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追问

2012年04月1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作者:董桂娟

 

朋友,你为拥有两条健步如飞的修长美腿而欣喜过吗?为有一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强劲脚丫儿而荣耀过吗?也许你会回答说,没有过。是啊,对多数人来说,腿与脚丫再平常不过了。但是,朋友,你忽略了命运提示:拥有是幸福的!你忽视了幸福的暗示:珍惜现有是走向生命意义的最佳起点。

自打能站立,就得靠一双柺杖支撑。太小时,我不能驾驭拐杖,都是爬行凑到小伙伴身边一起玩耍的。那会儿,不时会有来自顽劣孩童的歧视、辱骂、驱赶,可年幼的我还不懂得悲伤,有的只是怯懦和忍耐。因为,害怕失去结群游戏的机会,恐惧那份幼童不该承受的孤单和寂寥。

我长高了,筋骨壮实了,一对坚硬的拐杖倔强地挤进腋下。这双强加的身外之物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不友好,不配合,整天端着冷漠的面孔,专门找我迈步不协调的别扭,每天无数次地将我撂倒,冷笑着看我浑身的青瘀紫块。两个膝盖上旧伤叠新伤,扎心似地疼痛。这些疼痛给了我肆无忌惮地亮嗓门、张大嘴、流眼泪的机会。每一次跌倒都无休止地哭号,直到大人扶起来为止。哭声里,不全是因为痛,也暗含着千回百转的追问:哪一天能不摔跟头呢?!那时,我只是个学龄前儿童,难以知晓这不经意的追问竟是在向命运求索答案。

简单的追问,不久收获了简捷的回答。膝盖上,“补丁”摞“补丁”的伤疤竟然慢慢地结成厚厚的鹅黄色老茧来,有了这层天赐的“肉垫儿”,再摔跟头时会好很多。层层叠叠敦厚的老茧像慈祥的圣母,保护着我易受伤害的部位,安抚着这颗悸动的童心。

双拐使用的越来越娴熟了,两手的掌心和稚嫩的腋下都开满了无论如何也称不上漂亮的朵朵茧花儿。几处不争艳不起眼儿的老茧花儿,给持杖儿童参天的庇护。

结痂之后,我的哭声少了。我似乎懂了,疼痛不是永久的。但疼痛是难以消灭干净的顽敌,灾难来时还需要我咬紧牙关挺过去。摔倒了痛而不哭,拍拍身上的泥土,架好拐杖继续往前走。从此,“坚强”二字就像种子一样在我幼小的心田扎根发芽了。这颗种子,是用血浸泡过的,开出花来注定是凄美的。

坚强的萌生,幻化出对抗困境的勇气。坚强像初春的劲草一样在我独有的个性田野上宕开着,繁育着,蓊茂着,簇拥我成长,陪伴我行路,扶持我构筑信仰,完善人格。在坚强的绿荫映掩下我渐渐成熟,表情中多了一份临危不惊的淡定,多了一份心底泛出的微笑,更多了生活的信心和勇气。

我的成熟与淡定,并不意味着麻木与冷漠。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同样是活着,为什么我要比别人经历更多的苦难?

年有四季更迭,人有旦夕祸福。一帆风顺是梦幻城堡,生活和自然是真实的。接受命运的给予,在苦难中寻找因果,认定了就用心填好生命履历,然后,信心满满地挥起手臂,叩响下一扇未知大门,解答下一组人生命题……为人命真是一件幸事,有机会活的精彩。其实,真正的幸福藏匿在苦难的夹缝里,击碎苦难才能享受到幸福!

苦难不可怕,任何形式的苦难都是炼丹的上好材料。把痛苦提炼的越精致,越能把短暂的人生活得更热烈,更光鲜,更超脱。即使有一天身躯枯竭了,人的精气神儿也能划破黑夜,照耀灵魂飞翔。这流星陨落般的一闪,也许能让身边的朋友们放弃巨富的狂想,暂缓奔波的脚步,踏踏实实看一眼路旁的景色,然后叹息:唉,原来生命还可以这样度过啊。

失去健康双腿的我,也许得到了更多难得的生命财富。我是幸运的,我是上天的宠儿,它如此眷顾我,让我早早地领悟生命的涵义,战胜自我,走出自我,超越自我。我拥有坚强,谁也掠夺不去,她是灵魂的宝藏。

一双拐杖剥夺了我行走的权力,一双拐杖“赐予”无尽的肉体剧痛,一双拐杖毁灭了诸多本该属于我的自由,一双拐杖逼着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N次追问自己:我活着的意义何在?冥思苦想中我倍受煎熬。

人常说:上帝关上你的门,同时又为你打开一扇窗。

上帝为我开了一扇窗,它高高在上,并透着七彩阳光。这扇窗只能仰望,于是,我思、我想、我悟,最后,我的灵魂不再行走,而飞翔——展翅的灵魂飞出那扇天窗,衔接宇宙大道与人类的质朴爱愿。哦,上帝赋予的旨意多么洁净崇高啊!有了这样的顿悟,我不逃避,也不再怨恨,更不会贪婪。感恩我所为人命。

我的每一步行走,都在地上留下圆圆的小凹坑,这些小坑好似疑问的眼睛,满含着深刻的人生追问。我还不能一一找到答案,需要继续探寻。我不愿意让那些疑问的凹坑孤零零地留在身后,要在每一处都播进坚强的种子,让走过的路长满绿色的植被,葳蕤一处风景,创造一片生机。让过往的人们舒适、舒心、舒畅。

慢慢地,我懂了,生命的意义不在于轰轰烈烈,而是沦落苦难时持久不懈地固守挣扎。生命的意义不受躯体残缺桎梏,灵魂的丰满会让残躯勇敢巍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