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残学”随笔 ——读广州市残疾人“从心出发”文学系列丛书有感

2013年08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 刘继平

广州的残障人士好福气,特别是文学爱好者,竟有专款为其出书,以致让人羡慕甚至平生几分抱怨:父母何不生我在南国!

收到惠赠的“从心出发”文学丛书一套四本,喜不自胜。尽管眼神欠佳,仍然爱不释手。该书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许是同病相怜,又与《广州D视角》杂志社有缘,皆因李允平编辑热心及赏识之故,在下不才,欣然应邀作此拙文。

《与梅同醉》的作者李允平女士,绝对是一位贤良的角色,此乃我与之交往中得出的论断,更系一个生活的细心者和有心人。虽然只是神交,未曾谋面,但凭我阅人读书的经历与经验,感觉她是好人。

好人的散文集子里共收入短章五十一篇,几乎尽是纪实性的。我一向反对纯粹虚构与无病呻吟的散文,主张有感而发。可是,觉得吧,或许是太过于拘泥“真”之由,所以此书语言朴实,缺乏一定的张力。再则,没有生发开去,故而篇幅显得短小,酷似报纸副刊的作品。虽然如此,并不影响其叙事风格:娓娓道来,款款情深,四平八稳,波澜不惊。读其文章,仿佛在听一位普通妇女拉家常似的诉说。文学即人学,我想这亦是李允平的人生轨迹及其性格使然。一直以为,女子更适合于写散文,因为性别的缘故,她们更心细如发,更具感性上的认识,利于形散神聚。

倘若,李女士能够在创作的过程中,多注重一下文学性,势必会在此道路上走出更旖旎的风采。

《雾庄》则是一部可以逐字细读的小说,作者的文字功底较为深厚,佩服并欣赏其毅力,正因为她的这种坚强意志,将中篇铺展成长篇、把故事情节酣畅淋漓地诉诸于书面而不厌其烦的精神,所以成就了其自身的善果,我想她是当文学作事业认真去做的。

正如旻旻在后记中所言:“只是想从个人的角度出发,表达对生命的认识、理解和疑惑,探寻生活的意义,探寻生和死,绝望以及爱等等……”这个故事一旦完成问世,所有的意义便不再属于作家自个,而是广大读者受众的,小说大义。

《人·马·夜》的作者方梁很“爷们”,把悲惨而残缺的世界里的各种残障者的另类人生描述得心惊肉跳,真实而客观,勇敢且暴露,令人阅之难忘,荡气回肠。

诚然,自从有了人类便有了残疾,残疾与人类共生伴存。有谁能够或者可以走进残疾人的内心世界,去真正设身处地地体谅和关怀这一特殊的弱势群体?到目前为止,除了那些例行公事或类似于走秀的花把势,似乎只有“无所不能”的文学了。

这个集子,实乃好货。

一个算命的盲人,不仅通过自身的努力练就了一双慧眼,更多的则是为他人鼓舞了在逆境中生存下去的斗志,这是我读《慧眼》的基本感受。

朱元睿由于一场意外事故失去了光明,在黑暗里顽强挣扎,探索自己的生存之道,他以自传的形式向人宣讲苦难,自强不息,勇于面对现实,难能可贵。

文学是寂寞的,如今边缘化的文学更是清贫。残缺的人生,伤痛的文学,残疾人文学是一门特立独行的“残学”,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

感谢各位残友的辛勤劳动,感谢广东人民出版社的奉献,感谢广州残联的义举,是你们使得“残学”在文艺百花园里绽放,但愿不是一枝独秀,但愿不受无情风雨的摧残,但愿能够从此万紫千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