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的父亲

2012年12月2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李可欣

我的父亲名字叫做李延龙,生于1959年3月1日,故于2008年4月2日,享年48岁。在我的印象当中,父亲一生都非常地要强,不甘于人后。

我的父亲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父亲的童年生活非常地贫苦。在小的时候,父亲干了不少的累活和脏活。其实,父亲的文化程度并不是很高。大概只有高中的文化。但是父亲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学习。大概在父亲20岁左右的时候,父亲继父的单位分给了父亲一套门市房。父亲拿它开了一家汽车轮胎修理铺。刚开始营业时,父亲有很多补胎及扒胎的技术都不是很好。所以他就经常要去其他的修理铺和别人进行学习。有的汽车轮胎修理铺当看到我的父亲是一位残疾人时,便开始嘲笑和欺负他。因为要在别的地方和其他人进行学习,所以父亲只能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

父亲在外面学习了大概有1年多的时间后,便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飞龙汽车补胎服务部打算自己营业。

记得有一天,外面下了很大的雨。我的父亲正坐在地面的一块儿铁皮上给别人修理轮胎。雨越下越大,到最后,地上的雨水已经没过了父亲的膝盖甚至跨部。最终,雨水把那块铁皮也给冲走了。但是父亲还是坚持给别人修理完了轮胎。当时的司机师傅看到这种情景时觉得非常地感动,于是他便对我的父亲说道:“小伙子,你可真是好样的!我很佩服你的这种自立自强的精神!我相信你将来肯定会有很好的发展!”正是这句话,让父亲的士气大振。父亲觉得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最起码,他的努力工作得到了司机的认同。在那次为客人补胎服务的过程中,父亲并没有收取那个人的任何费用。那位司机师傅后来成为了我父亲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同时,当我的父亲在事业上遇到了困难的时候,父亲的这位朋友也给予了我父亲很大的帮助!

还有一次,当父亲给别人补过轮胎之后,这个人看到我的父亲是一位残疾人时,不仅没有给钱,走之前还踢了我父亲一脚。并恶狠狠地对他说:“就这样的人还在外面为别人补胎挣钱呢?我看你还是回家乖乖地养孩子去吧!”自从那次之后,父亲就发誓,自己将来一定要混出个样子来,人只有有本事了之后才能够让别人瞧得起!在社会上才能够立得住!”

从此,父亲便越发地努力经营起自己的补胎打气服务部来。店里的生意也变得越来越好。很多出租车司机甚至还把飞龙补胎成天都挂在嘴边。如果有哪位出租车司机朋友的车在途中坏了的话,其他的司机师傅就会和他们说:“你们应该去飞龙补胎打气服务部去看一眼!那里的老板和工人在干活方面都非常地认真负责。一传十,十传百,父亲店里的客人也越来越多了。到了后来,我的父亲还想出了一系列的营销策略:那就是在厂家多进一些烟灰缸和打火机给司机朋友们发放出去。大家看到了我父亲给大家发放的礼品之后,觉得非常地亲切。光顾汽车补胎打气服务部的次数也自然越来越多了。

有一年,城管局打算对文昌桥附近的个体户的门市进行拆迁。我们家的补胎打气服务部也是拆迁里面的一项。刚开始父亲听到这个消息时,觉得非常地害怕。因为父亲也怕自己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服务部被别人拆掉。但是老天似乎很照顾父亲,当城管局的工作人员看到我的父亲是一位残疾人时,便放弃了想要拆迁的想法。父亲的汽车补胎修理铺也因此而避过了一难。
在2006年,父亲花费了2万元在革新办事处成立了一家飞龙合唱团。在这个团体当中,大部分的人都是残疾人。有的残疾人还没有什么生活与劳动能力。但是父亲都对他们一一地进行了帮助。父亲成立的飞龙合唱团后来逐渐扩大。最多的时候一个团能有80多人。在合唱团里面有来自于各行各业优秀的残疾人朋友。有的残疾人以开港田车谋生。但是他们都能为了合唱团的排练而放弃自己拉角赚钱的机会。父亲和团员们的辛苦排练并没有白费。在2010年,父亲的合唱团节目上了电视。并且有很多人都观看了当时的电视节目。

不仅如此,父亲还热心地帮助来自于楼上的孤寡老人。我们楼上的孤寡老人是一位90多岁的老红军遗孀。老太太的老伴儿在当年抗战的时候就不幸地离世了。为此,我的父亲没少帮助他们家。因为老人有心脏病,所以父亲就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在老人的床边安一个小电铃。每当老人心脏病发作的时候,只要她按一下小电铃,父亲就能够马上跑到老人家楼上去解救老人。由此可见,父亲是一位非常有爱心的人。老人也非常地信任我的父亲。什么事儿都愿意和父亲来一起分享。记得有一次在深夜的时候,父亲手边的小电铃突然间响了起来。我的父亲马上就意识到:这位姥姥可能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于是,他便踉踉跄跄拄着拐上了楼。到了楼上的时候,发现老奶奶的病确实发作了。这时的父亲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 ,父亲对这位老奶奶说:“老奶奶,以后您要是再出现类似问题的时候,您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我会尽我的所能尽量地帮助您的。老奶奶听到我父亲这么说时,顿时地觉得我的父亲是一位非常有责任感的人。

不仅如此,爸爸还经常嘱咐母亲没事儿的时候去看望一下老奶奶,并且还经常让母亲给老奶奶送去热腾腾的饭菜。因此,老奶奶和爸爸之间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但是很不幸地,老奶奶在98岁那年不幸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在老奶奶走的时候,父亲哭了好几个晚上。由此可见,父亲和老奶奶之间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基础。在这一点上,恐怕是任何感情都比拟不了的。
  不仅如此,我的父亲还非常热心于公益事业。不管是哪位残疾人朋友遇到了困难,父亲都会出手相助。如果是哪位残疾人朋友们的港田车被扣掉了,父亲肯定是第一个站出来替大家要车的人。因此,在父亲的残疾人朋友圈子里还流行着这样的一句话:什么事儿只要找了延龙大哥,就肯定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渐渐地,父亲在残疾人朋友们之间的威信也树立起来了。

在2006年,父亲很荣幸地当选为肢残协会的主席。这一特殊的荣誉给父亲带来了很多快乐。但与此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很多的尴尬和不便。因为在当时的残疾人领导圈子里,没有几个人是干个体出身的。因此,有很多人都看不惯父亲坐上了这个位置,都觉得这个主席的位置不应该是父亲的。但是渐渐地,大家都开始拥护我的父亲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都觉得这个主席的位置非父亲莫属。

在2006年的下半年,父亲参加了残联举办的一项活动:万里行活动。在这次活动上,包括我父亲在内的100多名的残疾人朋友车辆进行了万里的巡回。我真的很为我的父亲感到骄傲和自豪!

2007年,父亲在夜里睡觉的时候总是感觉自己的肝脏有轻微的疼痛。当时的他还没太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儿。过了大概有一周的时间之后,我的姑姑带着父亲到医院进行了全面的检查。这不检查还好,一检查才发现,原来父亲得的是肝癌。一时之间,全家人似乎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那时的我还小,母亲往家里打来电话的时候,我隐约地听到电话那头来自于母亲的抽泣:女儿,你爸爸得了肝癌!”“什么?肝癌?电话这头的我似乎也接受不了这个既定的事实。于是我便问妈妈:“妈妈,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妈妈对我说道:“女儿,这当然是真的!大夫说你爸爸现在的病症已经到了晚期,恐怕熬不过明年的春节了!”

  “什么?熬不过明年的春节了?”那时的我在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差一点晕了过去。但是我却故作镇静地对妈妈说:“妈妈,你也不用觉得太难过了。我觉得爸爸最终还是有康复的希望的。”“康复的希望?我也希望你爸爸有。但是依照你爸爸目前的病状来看,似乎是没什么康复的希望了。但是让咱们娘俩一起努力,也许你爸爸就还有一线希望也说不定呢!”我也同意妈妈的看法。是啊,在我们全家的共同努力下,我相信爸爸最终会康复的。也许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2008年的2月份,父亲被送到上海的一家医院进行了肝脏移植手术。术后的父亲看起来还是没有什么大的起色。身体却变得愈发地虚弱了起来。在2008年的4月份,父亲进行了第一次的化疗。但是化疗之后,父亲的病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好转。在第二次化疗之后,父亲的头发几乎全部都掉光了。脸色也变得愈发地黄起来。在2008年的8月份,父亲从上海回到了哈尔滨。我在机场看到父亲的时候,他正坐在一把轮椅上。母亲在后面推着他。父亲的全身都发黄。那时的我便知道,父亲恐怕是挺不过今年了。

在2008年的4月2日,父亲死在了家中。在父亲临死之前,他把我和哥哥叫到自己的床前并对我们俩说:“儿子,你要照顾好你的妹妹。”并且对我说:“我的好姑娘,爸爸走了之后你要好好地学习!爸爸在走之前不能为你铺一个好的道路,将来的路恐怕就要靠你自己去走了!所以说,你一定要努力!”说完之后,父亲永远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在父亲火化的现场,有100多名残疾人朋友参加了父亲的火化仪式。这当中有父亲生前最要好的残疾人朋友,有省市残联的各级领导,大家都为父亲的离去感到了深深地惋惜。

父亲生于1959年3月1日,故于2008年4月2日,享年48岁。回想起父亲的一生,是充满着荆棘的一生,同时也是要强奋进的一生。有时我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自己的父亲来,并且会觉得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战胜困难的力量。因为我是父亲生前最疼爱的女儿,所以,我不会给自己的父亲丢脸。自己一定要混出个样子来,好不辜负父亲的在天之灵!

 父亲,您安息吧!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