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感恩,也许无言

2013年05月2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周桂萍

我的家乡坐落在一个山凹里,这里几乎四面环山,唯一让人觉得开阔的,是东边有一条小河,小河的对面有成片的稻田。可以说,我的家乡像一个睡在摇篮里的婴儿,有小河唱着温婉的催眠曲,有来自东西面的风做去热的蒲扇。哑巴爷爷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生养他的太奶奶,一个是这个提供给他生存资源的村庄。

太奶奶是太爷爷的第二任妻子,但抗日那会儿,太爷爷去当了兵,从此失去了音信,是太奶奶一个人拉扯大了两个继子和哑巴爷爷这一个亲生儿子。

对太奶奶有印象时,我已经四岁了,太奶奶裹过脚,因此他走起路来总是很小很小的碎步,轻得听不到一点声音,加之她又很瘦,每当她用双手吃力的提着一小桶水,我都很担心他会不会掉进水里去。每次太奶奶提水时,哑巴爷爷看到了,总会一个箭步冲上来。有点生气的抢过太奶奶手里的水,三步并两步的走向水缸,把桶子抡起来,把水倒进水缸里,又马不停蹄的去打下一桶,直到水缸装满了,才像一个大孩子一样的冲太奶奶邀功似的笑笑。这时太奶奶总是双手靠在腰后,在阳光下爱怜的看着她智力的儿子,眼里既是担忧又是欣慰。掉光了牙齿的嘴巴总不忘说一句“哑巴这孩子,虽然耳聋,口哑,但懂事却是很懂的,看不得我做一点重活”

年尾我们一家人去看望太奶奶,大家一起围坐在柴火旁。房间很小,容不下五六个人坐一圈,这时,哑巴爷爷总是很自觉地走到屋外,或是拿点柴火,或是拿些红薯、土豆放到火里。烤好了的红薯、土豆,哑巴爷爷总是一边吹着灰,一边左右手交换着散热,一边送到太奶奶手里。我们向他要,他总不肯第一个给我们。太奶奶的脸在红色火焰的背景下映出一个慈祥、欣慰的笑容。她对我们说:“哑巴呀!谁对她好,他心里知道咧!”哑巴爷爷却听不见,他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虽然三十多岁了,却像一个孩童一样的对自己最亲的人充满了温情。

可过了不到两年,太奶奶就过世了,哑巴爷爷不懂得什么叫过世,他只是久久的坐在桌旁,仿佛一个等着母亲上菜的馋嘴孩子,朝着太奶奶经常坐的那个位置,呆呆的疑惑为什么那个熟悉的身影还不出现。他久久的坐在火堆旁,烤着红薯,只是,无论他把红薯冷了多少次,热了多少次,那双长满了老茧的手都没有再颤抖的接过红薯并用温暖的目光望着他。他也会一桶一桶的往水缸里灌水,也许,他以为他装满了水,就会有那个熟悉的瘦小的身影弓着腰在这儿洗菜,并不时的对他笑笑。然而,这样的行为重复了二十多年,哑巴爷爷始终没有再见到那个对他最好的人,但他仍然这样做着,也许,对母亲一生的感激和怀念已经成为了习惯,永远不变。

哑巴爷爷的另一个母亲——我们的小村庄也对他充满了慈爱,总是给他提供最好的竹子,供他织筐去卖,提供肥沃的土地,供他种稻种菜,提供温和的气候,让他不必担忧夏热严寒。哑巴爷爷每天都要进山砍竹子,每次回来他都用厚厚的肩膀拖着几根长长的翠竹,咧开嘴,憨憨的笑着,像一个妈妈的手刚刚抚摸过的孩子。哑巴爷爷织筐是很有讲究的,做底的,要选用既结实又柔软的竹片,织边框的,是一些被他修的又细又滑的簚,每一根簚在他的手里都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忽左忽右,从不闹脾气,哑巴爷爷做这些活时,总是笑眯眯的,不慌不乱,很有条理,像是一个孩童在母亲面前表演,信心满满的等待着听母亲的夸赞。

因为掏河沙的人太多,小河这条水青色的丝带最终被染成了黄色,哑巴爷爷不知道这一缘故,他固执地以为是堆在河边的垃圾搅黄了往昔清澈的河水。于是,在一个艳阳当空的夏日,哑巴爷爷默默地挑着箩筐,拿着铁锹,把垃圾装了往一个土坑埋。汗水在他的脸上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仿佛钢琴上的按键,一条一条的特别明显。大人们不理解他的行为,认为他无事找事,纷纷劝她不要做,他却一脸怒气的看着劝他的人,瞪大了眼晴,嘴里呜呜啊啊的骂着,像极了一个要保护母亲的小孩。不懂事的小孩抓起垃圾就往河里扔,他一只手举起扁担,一只手拾起石子就向顽皮的孩子跑去,吓得好些孩子哇哇大哭,胆大些的也拔了腿跑出好远。

哑巴爷爷一直在编箩筐,每天都在竹与簚之间编织着她那无声世界的经线和纬线。三十年过去了,他从没有一天放弃过编箩筐,就像一个永远不愿放开妈妈的手的小孩。

去年夏天,我回了趟老家,哑巴爷爷大老远就看见了我和表妹。直冲我们嘿嘿的笑,不过五分钟,他就抱了一个大西瓜来,而自己却又默默地回家织起了筐。那时,我回忆起小时候太奶奶给我东西吃时,哑巴爷爷看到了总是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如今,我竟从哑巴爷爷的身上看到了太奶奶的影子。我想,也许,这便是哑巴爷爷怀念和感激自己的母亲的独特方式吧!虽然无声,但任何语言都称量不了它的重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