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致逝去的奶奶

2013年08月2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刘伟伟

  

乘着岁月的列车,听着清澈的车轮声,一个华丽的回首。透过那朦胧的车窗,会发现,每个人的那过往的道路上都会布满姹紫嫣红的色彩!而这些记忆缤纷的颜色随着时间的勾践。有些人,有些事!悄然的就会在人的内心深处最脆弱,最亲近的地方渲染出一幅生动多彩的壁画!

母亲去世的早,那片孩童时的回忆是一片的模糊。母亲去世后,作为农民工单身家庭的留守儿童,监护权更多的就落在了爷爷奶奶的身上,所以我们那葱涩摇曳的青春岁月更多是在奶奶的陪伴下成长的。

东方的一抹晨光染银了整个天际,空中的星星依然在使劲的眨巴着眼睛,此时月光显得更加皎洁而温睿,仿佛又看见那熟悉而略显佝偻的身影,拄着拐杖,迈着三寸金莲踱步在老家的那条青石马路或者胡同柳巷之中。不知道是天还没有亮,还是距离太远。任我瞪大了双眼,也没能看清你那苍老的容颜,但是我知道是奶奶来了,此刻的心情满怀着激情荡漾,欣喜若狂!近了..我赶紧搬来凳子放在门前,远远的看着你,一步一步的走近,放下拐杖,坐在了凳子上,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把脸转向我,笑的是那么的美!!!

奶奶熟练的用半张日历薄纸卷了根烟草(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玩意了),就那样坐在凳子上静静的抽着,奶奶老了,稀疏的花白头发上习惯的盘着个深蓝色的棉巾。可恨的牛皮癣已经染白了奶奶前额所有的发根,岁月的年轮毫不留情的布满了奶奶那深褐色的脸庞!她总是喜欢对着我笑。那嘴角因笑挤出的窝篮装满了我不知道多少童年的成长和记忆......

掩盖在内心的触动,在一片沉寂的记忆中,无理由的浮现。深记得,初入我家,吃惯了母亲做的饭菜,真的觉得你做的菜好难吃!冲动年少的我,那一次和你吵架了,只记得你什么都没有说,倒是我一直在骂你,骂的好难听!不但摔碎了所有的碗筷。临走时,还丢给了你一块石子,正好打在了你的腿上!记得你那瘪皱的小腿从此就青了一块。邻居的长辈教导我:“知道吗,孩子,奶奶是你爸爸的妈妈!你爸爸就是吃着你奶奶做的饭长大的,打奶奶是要遭到天打雷劈的….!”说的人多了。听起来真的很可怕。可是你总是笑:“没事,没事。孩子他妈刚走,别吓着孩子,以后会习惯的。”说也巧合。几天后老天真的就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幼小的我就那样卷缩在角落,任恐惧将我的思想吞没。躁湿的瞳孔,望着一道接一道的闪电,伴着满腹的愧疚,眼泪悄然滴落了一地的悲伤。后来是你把我抱到了床上,搂着我进入了梦乡,现在想来,当时真的是好天真的在意,好天真的哭泣,但是从此你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人不孝,天打雷劈!”

从那至今,记忆中似乎再也没有和你闹过矛盾。放下了笔,思绪良久,却发现,无数的文字,根本无法临摹出那记忆里点滴的情愫。你那双粗糙而干古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我内心最脆弱的神经,任那抹不尽的泪水,泛监着我整双瞳孔!还记得,多少次,我偶然间学会了说粗话,偶然间学会了翘起二郎腿,偶然间学会了顶撞……你总是会那么又气又爱的一巴掌一巴掌的拍打着我的肩背,抚扇我的耳光,是那么的舒坦而沉重!不需要能打出孝子的棍棒,也不需要多么严厉的话语。那就是一份沉甸甸的爱,一遍遍的拍打掉散落在那心上的尘埃,返璞归真,温润如初。

记得你总是像逗我似的,让我帮助你穿针,老半天了我还在那里徘徊,你爽朗的笑着抢过去,麻利的穿好,80岁了,一脸的得意,搞得我张目结舌,五体投地。记得你总是喜欢乐呵的笑着,像个孩子,说着,比划着想喝上孙媳妇敬的茶,想像那些年抱看着我似的抱看着我的孩子。“哎呦,哎呦…”摇晃着自己的怀抱,那喜悦兴奋的样子,就好像怀里真的躺着个心爱的宝宝!你说,那就是你最大的梦想,到死了也会瞑目也就知足了,可是直到你去世,我还在那里一遍一遍的哄着你,心里却比针扎似的难禁!

记得你病重的时候,茶饭不思,滴米不进。仅用维生素和葡萄糖注射延媛生命,医生也束手无策,姑伯们捶胸顿足,泪洒襟前,长吁短叹。可是当我赶到你的跟前,你总是会顺着我张开嘴巴让我喂着你吃下好多,你紧紧的抓住我的手,虽然此刻你的话语已经没有了声音,但是本来就不需要声音的我,却用心听的句句涟漪!我知道你老人家心里最牵挂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了!可是直到要离开了,你的手还是抓的那么的紧那么的有力!

没想到那次的一别,恍若隔世,就再也没有见到你。在想念你的时候,只能在那手机的相册里找到你那张苍老而又熟悉的身影。那一夜,异地下起了很大的雪,我就穿着一件背心,站在淋漓的大雪之中!整整一夜,任雪花飘飘洒洒,锒铛满目,可又怎能释怀那时那滚烫的心情?同学们宿舍的灯光透过玻璃,还在昏黄无力的闪耀着,白发苍苍的夜也如死灰般的寂静,他们就那样看着我,有人说我病了,有人说我疯了…

再次回到老家,还是和往常一样来到爷爷奶奶的坟头,看着那祈福燃烧的黄纸,闭目磕首,满目的悲伤!带着千丝万缕的心痛,任那躁动的烟灰,夹杂着多少无奈和涕零的话语,随风飘荡......

奶奶,我想你了!

执手并肩
一大一小的身影
被时光拉的好长
就算您消失不见
留给了我沉甸甸的爱
让我的身影
拥着你的模样

漫步街道
依然想搀着你的手
看着落叶的舞蹈
听着 鸟儿的欢笑
任夕阳染红了你苍老的面颊
定格的这一刻
就是我心里最美的壁画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