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记忆之瓶,痛苦中的禅

2013年01月2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陈乔樱

三岁那年,因小儿麻痹后遗症留下残疾。左脚踝外翻,走路时脚面在地上拖行,新鞋穿不了几天就磨破。

从有记忆开始,我的脚就在治疗之中。读小学一年级,每天去军队医疗所针灸,长长短短的针,扎入大腿、小腿、脚的每个穴位,有些针,没入肌肉有四五公分,如果扎中穴位,是剌麻的,从脚尖达至股动脉,如果扎不中穴位,会痛,毕竟是硬物,剌穿肉体。每次医生问疼吗?安静地笑,摇头。楚楚眼神,但乖。

读小学三年级那年,停学到广州姨妈处继续治疗。到医院埋线,在脚的各种穴位,剖开一小口,埋进一硬线,说是营养物,然后缝合,让线缓慢地在肌体消化。这种手术一次会做四个穴位,留四个小疤。手术一完成,就可自行出院,乘公车回家,印象中,我多次给有需要的人们让位,有些可爱。

读高二那年,我母亲找到郑医师为我做纠型手术。郑全成医师是我们家乡很有名气的外科医生,有广东三把刀之一的美称。儒雅慈祥,有点象法国影星大鼻子情圣杰拉尔·德帕迪约,体型有些胖,白大褂,拉苏的气味,温厚有力的大手。每次想起他,父爱的感觉。

那天,春节过后不久,天气非常寒冷。早上八点钟,我被推入手术室。

医生帮我打麻药,腰椎麻醉。一针过后,郑医生跟我聊天,过了一会儿,他碰了一下我的脚,问我痛不痛,我摇头。

他开始跟我动手术。护士为我输液,打破了血管,左手肿成一个紫色大包。不知是冷还是怕,我抖得厉害。护士看到了,给我重新输,仍是不行,后来让我喝掉。

慢慢开始安静下来,不再抖。早安的阳光照进手术室,映在落地玻璃窗上有种神奇的光彩,特别美,象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里描写圣雅克教堂的油彩玻璃。我看到了映在落地玻璃窗里我被砍开的脚踝,不停地用棉花在吸渗出来的血。几个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在不停地忙,离我视线最正面是一女孩,年轻的身段,戴着口罩,看不清样子,神情静穆,眼睛深幽而明亮,她稳站在那里,传递一些我不知名的手术工具,动作准确优美,象芭蕾。

我看着一点点被凿开的那些雪白的骨头,发出响声,在宁静的手术室峥峥回荡,映在玻璃窗里那一堆血肉模糊的东西,有点象在市集猪肉档里的猪蹄。

我越发安静地看,思绪浮想连翩,有一会,我看到比四月樱花还要多的蜜蜂,在窗外的芒果花中一蓬蓬涌动,浓重的蜜味使我有点晕眩,觉得自己很努力地伸开了臂膀,身体很轻,飘飘然,无依无傍,在白云中飘浮,暖洋洋,那一刻,我觉得没有了那受尽伤害、伤痕累累的腿,如天使般完美,穿上梦想的小裙子,与王子热烈舞蹈,他许我做唯一的美丽新娘。

午安阳光,不离不弃,照着我的梦,美丽如家园。

时间一点点地过,到了下午二时,郑医师俯身微笑对我说:小朋友,完成了,非常成功。我收回思绪,使劲点头,眼泪如飞。

我将走向一个不可预知的新生。

一个月后,拆线,剪开石膏时,我的脚又再抖动,郑医生用手括括我的鼻子,说:真是个勇敢的猴子。热泪与笑容同时涌上我脸面,泪水绵绵灌满耳朵。

拆线后,再打上石膏。郑医生说这硬磞磞的东西,还要伴我两到三个月。

没膝的石膏,虽不方便,但可以骑单车,还能四处去。

我曾去过一次上川岛飞沙滩,神牵梦绕。于是,带巨腿,我登上了海军的登陆艇,去了上川岛。  

飞沙滩离小镇很远,盘山公路,一程又一程,没有公共汽车。我拦住了一辆路经的解放牌汽车,连滚带爬,搭上了这顺风车。

一车的兵哥哥,好奇,好心,他们在我的石膏上写满了字,画各种图画。

阳光、知了,兵哥在唱,海风徐闻。

到了海边,兵哥抱我下车,挥手相望,离别近,天涯远。

浪从天际冲出来,海,与太阳相拥,白、蓝、绿、黄、红…银蛇翻滚,誰持彩练当空舞?

在浪里,四野无人,仰起双臂,随浪飞扬。瞳仁在阳光下闪出熠熠灵彩,象快乐的流浪鬼。

海崖乱石崩云,巨浪粉飞,岸那边,有野猫,沾花,抛媚眼。芳香四野,蜜蜂采蜜,仙人撑手拉手站成了墙,在指尖开红花…潮退潮涨,贝壳排序,白鸥又来,海风轻轻吹。

光影西移,树林迎风,漏光、落花、落叶、落色、落香、落霞…

我成了一朵浪花。

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

感谢命,让我有爬起的信念和能力。伴了我一生的孤独,并未吓去我对美的憧憬和对好的仰望。这向上的姿态,塑就了我让女孩嫉妒的优美腰身和清秀容颜。

回想曾走过的路,多数时候在撑着,苦中寻乐。但不知何时开始,不再是撑,内心真实的平静,如暖阳普照。

学会了对痛苦理性接受,用生命的所有感觉去亲尝品味。不容置疑,在当时,痛不可言。所幸是,感觉是自己的,如何痛,总会完结,或痛死,或再生。一种创伤,一分成熟。在大痛中大悟时,心智开启,学懂把握心绪控制现在。人活一生,花开一季,最后留给世上的,不是自我,是种子。尽善而至美,通达永恒。

认命而不怨命,便是好命。

每当我感觉自己仍然怀有一颗诚实、温柔、善良而安静的心,就一再流下幸福的热泪――明白到这是造物给我最好的奖赏。

活着,就当如浪花,美梦一个个摔碎又重拾起,依旧歌着舞着,欢快追逐前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