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飞翔

2012年04月2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作者:张连喜

 

三岁那年,当我正和同伴们在野外尽情地玩耍时,突如其来的小儿麻痹症无情地夺去了我的欢乐。虽然爸爸背着我走徘徊于各大医院之间,但我却只能病床上幻想着外面的世界……

在姐弟、老师和同学们的搀扶和背送下,我开始了初中生活。时至今日,我仍无法忘记那一双双热情的手、一颗颗关爱的心,忘不了那一张张童稚的面孔——我体会着社会大家庭中的温暖。

初中快毕业时,学校搬迁到离家五六里远的地方。幸好有二弟,无论阴雨连绵还是积雪铺地,他都背我走过崎岖蜿蜒的乡村小道,早出晚归。而他却为此而常常迟到,这让我深感不安。1989年,我说服父母辍学回家。

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充实,我一边自学文化课,一边学习服装裁剪与缝纫技术,并在村上开了一家店铺。刚开始,一年只能收入二千多元,但父母看我能为人们做点事情而感到无比欣慰。1990年后,我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前来加工服装的人越来越多,我忙得不可开交;但是由于工价低、做衣速度慢,我虽昼夜忙碌却也收入微薄。慢慢地,我感到自己好没用,觉得自己是家庭的累赘,社会的负担——厌世的念头在心中萌发,渐渐地,这种想法占据了我的脑海。

终于在一天深夜,我在父母姐弟们都睡熟时,留下一张纸条,拖着残腿,带着厚厚的一本散文、诗歌、日记集和带上单程路费离家出走了……说真的,我本就没打算活下来。

十天后,摸着身上仅有的几元钱,我想到一直对自己溺爱的父母和天天照顾的姐弟,想到那些曾经帮助我的同学和老师们,而我却还没来得及报答他们;我又想到,如果我不死,也许我会有自己的事业、生活……我一定不输给健全的人!一种求生的欲望使我死里逃生。

回到家后,伤心过度的父母从床上起来,让我再一次感到出走的错误、回归的正确。我向父母提出买辆小自行车的要求,因为我想走出家门,走上社会。在一次次的摔打中我终于学会了骑车。接下来,我的服装生意也走向了自做自销之路……

经过苦思冥想和向名师请教,我店铺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1996年,我看到村上有不少刚下学的女孩没事可做,于是萌发了开办服装技术培训班的念头,很快我就成为了一名服装店里的业务主管兼裁剪师。迄今为止,已有一百多名青少年和失业妇女经过我的培训走上了缝纫的工作岗位。

1996年盛夏的一天,我和许娟——从小就失去母爱的独生女,也是我的远房表妹——在服装店里相识了。数月的相处,我们成了形影不离、心心相印的好友;在朝夕相处中,我们的情感在升华。但矛盾也摆在眼前,我和她的差距太大了——我生理上有缺陷,年龄比他大许多……感谢上苍的是,情和爱把我们俩的心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经过一番波折后,我们终于结婚了!因为这份爱来之不易,我们彼此都更加珍惜。在生活中,我时常觉得亏对了她,而她却总是说:我们心中的爱没有距离。

残疾人多是孤独的,庆幸的是,我有爱人相伴。在享受幸福之余,我时常会一个人静静地仰望天空,让思绪插上翅膀在蓝天中尽情翱翔……在那里,有我对美好生活和向往和对未来的憧憬!那充满酸甜苦辣的桩桩往事犹如一部电影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回放。

有时,一个灵感忽地闪现,我会从床上爬起,拿起笔在纸上飞驰。于是,我一有空闲就去写,我感到只有用笔描绘心声,我的生活才不寂寞,才不空虚。

二十多年的打拼和创业,使我感到生命的厚重,因为我用自己的行动实实在在地回报了社会,回报了亲人和朋友。在这美好的生活中,虽然少不了挣扎与痛苦,但那双隐形的翅膀带着我幸福的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