刀的形状,接着又放进炉子里,只是让刀口烧红,然后快速浸到水里,冷却后打磨,一把锋利的小刀出现了。

父亲一边得意地欣赏着他打的小刀,一边幽幽地说,钢条烧红变软才好锻打成型,钢铁就像陶泥一样,越打越有粘性,打出的刀子韧性足,不容易折断,刀口经过淬火后才具有刀刃,变得锋利耐用。锻打越多越好,淬火要掌握火候,铁烧太红易碎,相反烧得不够,又会偏软。淬火时也不能一下子浸到水里,先沾一下水,看刃口颜色由青泛红,马上浸泡。打铁功夫就这些了。

不经意间,父亲把他的全部秘诀都抖了出来。

虽然父亲的“绝招”很平凡,但我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经过千锤百炼浴火重生后,平凡的钢铁才具有削铁如泥的超越品质。

是啊,每个成功的背后又何曾不是经历无数的汗水与智慧“锻炼”的结果。

 

作者简介:

黄立温,壮族,1971年11月生,二级肢残,现为上林县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主任,南宁作家协会会员。少年时意外伤残,一边放牛一边自学初中、高中全部课程,后考入广西民族学院,被称为“牛背上的大学生”,文学作品散见于《微型小说选刊》、《红豆》、《天池小小说》、《佛山文艺》、《广西工人报》、《三月三》等,另有长篇残疾人题材主旋律励志小说《超越》签约连载于现在网读书原创“经典文学”频道( http://vip.book.cnxianzai.com/xiaoshuo/12044/index.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