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沐浴在阳光下

2013年01月2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胡晓红

多少个拂晓,面对初升的红日,沐浴着温暖明亮的朝晖,极目远眺,嶷山巍巍,万山来朝,群峰如黛,白云缭绕,而泠江如带,婉转而出,春潮滚滚,穿城而去,它一路奔涌,汇入道江,涌入潇水,融入湘江……此时此境,常使我沉浸在遐思中,万物生长靠太阳,如果没有阳光普照,植物便会萎缩甚至死亡;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关怀,没有各级领导的关爱,没有好心人的同情帮扶,像我这样的残疾人怎能像正常人一样融入社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呢?每念及此,过去的生活便如电影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1970年的早春,我出生在宁远县禾亭镇的一个山村,像所有的家庭一样,我的来临给困境中的家庭带来的温暖和希望,我是家人心中的美梦。然而造化弄人,美梦转成了恶梦,还没满周岁,我就不幸患了小儿麻痹症,右腿却落下了终身残疾。命运是多舛的,祸不单行,一年后我母亲因病去世、父亲在运动中被单位开除、奶奶被活活气死。我爷爷 ——— 这个家中的顶梁柱也终因抵挡不住接踵而来的厄运的沉重打击,两年后撒手人寰。由于家里实在太穷,饥饿迫使年小的我经常偷偷爬出去,靠好心人施舍一点饭存活了下来。
 
1977年,我离家出走,靠乞讨为生,浪迹街头,历尽艰辛。
 
宁远县城善良的陈贵娥收留了我,陈贵娥有六个儿子和一个肢体残疾的丈夫。丈夫和老五儿子在一家饮食店工作。陈贵娥的邻居欧日旺大爷,也有五个儿子,我经常在他们两家吃住。我住欧大爷家有时尿床,欧大爷就买回猪脚给我熬药吃,慢慢地我不尿床了。住在旁边的周爷爷、朱爷爷、李师傅、姚定安爷爷及宁远县城南门街的好心人,他们待我就像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无论到哪家,他们都让我坐在桌上一起吃饭,从来不把我当叫花子。

少不更事的我好不容易有了个“家”,无情的命运却将又一次将我推到了苦难的谷底。我在流落街头时,有个大汉把我从宁远拐走,辗转流离了全国二十几个省市。他胁迫我到街头向过往行人要钱,要来的钱都归他。大汉只给我最简单的吃、穿,晚上就跟他一起睡在街头,我被挟持过了整整五年这样的生活。
 
1982年,我在广州三元里烈士公园要钱时,一位老爷爷给了10元钱,临走时这位爷爷忘了拿自己的手杖,我急忙拿着那爷爷的手杖追了上去还给他。这一幕被一位好心人看见了,他对我说:“你钱都不要就去帮别人送手杖,说明你有爱心,人品不错,给我做儿子吧。”于是他带走了我,从此结束了我的乞讨生涯。这位好心人叫迪海明,是黑龙江省漠河县的一位商人,他把我带到漠河后,送我上学读书,上学后我改了一个新名字——迪峰。但好景不长,两年后,漠河县城起火,迪家的房子也被烧掉了,灾后经济非常困难,迪海明就把我送到北京,帮我买了张去郴州的火车票,把我交给了列车员,并叫他在郴州的一个朋友来接我,由他的朋友负责买张回老家宁远的车票。
 
1984年,我回到了离开七年的故乡——宁远,我最先来到了欧日旺爷爷家里,他告诉我:“你爸爸几次来这里找你,他平反了,现在宁远一中教书。”从此,我回到了爸爸身边。先是读书,可读书对我而言如同一个遥远的传说,我与我的同学差距太远了,父亲决定因材施教,因势利导,他让我放弃学业去学一门手艺。我跟欧日旺爷爷的小儿子欧满生学修钟表,技艺有成,可电子表大量普及后,修钟表的就逐渐失业了。我又向欧日旺爷爷的二儿子欧运生学做皮鞋,学会了修鞋制鞋。这期间我还向永州市著名书画家刘双全老师学绘画,刘老师精心指教,让我有了一定的美术基础。我很想当一名画家,刘双全老师给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主席写了一封信,请求帮忙找一位老师或一所学校。邓主席十分重视,托人给我回了信,信上说他已将我的情况和请求转给湖南省残疾人联合会,并请省残联联系学校。省残联把我的情况通报了宁远县的有关部门(当时宁远还没有成立残联),相关部门的领导了解到我的情况后,打算尽量帮我想办法。
 
1991年,我荣幸地参加了宁远县首届残疾人代表大会。我以残大代表的名义向大会主席团提议,请求县残联给我开皮鞋厂提供援助。县残联领导帮我向双扶双优办借来了部分资金,办起了“拂晓福利”制鞋厂。鞋厂仅办了两年,因每次都要到长沙进原材料,行动不便而停厂。
 
1993年,宁远县残联又帮我去找县委、政府、编委等单位协商,争取招工指标,在县残联领导的帮助,特别是县委、政府、编委、人事、劳动、教委、一中等领导的关心下,我于1994年2月被安排到一中从事学校后勤工作,我成了宁远县残疾人联合会成立后第一位被安排工作并入编的残疾人。
 
如果说我是一棵行将枯萎的小草,那么党的恩情就是广布人间的阳光雨露,是党让我重获新生。有了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生活安定了,情绪饱满了,我告诫自己务必以加倍努力的工作来回报来感恩。
 
然而工作之余,曾经的蝴蝶梦总是萦绕心头,也许我与蝴蝶是前世有缘今生定,也许痴迷蝴蝶是我的宿命。有时午夜梦回,我眼前常常浮现父亲充满期望的慈祥眼神,耳畔常常响起父亲语重心长的嘱托,以至情不自禁,泪流沾襟。
 
我的父亲是生物老师,自从我回到他的身边,他就教我做昆虫标本. 或许是受了父亲的影响,我开始对蝴蝶痴迷起来,只要看见或听说哪里有特别的蝴蝶,我都会不顾一切地去把蝴蝶捉回家。一次,我正在家中做饭,听人说外面有蝴蝶,便拄着拐杖跟踪蝴蝶500多米,蝴蝶刚在花丛中落稳,就被我套进网袋。可当我得意忘形地赶回家时,饭已完全烧糊了。1990年,我来到九嶷山最深处的粪箕窝采蝶。由于山高路陡,拄着拐杖的我,腋窝被拐杖磨出了血泡,只好走一段歇一段,天黑了才赶到粪箕窝。
 
父亲退休还不到三个月就离开了人世。并留下了一个他无法完成的愿望——在宁远县建立一个生物昆虫标本馆。我也非常希望在宁远县建立一个蝴蝶标本馆,这样既可以实现父亲的遗愿,又能为中小学生提供一些课外科普知识。为此我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去采集昆虫标本。捕蝶对于一个腿脚有残疾的人充满艰辛和挑战,而制作蝴蝶标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的蝴蝶由于采集的时间长了,翅膀不容易张开,为了解决种种难题,我就在书籍上和网络上广泛查阅相关资料和技术,并结合自己的制作经验反复实践研究,终于发明了首创的蝴蝶“回软法”,紧压着的蝴蝶翅膀可以慢慢恢复原状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坚持不懈和勤苦钻研有了结果,现在我制作的蝴蝶标本已达5000余盒、40000多只,有上千个品种,堆了满满一屋。最可喜的是,我收集到的美凤蝶、碧凤蝶、枯叶蛱蝶等有一定科研和收藏价值的的蝴蝶标本就达数百种四个科目。2006年12月以来,我举办了个人蝴蝶展近10次,近5万人观看我的蝴蝶标本。我痴爱蝴蝶的事迹省、市级报刊也给予了报道,并于2007年成为了中国昆虫学会蝴蝶分会会员。
 
2008年,我到珠海参加中国昆虫学会蝴蝶研究分会第七次学术研讨会,这是一次专家学者云集的盛会,通过交流观摩学习,我受益良多。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的梁深泉老师教我制作蝴蝶工艺画,与我同住一房的李海宾老师十分关心我,特地将我引见给蝴蝶研究会的副理事长罗箭,罗理事长态度和蔼、话语温和、平易近人,了解到我的情况后,赞赏有加,临别之际,题字相赠,并反复说如果有机会一定到宁远来看我。别后我才了解到罗箭系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子,新中国自己培养出来的第一代核物理专家,1996年,从解放军总装备部后勤部副政委岗位上退休,少将军衔。
 
2010年5月29日,罗箭将军在广州军区领导的陪同下,特意来到宁远县看望我,他对我的蝴蝶标本进行了鉴定,认为我的一些蝴蝶标本填补了收藏和科普研究的空白。他过问了我的工作生活,倾听了我的诉求。在平等真诚的交流中,他给予我极大的鼓励。罗箭将军言必信行必果一诺千金让我叹服,也更坚定了实现自己梦想的信心。
 
小小的我有一个大大的梦,而实现这个梦所需的场地、资金、时间、精力等却一直没有着落。
 
宁远一中党委书记、校长胡顺发知悉详情后,以教育家的气魄和战略家的眼光充分肯定了我的想法,他多次组织班子成员对此进行专题研究,认为应从素质教育和新课改的要求来审视蝴蝶标本馆的现实价值和长远意义,学校完全可以依托已有的资源建设一个高水平的蝴蝶标本艺术展览馆,并进一步建设一个蝴蝶生态园,作为学生的社会实践基地和科普基地。为此,学校于2010年10月委派我赴昆明参加中国昆虫学会2010学术年会,随后,就安排了蝴蝶标本馆场地,调整了我的工作,让我专心专职于蝴蝶标本的制作和对学生进行蝴蝶知识的解说。至此,我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生命只有一次,物质生活维系着生命的存在,精神生活才能促成生命的发展和绚烂。党和政府解决了我的工作,让我体会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而社会和学校帮助我实现了梦想,让我的生命变得更有意义更有尊严。
 
从冥思中回过神,太阳升得更高了。眼前的景物变得更加壮丽,已届不惑的我沐浴在阳光之中,心底涌起阵阵热浪,我深刻意识到,大千世界因为有了阳光才显得绚丽多彩,人间因为有了阳光才也显得格外可爱;有形的阳光让我们身体温暖,无形的阳光让我们心底亮堂、生命灿烂;阳光给我们以力量,阳光给我们以智慧,阳光给我们以想象,阳光给我们以热情,阳光帮助我们创造实现不朽的梦想。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