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创伤

2012年08月09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张连喜

我一直想,在她徘徊的人生道路披上一道彩虹, 我已不辜负她的期望——但是,此时我的心却在内疚,内疚至今……

日历虽被一天天地掀去,但我记忆的长卷却在向前掀了一层又一层,回到一九九五年盛下的一天。

这天,邻居表婶来到我的裁缝部。寒暄一阵后,她说:“……她姨姐没想到把我的话了当真,想来你这儿学裁缝,已托了我好多次了,要我先问问你,同不同意教她?她说自己不好意思来问你……”

“人生地不熟的,她这样害羞是难免的。”我没有多问,便同意了,随后却产生了疑问:“她是居住在城镇的人,怎么想到我们这乡下来学裁剪?”

“她上班上腻了,偏说要学点技术搁手上,我只怕她没有个长性,说不定学不了几天就学腻了。有人建议她到远地方去学,可像她这样一个女孩出门在外……而且问了几个师傅,要求太高了:什么洗衣做饭,扫地……而且还得二三年过后才正式把手艺传给学徒,她受不了……再说学习难免受老师教训,她能受得了吗?这时还是她舅奶想到了你,说你这人待人热情、言语温和,教学徒不会得‘摆架子’的。说到你这儿学不错。”

“哪里?哪里?我可没她说得那么好。不过学手艺不是一两天的事,时间长了,难免会在一言一行中出现缺点或矛盾甚至错误——这关键在于处理,我深信,这些都不会成问题……”

没几天,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跟着表婶进了我的裁缝部。她身材苗条,上穿白色宽松式衬衫,下着黑色迷你式皱褶裙,脚穿白色凉鞋,后脑勺扎着一个短辫子。瘦长的瓜子脸,门牙微微外倾,她向我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我点了点头,相应地一笑:“学这行难道比你在厂里上班好吗?我一边说,一边缝纫制着衣服。她无声地笑了笑,算是作了回答。待我们相识后,表婶便回家了。

“你想在这儿多长学会?准备是……”

“尽量长点时间,多学点……”她笑了,笑得是那么的甜。

“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屋才建好,还没有装风扇,会让你这城里人受不了的。”

“这没什么,心静自然凉。”她把我递过去的芭蕉扇放在了一边。

“……这儿每天都要来几个顾客,今后你在这儿学习要学大方点、开朗点,不要自己约束自己。在学习阶段,谁都难免出现缺点或错误,这不是件丢人的事,至少在你我之间用不着辩护或掩盖,关键在于能承认错误,知错就改——我不是也从那个阶段走过来的吗?……”

她静静地听着,不时连连点头,并伴着她那无声的笑。

时间在一天天地流逝,每当我出摊的时候,她总比我早到市场,主动要帮我搬裁剪板;收摊时她又主动将布料送到我家,替我清扫每天裁剪下来的废布。我再三劝说这些活用不着她干,但她却不听。一段时间后,我们更加和谐起来:当我在寻找尺子的时候,她会不声不响地把尺子送到我的手上;当我准备去拿剪刀的时候,此时剪刀便递到了我的面前……她学得很用功,渐渐地一种新的服装款式,我略加指点,她便能自己把裁剪图绘制出来。于是我便让她在布料上裁剪,并告诉她在顾客的衣料实践中,算帐要细,检查更要认真,裁剪时心要静,缝纫时针线要直……她细心地听着,牢牢地记着,努力地做着,而且逐步让我满意了起来,于是二件、三件、四件……短短几天时间,她能亲手裁缝出这样的衣服,料定她的内心比我更自豪。

有一天下午,她回了趟家。第二天,天便下起了小雨,雨过天晴时,她竟然回来了。我关切地问,上烂得很,为什么不在家多呆几天再来?她答道:“路走着还好吧。,我父亲也叫我在家多呆几日,可我还是来了。”她提着苹果、梨和五香瓜子等,她把东西拿出给我和弟兄们吃。

这天,学习完一种新款式之后,我便叫她休息片刻,以免产生腻烦的心理。

“坐惯了,我们以前织网,那可是一天坐到晚呢。这比织网要轻松多了。”她笑道。此时她边吃着五香瓜子,边不时地在纸上写着什么,写完撕了又写,我发觉她从家回来就有点反常的情绪。她父亲说过几天来这儿看看她却一直没有来,难道这里有原因?或是他们跟本就不同意她来这儿学裁剪?还是……我想问,但话到嘴边却又收往了。

傍晚,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将绘完的图纸拿走,我对她下午撕了又写,写了又撕的心情正想弄个究竟,于是顺手翻看了下图纸,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图纸的空白处写着:“在我的心中有个苦恼,总想让你知道,每次分开都是我先对你笑,从不要求你回报,在我的心中这份苦恼,你是否能知道,想靠近你心里总是把架吵,感觉情绪一天天变老,你知道不知道,我对你的好……”

此时,窥视到她的心声,我这深深埋在心底的爱,象离弦的箭,一触即发,我想有个家,一个充满欢乐的家,一个幸福的家。身在茫茫人海中,我苦苦地寻找的姑娘又在哪里?我想笑,但现实生活压得我实在笑不起来;纵使我也接受过一个又一个姑娘伸出热情的双手,但只因自身的残疾,使我不敢有非分之想;我想了却父母的心愿,可又不愿为他人增加痛苦,增添累赘;只是已经走过二十个春秋的我,何曾不想分享一点一点他人的欢乐,分担他人的一丝痛苦……

我拿出了一张明信片,准备赠送给她,正如明信片上所写的“绵绵人生路,幽幽相思情”,陈姑娘,我是爱你的,这是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和交往所引发的,无论你同不同意,我的爱是永恒的,但并非一定要你接受。我的内心荡起了层层涟漪:我深信,我们的结合,我们定会以自己的憧憬和双手,纺织出一个属于我们的美好明天,让幸福永远伴随着你——只是,你想过没有:由于我下肢的残疾,使我们的地位并不平等,你将会遭到父母亲友的反对和干涉,你将会受到巨大的压力,这一点你考虑过没有?我的爱虽有家庭和社会的支持,可我不忍看到你本来就消瘦的面容更加消瘦……

“短短数日,你学习进步得很快,使我非常满意,我深信你一定会成功,让我们再继续努力下去。祝你前程似锦,心想事成!”

我边想边写了起来,“爱你没商量“的歌词成了文末的签名。

第二天,她进屋一坐下,便翻看起她放在缝纫机上的图纸,她忽地发现了所写的那些字的纸中夹了一封信及明信片时,她的脸上飞起了一抹红云,她匆匆看了几眼便合上了,随后帮我一边锁着钮扣洞,一边闲聊着:“……时代变了,即使我是个女孩,也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和追求,总不能抱着传统的观念不放,否则生活太空虚了,我们家兄妹俩,我的父母总希望我们都能自立……”她滔滔不绝地说着,言行与神色中已有昨天不同。我暗暗地敬佩她是一个美好而又善良的姑娘啊!

不知不觉已近中午。

“我们就学习到这儿,下午我们开始学上衣的裁剪。”我说道。

“嗯!”她点头答应着,接着将图纸和书信卷成筒状,紧紧攥在手里,像往常一样向我打着招呼:“那我走了。”她留下了淡淡的一笑,像水面荡起的涟漪。

不一会儿表婶来了:“他大哥,她姨姐怎么回家了?我寻思着是我昨天说的她几句话,让她生气了吧,要不又是谁得罪了她?她这丫头……”

“什么!?”我大吃一惊,天哪!是不是因我闯祸了,我在暗暗地谴责自己……我心里边责骂自己边对表婶糊里糊涂地说:   “也许是我上午我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我没有说下去,留下的只是深深的叹息。

“不要说是数落了她几句,就是吵她几句,打她几下,也不应该说走就走了……”

“表婶,我此时也不便去她家,那就拜托你帮劝说劝说她……”

陈姑娘啊,你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悔过的机会?我愿掀开过去,重新开始,我会做得更好, 虽然我的心在流泪。她用歌词表达的心声我理解错了吗?可是她不应该有意让我看到啊!

她没有错,我不应该是把任何错推卸在他人的身上。对于一个出身在外、社交广泛的少男少女来说,遇到这类事,可能以一句“还不是考虑的时候”,“等一等”便可解脱得很漂亮,但她却是一个极善良极纯洁的小女孩。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对于像我这样有着无法掩盖而又难以改变的生理缺陷者来说,是不会充满自信地施展什么“精诚”的手段的,唯有的是表白。无论怎么说,我错了,我该死,我曾经多么想在我们之间筑起友谊的桥梁,也曾经想用我的真诚,让她的理想变成现实,伸出我热情的手做出我力所能及的事,让她的未来更美好——可是,我没料到留给我的只是内心的伤痛,我的心在流血……

在煎熬了几天之后,我这难以愈合的心再也按捺不住了,再次向这位心灵上被我烙下创伤的女孩去了封信,以期望它能淡化我们心灵的痛苦,能抹平我们内心的创伤。我的血而今也只能顺着笔尖流出:

燕:

      请允许我再打搅你一会儿,好吗?

      是我伤害了你这颗纯洁而又善良的心,对此,你无论用哪种方式对待和处理此事——是训斥是咒骂,我都不会生气,我会理解你的,我们之间的不幸,是我制造的,这是我的错——虽然不需要你原谅。我知道我知识贫乏,无法确切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唯能请求你给我一点点理解吧,哪怕是一丝丝,一丁点儿……都是我的错,请你忘掉这一切,好吗? 

        最后,祝你前程似锦,永远幸福美满,永远,永远!

夜深了,我把信塞进了信封,准备天亮便去邮局寄出。而后我关了灯,在一阵阵辗转反侧之后,我渐渐进入了乡:我们在茫茫的海水中挣扎,这时候成千上万只鸽子在海面架起了一座彩虹般的桥,把我们从海水中托起,于是,我们在这桥上各自向两端走去,而后我们回过头来,微笑着挥手再见!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