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生与死

2012年04月2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作者:柳金池

 

生与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理解。

小的时候,生与死在我脑海里只两个字。无知的我以为,只要能吃饱穿暖就好,哪怕是有个火柴盒、木头块、甚至是一个草棍儿可玩就无比幸福。

慢慢的,我对一些事物有了认知,对一切充满新奇,心中有好多梦幻。尽管我三岁就不能走路了,每天只能坐在炕上,炕的面积便是我活动的范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但我愿意活着,因为我能感到活着的好,我可以透过窗户向外看——看天空、房子、树、柴火垛,看不时飞过的麻雀和燕子。当然,偶尔大人也会把我抱到外面晒晒太阳,我种幸福是无以言说的。所以,我总会期盼外面的阳光,期盼外面的风,哪怕是外面的空气我也期盼着。

时光不停地奔流,当我透过开着的门看到小朋友们在外面玩耍时,我总会有走出去的冲动…..我的心开始烦闷不安,太多的个问号在脑海里盘旋:为什么我的手举不过头顶?为什么我的脚站不起来?为什么我连去厕所都靠父母?……我找不到答案,我无法给自己解答。

很自然的,我想到“死”,但我不敢去尝试。是的,“死”对我还有蛮有诱惑力的:死了,就再也不用谁给我拿尿罐了,就再也不知什么是疼痛了,就再也不用在心里干着急了。有时,我会想,也许“死”是唯一能给我带来幸福的路,它能通向那个没有寒冷、没有饥饿、没有苦难的天堂,在那里,生活就像睡觉一样安静。可我拿起刀却没有勇气——也许,我更想活着吧。

我常常做梦,总是梦到自己死去了,死的很安静,死的很快乐,死的很幸福!每当这时,我总不愿意醒来,即使醒来嘴角都带着微笑。当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时,我会一种莫名的失望,眼角的泪水也就取代那点微笑。无所事事时,我闭上眼睛眼前就会出现各色各样的鼠药,但我从未品尝过——也许,我觉得眼泪更有滋味吧。

时光流逝,我渐渐地能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了。我知道,我苦,妈妈更苦。我也慢慢发现了自身的“优势”——走不了路,省鞋钱;一个人寂寞,却有思考的空间。

死很容易,都不用鼠药、刀片什么之类的东西,只要自己闭上嘴巴就能做到。但如果说死是幸福的,早晚都会有这么幸福的一天。所以说,死是长久的,而生却是短暂的。能到世上走这一遭,是大自然的厚爱,我怎么能对这份良苦用心熟视无睹呢?

所以,生和死,只是生命的两种形态,我能做的只是品味生的滋味,拥抱另一种形态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