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献给中国聋人的一生 ——读《中国第一所聋校:烟台启喑》

2013年08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 高宇翔

《中国第一所聋校:烟台启喑》介绍了烟台启喑学校120余年来的发展历程,其中着重讲述了中国第一所聋校的创始人安妮塔·汤普森·米尔斯夫人及其对学校早期发展的贡献。此时此刻,遥想米尔斯夫人的传奇人生,我脚下的这片小小的聋人校园仿佛变成了百年前、千里外的“启喑学堂”,而我身边的这些聋孩子,也好像换上了旧式的妆容……

1853年,安妮塔出生在一个普通的美国家庭,母亲在她5岁时便离开了人世。父亲再婚后,继母所生的孩子中有一个名叫林肯的男孩,幼年就失去了听力。为了帮助弟弟学习,安妮塔23岁时同10岁的弟弟一起走进了美国罗切斯特聋人学校。一年后,她凭借对聋教育事业的极度热爱和在教育弟弟过程中积累的经验,成为罗切斯特聋人学校的一名正式教师,在那里,她结识了一位学生的父亲——身为传教士、神学博士的查尔斯?罗杰斯?米尔斯先生。1884年,安妮塔追随米尔斯先生远渡重洋来到中国山东登州,在那里组建了他们的家庭。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中国社会虽然已经开始了零星的聋人教育尝试,但专门的聋人教育机构还没有开办起来、聋人的教育权尚未受到尊重,甚至生活困难的聋人不能得到稳定的生活救助、基本生存权也难以保障。在中国庞大的人口中,聋人群体不在少数,如何理性地看待聋人、如何改善聋人的生活境况、如何对他们施以教育,是中国社会长期没能解决的问题。

离开祖国前,米尔斯夫人曾对罗切斯特聋人学校许诺:“在中国继续为聋人做一些事情”。因此,在很快适应了中国生活后,米尔斯夫人立即着手兑现自己的诺言。也正是这样一句简短的许诺,改变了米尔斯夫人的一生,更改变了中国聋教育的命运。

1887年米尔斯夫人筹备招收第一名聋人学生,这一举措被后人视为中国聋人学校教育的肇始。1888年7月4日,学校取名“登州启喑学馆”,招来2名学生正式开课。为了“造福聋人”、让人们相信“聋孩子也可以变成有用的人”,米尔斯夫人走遍附近的乡村,走进农家、探访聋孩子,努力说服家长送孩子到学馆学习知识。大多数家长的保守、排外为米尔斯夫人的工作增添了许多困难,面对家长们的拒绝、呵斥甚至驱赶,米尔斯夫人始终保持宽容的胸怀,并且坚信:“让中国人去考虑聋人的问题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只有耐心等待,等待他们帮助我们开展聋人工作的这一天”。

经过5年努力,1892年时学馆已招收聋生11人,米尔斯夫人不仅免除学费,还为他们购置基本的学习、生活用具。随着学校招生规模的扩大,日益庞大的经费开支成为压在米尔斯夫人肩头的重担。为了维继学校经费,米尔斯夫人多方奔走、寻求赞助,通过书信、演说、义卖、展览、表演等多种形式募集资金,对每一笔零星的捐款,她都回以真诚的感谢。

学馆发展的过程中,米尔斯夫人先后经受了丧夫、丧子之痛,经历了停办学馆、送别聋生的悲伤,承受着疾病对自己身体的折磨,目睹了残酷的战乱和逃亡……然而这一切,并没有迫使米尔斯夫人背叛自己的诺言,反而激励她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在工作中、始终坚守发展中国聋教育的梦想、努力为中国聋人送去知识和尊严、希望未来“中国的聋人工作能由聋人自己去开创”。

功夫不负有心人,学馆于1989年3月迁至山东烟台新校址,改称“烟台启喑学馆”,财政状况也逐渐得到改善,陆续建起男童学校、女童学校、师生宿舍楼等。二十世纪初,烟台启喑学馆获得永久开办权,因此得以一直传承至今。

在中国聋校教学法方面,米尔斯夫人也颇有有建树。学馆开办伊始,米尔斯夫人即开始思考和研究聋人的汉语教学方法:她一方面注重口语教学,借助贝尔“可视语言符号”亲自开展聋生说话、看话训练,取得了明显的教学效果;一方面借助手势与新生沟通,将国外先进的“赖恩手势”引入中国,并以此为基础开发了“中国第一代手指字母”,对中国手语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同时,她夜以继日编写的汉语教学图册《启哑初阶》,成为中国历史上的首部聋校教材。

米尔斯夫人热爱中国的聋教育、热爱中国的聋孩子,学生们亲切地称呼她“梅师母”。在这位先躯的指引下,学生们陆续奔赴中国各地开展聋人工作,建立起聋校数十所,使中国聋教育的星星之火发展成燎原之势,为中国聋教育的当代发展奠定了基础。

1929年,米尔斯夫人与世长辞,她把自己生命中近40年的美好时光全部奉献给了中国——这样遥远的异国他乡——的聋人教育事业,她“用自己全部的灵魂开创了这项工作,并通过自身的努力让更多人相信这项工作,直到聋哑学校成为“关爱饱受折磨的聋哑人解脱痛苦的化身”。米尔斯夫人这种无私奉献的人道主义精神得到了全世界的赞誉。

回顾历史、反思当下,米尔斯夫人的精神和行动,在中国聋教育史上留下了空前伟大的印痕,仰望她的面容,我不禁自惭形秽。在当今如此注重效率和利益的社会环境中,我们作为聋校教师,对聋孩子们付出的还远远不够。读过这部《中国第一所聋校:烟台启喑》,我感受到沉重的责任:聋人教育虽然仅仅面向社会的少数人群,但它在社会文明进程中的地位至关重要。此刻,走上聋教育工作前的激情热血又重新涌上我心头,“一切的现在都孕育着未来”,我也要努力站好这小小的讲台,放眼聋教育前沿,多研究、多反思,不怕困难、不怕孤独,为中国聋教育发展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