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缺失的女人花

2012年05月29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作者:董桂娟

人生是有所限的。既有所限就一定有所不知。那无从知晓的部分,就是心与心的距离。

男人对女人的了解,比如一对相濡以沫几十载的夫妻,也一定有走不进的内心角落。当陡立的公交车门台阶扭曲了残疾人努力攀登的姿势时,你可能会情不自禁地伸出温暖的手去搀扶她的臂膀,但他却重重地摔倒在铁质台阶上……

人们常常喜欢说“我懂你!”,但最亲密无间的朋友,能相互“懂得”五成已实属不易,彼此完全明白更不大可能。一首有张力的诗歌,会给读者以无限的想象空间,更何况活生生、伶俐俐的人呢?所以,谁敢言完全读懂了别人?

如果男人是路,女人就是蜿蜒的河水。这条河中,有翔于浅底的鱼儿,有莫测神秘的河谷。这条河平静无波,虽偶有涟漪却仍自若得令人叹为观止。然而,谁能看到这条玉带也有的急湍的漩涡?谁能想到她也会有难以抹去的离愁别绪?谁会想到在浑然之美中包含着几许缱绻无奈?

如果说女人是川流不息的河水,那么,拄拐杖的残疾女人就是水面倒映的一弯明月,她皎洁、幽远、孤傲,却带着迷离的忧伤,也因此更显异戾诱人……

古往今来,女人与童叟皆受庇护。残疾人们又被冠名弱势群体,由此,女性残疾人无疑就是弱中之弱了。

麻痹症患者因幼时感染脊髓灰质炎病菌,运动神经受损,导致下肢丧失正常行走的功能。他们迈出去的第一步,是靠拐杖辅助完成的。    拐杖支撑行走的女性,尤其在幼、少年时期,大多是在异样目光和同龄恶语相加中度过的。

少女初谙世事时,爱美、读美、向往美好。那雏形的梦想,像刚点好的水嫩豆腐,需要怜香惜玉般的呵护。然而,残疾女孩儿无忧的春光极其短暂,乌云和闪电骤然扑面。待放的花蕾遭遇厄运时,内心的早熟既是抵御内忧外患的本能,又是自我保护的必备。当与以往不太在意的怪异目光偶然交汇时,隐隐的苦涩像一股电流通遍全身,内脏、躯体都将产生难以言状的麻痛。这麻痛,不强也不弱,却有一种无形的力,促使你从此俯首垂睑;当熟悉的冷言冷语某一天听起来刺耳时,拄拐杖行走的女孩儿开始了自修命运的课题:自卑!

自卑是一片人生沼泽。懵懂经世的少女意识到命运围困时,悲伤和泪水是拯救搁浅的救世主。没有悲伤就没有追问,没有追问就没有思索,没有思索也就不存在寻找。任何没有寻找的人生历程都是缺失的,遗憾的……残疾少女的沼泽人生,多出了几分阴霾、几分坎坷、几分疼痛、几分忧愁、几分怨恨、几分思考、几行清泪,但这只是自卑课题的索引,深入泥沼才知挣扎远远高过略略肤浅的“几分”。奋力挣扎、挣脱,少不了受伤。挣扎要受伤害,放弃亦将颓废,任何寄生残喘都是不可遏制的下沉。挣扎要彻底必须斩断退路,持续的挣扎邂逅了坚强,持续的坚强凝练了信念——跌倒了很正常,只要再站起来,就能看见远处芦花飘逸、水波荡漾的瑰丽风景……这是残疾少女的蜕变,是欲火重生的历练,是凤凰涅槃的凄美,也是不容复制的人生际遇——博弈命运的童子功获得的如此珍贵,这也许正是上苍的偏爱!这偏爱形成天地呼应:

在洒满霞光的绿茵上,

有一首歌在旷野中回响,

虽然我们肢体残障。

心灵深处蕴藏着矫健的翅膀,

巍巍青山是咱的脊梁,

滔滔江河在血夜里流淌,

隆隆雷声是自强者的脚步,

道道闪电放射生命之光。

红梅傲雪令严寒俯首,

松顶骄阳仍昂然向上,

雨后彩虹映衬蓝天的高洁,

风逐浪涌方显大海的力量。

残缺的维纳斯是艺术经典,

磨难永远锻铸顽强。

亲爱的朋友请记住:

您的自尊自爱自力自强,

会使如歌的生命,

更加灿烂辉煌!

上帝关上残疾女性正常通行的大门,灵魂飞翔打开无数智慧之窗。拐杖每一次对大地的点击,都能叩醒人类昏昏欲睡的灵魂。残损的肢体带着人们温习的人之本性,传承宇宙永恒的爱意。残疾女性——沼泽地摇曳的绚丽奇葩,异美的怒放令人惊叹。

 

作者简介:董桂娟,肢体残疾, 出生十个月患小儿麻痹症,拄双拐行走。喜欢文学。坚信“文字表达思考,文学释然迷惘。”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534214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