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坎坷人生,成就了我的创作夙愿

2013年03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侯全福

1968年我于敦煌中学初中毕业,接着又是下乡插队。艰苦的农村生活不但锻炼了我的生活能力,也使我获得了许多知识,为我今后能够致力于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且又性格倔犟,所以就注定了我一生命运坎坷,道路艰难。后来又作为知青下乡,接受所谓的再教育。艰苦的农村生活,恶劣的生活环境和倔强不服人的性格,即锻炼了自己的生存能力,同时也深深体会到生活道路上的艰难。为了生活,为了那与生息紧密相关的劳动工分,去干那别人最不愿干的活。戈壁滩上的烈日风沙,旷野沙崖下的寒霜冬雪,砖瓦窑的手工作业,还有年青时的鲁莽、冲动,不知不觉在身体中埋下恶疾的隐患。直到后来参加了工作,青春的活力激发了我对生活的热情和向往,经过艰苦锻炼的人总是有一股锲而不舍、刻苦执著的精神,所以在工作上一直是力争向上,从不甘于落后于人。然而,在我刚刚步入不惑之年,不论在工作还是技术上刚刚取得一定成绩时,隐伏了多年的病魔悄悄伸出了它罪恶的魔爪。健壮的肌体开始出现了危机,病魔终于侵袭了我的身体,我开始从人生的黄金顶蜂滑向痛苦的深渊。

先是手腕肿疼拿不起工具,接着就是全身乏力,双腿肿胀沉重行动困难,给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极大不便,直至发展到卧床不起就连喝水都十分困难。为了治病我曾多次出外寻医治病,钱化了不少但效果均不大。随着医疗体制的改革和药价的不断上涨,微薄的工资实在支付不起昂贵的费用,因而使病情越来越严重直至发展到肢体逐渐发生病变、崎形,就连行动都受到了影响、生活不能自理。由于我的疾病连累家庭生活陷入极端困难中,沉重的精神压力使我曾一度产生轻生,但一想到正在上学的女儿又恨不下心来,只好硬扛着承受着地狱般的痛苦折磨,和由此而带来的贫困、歧视和无奈。病情严重时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妻子上班、女儿上学时在我眼前放一瓶水让我渴时自己喝,但浑身疼痛连身都翻不过,两眼望着水瓶喝不到口,此时流出的眼泪恐怕比水还要多。

为了恢复健康,为了能够重新站起来,除了采用一些偏方治疗外,刻苦钻研一些健身方法,企盼着有一天重新站直了腰杆,大声疾呼,我也曾年青过,我也曾健壮过!就这样我在痛苦的折磨中熬过了几年,终于在1990年的冬天办了内退手续,工资只有基本生活费,妻子所在单位也由于经营不善经常发不出工资,全家生活立即陷入捉襟见肘的困境。女儿要上学,一家三口人要吃饭,尤其是我的病情还是时重时轻又没有钱治疗,沉重的生活负担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经过多方治疗和不懈的锻炼,病情逐渐减轻了能够下地活动了。求生的欲望,企盼健康的心情和对家庭的责任心,支持着我艰难行走在人生的崎岖小道上。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使我对敦煌壁画中的两幅健身图像产生了极大兴趣。经过将近三年的各种猜想、观摩研究、模拟动作,终于逐步破译开来。这两幅壁画初看时杂乱无章,纷乱难辩,实际上它是一部昔日佛门僧侣强身健体之法。整部功法结构严谨,动作连贯,组成合理,符合体育锻炼之规律。它首先从人体腹部、颈部、腰部等开始,最后达到全身剧烈运动,是一部动静结合的优秀健身法。图像中人物姿态颇为奇特,尤其是腿部千姿百态,基本上都采用坐式练功,而且连贯一致,动作简练上功快,作用迅速气感强。经过本人一段时间亲身体验后明显感觉到效果明显,有很好的健身康复作用。

正当我有了初步收获时,女儿考上了中学,妻子所在的工作单位频于倒闭。为了生活、为了供女儿上学,我又不得不暂停下来和妻子开了一家饭馆,本来逐步好转的病情由于过度劳累又重新复发,而且更加严重,双腿和脚肿得有时连鞋都穿不进去。1997年底由于病情严重,双腿下肢溃烂,无钱治疗耽搁了半年多,整天疼的呼天喊地,欲死不能。我的家人害怕我自寻短见拿走了我身边所有刀剪之类的东西,可我怎能去死,为了孩子、为了家,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最终还是经过住院治疗使病情得以好转。由于多年患病早已是负债累累,无钱彻底治疗疾病致使肢体尤其是手、足严重变形,行动艰难,生活上全靠妻子精心照顾。

俗话说祸不单行,在一次下班途中妻子也因自行车跌倒摔断了右足踝,不得已卖掉了小饭馆又赋闲在家,此时女儿也从兰州上学回来找了一份临时工作,虽说全家收入低,生活过的有点儿清苦,但也能勉强过得去,于是我又开始集中精力对敦煌壁画的研究。在1999年的八月我的第一篇文章,“敦煌壁画中的气功图像”在《敦煌报》上登载了。接着我的“试论敦煌壁画中的气功图像”一文,又被收编入我的朋友撰著的“如病得医”一书中。尽管其中还存在着许多不足,甚至是错误,但毕竟是我的一点心血结晶。

为了继续加深对壁画图像的研究,我将那两幅壁画图复印下来,一旦有空就拿出来仔细研究、写作,我破译壁画的第二稿,就是这样断断续续在小饭馆的余暇中完成的,总共也不过两万多字,但要比先前的理解又更深了一步,就是这两万多字的初稿奠定了后来创作的基础。为了扩展视野,扩大研究范围,我又增加了新的内容,试图从不同角度论述敦煌石窟中的养生之法,为弘扬敦煌文化另辟蹊径。我开始积极寻找其他与之有关的资料,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又获得了一些宝贵资料,如敦煌石窟中的“六字真言碑”、敦煌遗书中的“呼吸?静功妙诀”、敦煌壁画中的“十六观想图”以及敦煌石窟465窟中的性文化等等。它们都是敦煌文化中不可多得养生精品,却一直被埋没不加利用实在令人可惜。但是可利用的资料又实在太少,而且也很难找到有力的相关佐证资料。除了从一些养生典籍中搜寻我所需要的资料,结合我多年来坚持锻炼所积累的一些养生知识和亲身体受,终于将这些类似天书般的养生宝筏逐步解读开来,并根据自己的体会一一作了论述,还组编了一些简单易学的锻炼方法。

为了更加完善我又不断地把原稿一次次重新复查,有时为了几个字或一段话,或一个动作,要翻阅许多书籍去寻找论证。对原有的观点否定又否定,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论点不时涌现,新的看法不断出现,对于敦煌石窟和敦煌壁画中的养生法研究,使我产生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但也有越来越多的疑惑,多么想能够得到一些有力的相关资料得以证实。

历经十数载艰苦挖掘的坎坷之路,即抗争着疾病的折磨与孤独,又不为人所理解,即是鞭挞又是鞭策更使我心志弥坚。几番苦思、几度迷惘、几弃几拾,一遍遍亲身体验、细心领会;一次次的重复组合、增删重修。终于在2004年初完成了最后一篇文稿的写作工作,我把它定名为《敦煌石窟中的养生法》,其中不知经过了多少个魂牵梦绕的不眠之夜,和泪水、心血的磨砺。
在这十数年的辛勤笔耕中,除了对《敦煌石窟中的养生法》书稿的不断完善,又撰写了《敦煌养生》、《敦煌轶闻与传奇》、《敦煌食谱》和《敦煌风味》等。

同时我还写一些短而精的稿件向一些相关杂志投稿,最初投出去的稿件如泥牛入海无消息,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写作,相信总有一天我的稿件会被登载的。终于在2000——2001年我的“敦煌壁画中的健身法”、“合目视脐、息息归根——敦煌石窟气功源远流长”和“敦煌养生诀”、“莫高窟六字真言碣”等多篇文稿分别在《现代养生》(中国气功)、《中华养生保健》(中华气功)、《养生月刊》等杂志上登载,自此以后我的文稿不断在相关杂志上相继出现,使我一时精神振奋。

伴着欣喜而来的又是疾病的多次复发,终究病情未愈。时常在写作中手腕肿疼、手指曲伸不开,我就搓搓胳膊、活动活动手腕、捋捋指头再继续接着写。由于经济困难所用的草稿纸都是用过的废纸,钢笔都是女儿用过的钢笔。一旦病情复发又是疼得彻夜不眠,因为行动困难所以很少出门。

闲得来坐在门口的沙发上,望着天上白云和院墙外高高的白杨树,还有偶尔飞过的鸟儿发呆;晚上望着窗外夜空中的星星,回忆着早已逝去的青春梦,眼泪在沉思中悄悄流淌,黑发在回忆中渐渐变得稀疏、斑白,人生的道路就是这样无情而又残酷,谁又能改变这个既成得现实呢?只有在努力中去改变我的命运,在写作中寻找快乐、满足,消除愁闷,所以每当我的文稿发表时也是我最高兴的时候。

为了便于写作,我在外甥们的帮助下开始学习电脑,多方请教,见人就问,钻研摸索,克服了许多常人所不能的困难。敲打键盘时手指僵硬无法进行操作,就用铅笔头、钢笔等物代替手指进行写作。有时坐上一阵腿脚就肿胀难受、浑身不舒服,就起来活动一下再坐下重新工作,就这样坚持不懈经过一年多的刻苦学习,基本掌握了电脑操作技能。毕竟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我已能熟练的掌握电脑写作,完全以电脑来代替手写功能。

当然生活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今后的路还很长,需要做的事还很多;需要更大的勇气和毅力去面对,不论怎样我还是要坚持走下去,用残疾的双手写出完整的人生。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