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放生

2013年03月2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符九芽

“小符,你说,世界上什么人最痛苦?”每一次见到龚水平时他都这样问我。

龚水平是我们社区的一名精神病患者,我第一次到他家走访的时候,他妈告诉我水平还没有起床。我想找一个坐的地方,可是到处都堆放着衣服、鞋帽等杂物。我看了看时间,十点多。

“你就是那个修电器的小符吧,真不好意思,家里太乱了。”接着伯母就清理出一个凳子来让我坐。我拿出本子和笔,开始和伯母攀谈起来。伯母告诉我,她有三个儿子、二个女儿。老四是女儿,本是成家了的,也生有一女,可是,因为突发精神病,老公不要她了。没有办法,七十多岁的老妈只能带着她做点小买卖,在菜场边上摆个地摊来养活她们;小儿子水平原本是很优秀的,考上了湖南理工学院,还没读完书也发生了精神病,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了。他的病情很不稳定,每天吃药都控制不住!吃了饭就到处乱走,也不干正事,唉-------伯母不停的摇头。

“伯母,我现在是居委会的残疾人专职委员,我的修理店就在居委会隔壁。下午叫水平到我店里来吧,我想和他聊聊。”“谢谢你,小符!以后就让我家水平跟你学徒吧?”伯母紧紧的拉着我的手说。“可是可以,就怕他不愿意学。”

整个下午,都不见水平过来,正当我准备关门的时候,他躲进了我的店里。隐隐约约,悄无声息。“你是龚水平吗?”我问他。他没有回答我,只是低着头,双手往口袋里不停的伸进、伸出,口中不停的发出“嗟、嗟”的声音。他的头发很乱,活像一个松子。“水平,这里坐。”他没有理睬我,自顾自的在我店里走来、走去。他的脸色苍白,眼神无精打采。身上的西装一边高一边低,两个袖口像理发师的的磨刀布。也难怪,他妈又要守摊子,又要做家务,真是没有时间照顾他。

“小符,你说,世界上什么人最痛苦?”水平突然站在我面前,定定地说。

“我说不好,你认为呢?”

水平面对着我坐下来,开始谈论历史。从尧舜禹到唐宗宋祖,从水泊良山到太平天国,从欧洲工业革命到苏联解体----------他很是投入,右手不停的挥舞着。我这时才意识到,水平是一个大学生。“水平,你可以去试着做点事的。”“做什么呢?别人都像躲瘟神一样的躲着我,都骂我们神精病人会杀人。我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水平说完这些,又低下了头,不再言语。“不是这样的,水平。别人不相信你,我相信你!要不你和我一起搞修理吧?”“搞修理?开玩笑!我是一个当官的料。”听到水平这样说,我无言以对。他是和这个社会远远的脱节了,他这十年来只是活在他自已的梦里,不知道是他遗忘了这个社会,还是这社会遗忘了他。水平焦急地站了起来,又开始在我店里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摇头、笑笑,嘴里不停地说着:“社会不公平--------”然后自顾自的走出门外,走三步退二步,右手在空中不停的空抓着,然后紧紧的放回上衣口袋。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有一个声音总在不停地告诉我,我要帮他!我一定要想办法帮他!

我有一个佛家朋友,有一次他带我到得庙里,邀我和他们一走去放生?——就是把一些活的动物放归自然。我当时确实是很受感动,心中无限的升起一种要好好活着的勇气!我相信水平也需要这种感动,希望还能救起他那颗下沉的心!这样想着,我决定明天就开始行动。

吃过午饭,我径直朝水平家赶。见着水平正在吃药,伯母看着我来了,忙起身迎接,一边大声地叫着:“水平,小符找你来了。”水平转过脸,对我笑笑。我走到他的身边,对他说:“水平,今天天气很好,我俩去放生吧?”“放生------放什么生?”水平嘴里含着药,吃吃地问我。于是我跟他讲起了上次和朋友们一起放生的经历与感受,水平若有所思地说:“小动物们也是蛮可怜的,该放。”就这样,我和水平来到菜场,买了两条活鲤鱼,放进早已准备好了的小水桶里。水平拧着水桶走在前面,我拄着双拐跟在后面,一路往孔目江畔赶。

到得孔目江,我俩并排坐在一起,水桶放在我俩中间。“风景好美啊!”我对水平说。我俩一起评论着此时此地的风景,春风拂面,杨柳依依,江面微波荡漾,对面的沙滩上仿佛有一对情侣在拥抱;水桶里那两只鲜红的鲤鱼还在悠闲的游着。“这地方是好,只可惜不是我的!”水平悠悠地说着。我把头转向鲤鱼,“鲤鱼啊,你真幸运!要不是碰到我俩,你可能已经被人吃掉了。”水平来了兴致,他两手轻轻地捧起一条鲤鱼,很小心地往水里放。还没有等水平松开手,鲤鱼就已经游开了;它摆动着金色的尾巴,嘴里吐着泡泡,阳光照在它的身上,熠熠生辉。一流烟的工夫,就不见了它的踪影。水平赶紧又抱出一条往水里放,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人也跟着掉水里去了。我赶紧抓住他,还好,有惊无险,只是打湿了一点衣服。水平脱下那打湿的衣服捕在草地上晒,又和我坐在一起凝视着那鲤鱼游走的江面。

“小符,你说,要是那鲤鱼又被人抓走了怎么办?”

“随缘吧,我们的力量是有限的,不可能救得了它一辈子。其实我们每个人的能力和时间都是很短的,就像花朵,你只管绽放,收获多少,自有天定。”

“可是我不如花朵,连小草都不如!”水平双眉紧锁,两手不停地抓着头。

“我们要扼住命运的喉咙,不要抱怨;别人说你不行,你要更加的努力!用你的行动去证明你是一个有用的人,不要徘徊,不要等待;只要自己尽力了,就不后悔!”

水平久久的不说话,突然,他的双手重重地砸了一下地面,霍的一下站立起来。

“小符,我要向你拜师!”

“好,只要你愿意学,我很高兴!其实搞电器修理只是你的一个开始,以后走什么路,怎么走,就看你的造化了。不管怎么样,路还是要走的,任何理由都不能让自己停下来;因为只有走下去才有希望!”

迎着正午的太阳,我俩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水平还不时的吹个口哨。太阳暖暖的照在身上,一阵轻风吹过脸颊,我感觉脚下的路是越走越宽了,越走越近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