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那伟大的聋哑母亲

2013年08月2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曾祥荣)母亲在28岁时生下我,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人,听不见也说不出,抚养我自然要比正常人付出更多的艰辛。我11个月大时,父母每次外出做农活,都用背带把我松松地拴在床帮上。有一次,背带留得长了些,我钻到床底下。父母回家后,从窗外看到我不在床上,以为我被坏人抱走了,两人“哇哇”哭叫着冲出中堂门,一路疯跑,挨家挨户打听,没有找到我,又跑回家取钱准备外出到水宽、宝才、船溪等村寻找,这时才发现在床下的我。转悲为喜的两人轮换抱着被憋得脸色发紫的我,父亲揪着自己的耳朵,母亲指着自己的喉管——他们是在恨自己听不见,说不出啊!看到父母这么有趣的动作,我居然“格格”地笑了起来,父母也不由得破涕为笑。

听我外婆说,我母亲幼小时很聪明,不到5岁就能歌善舞,外公外婆很是欢喜。六岁时因病致小舌子溃烂,顿时说不出话来,作为当地有名郎中的外公急得团团转,我母亲天天哭闹着,曾多次轻生想结束自己幼小的生命。后来外婆实在没有办法,用剪刀将母亲两只耳朵的耳膜戳破,这样才使我母亲心神得到安宁。妈妈这一生真的很不容易。从我记事起,就记得善良的妈妈为家庭没日没夜地操劳着,但是她却从来没有半句怨言,仿佛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她该做的。小的时候,妈妈在家除了种地外,还利用工余时间打草鞋,挣点钱购买油盐。妈妈她一个人为了多挣钱,在家独自晚上打草鞋到深夜,右手指关节已累得严重变形,可她却为节省钱而不去大队卫生所。在我的记忆中,妈妈那时总是很忙很忙。妈妈特别痛爱我,有时人家给她一块糖,她都舍不得吃,一定要拿回家给我吃,别人欺负我,她一定要为我出气。有一天,家乡一个痞子,故意羞辱我,要我喊妈妈,喊应了给我一个把把糖,我为了得到糖吃,我拼命地喊,嗓子喊哑了,始终喊不应,最后我哭了(后来我一直没有喊过我妈妈),母亲见我哭了,她捶胸顿足地痛骂这个痞子,骂得他羞愧地低下了头。回到家里,我气得吃不下饭,母亲眼里噙满泪水,用手语比划着安慰我。我知道,母亲经历这类耻辱太多了,心头已长出一层老茧。可每次碰到,她心里还是很难受。没有办法的母亲,只有顽强地承受,默默地期盼着我有出息的那一天。到那时,我们才能越过比贫困更痛苦的那道“耻辱坎”。我母亲也很关爱父亲。有一次,父亲到山上砍柴,天已是漆黑一片,父亲还不回家,母亲用手语说,父亲砍柴很辛苦,必须等父亲回家吃饭。我肚子已经饿得叽里咕噜,心中急切盼望着父亲能早点回来。那时,母亲多次牵着我的手去村口接父亲,曾无数次掂起脚尖,望着门口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希望早点看见父亲的身影。接到父亲后,她一句接一句地向父亲问这问那,那看似没有逻辑而我们却倍感温暖的“咿咿呀呀”,伴着那激动的“手舞足蹈”,我蹦着笑着,避开有些不解和困惑甚至讥笑的眼光。至今,母亲带着我在村口等待父亲的这个场景在我的脑海中早已凝固成一幅永久的画面,现在想起来仍旧是那样的清晰和亲切。如果说母亲打草鞋、父亲破篾挣钱激起我发愤读书的决心,那么多次耻辱经历无异于点燃了我立志成才的火焰。人生许多经历都可以淡忘,而蒙受耻辱的经历让我刻骨铭心,那难以咽下、咽下了依然憋得心头作痛的恶气,使早日懂事的我产生了强烈的愿望:考上大学或中专,吃上国家粮,当上国家干部,干出一番事业来!

1970年9月,我背起书包上学了,可一进校门就受到了一些同学的歧视,他们不叫我的名字,而叫我“哑巴崽”、“哑粉心”。我万般委屈地跑回家,又哭又闹,母亲也抱住我痛哭不已。父亲在晒谷坪足足转了几十圈,然后用手语说:“儿子别怕,爸爸保证明天起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那天,父亲一进学校办公室,扑通一声跪在老师(潘承文)面前,并用手语比划着:“老师大哥,你必须答应我,谁也不准欺负我的儿子,否则我就不起来!”老师的眼圈红了,当即召开校务扩大会议,要求全校师生爱护像我这样家庭出身的学生。从小学到初中,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78年9月考上重点高中,学习更刻苦了。虽然生活很艰难,但父母亲顽强的毅力和不屈的意志已融入我的血液,面对困难,我无所畏惧。曾多次因交不起生活费而被停餐,有时饿得实在挺不住了,就向同学要几个红薯维持几天-----。但最后还是以坚强的毅力熬过高中学习的历程。

1980年我高中毕业。高考过后,我以优异成绩被一所著名的部属中专学校录取。父亲加班加点破篾,母亲日日夜夜打草鞋,为我筹集上学的费用。我去学校报到那天,父母和叔叔、姨妈特地为我做了一桌子可口的饭菜。看着已有了白发的双亲,我终于忍不住扑在母亲怀里大哭起来。

离家后,我得知为了给我积攒以后的学杂费,他们每天破篾、打草鞋。就这样,我用父母破篾挣来的钱,加上自己勤工俭学和叔叔、姨妈的帮助,完成了学业,参加了工作,当上了国家干部,实现了我的人生梦想。2013年8月3日,母亲还来不及享福,就匆匆地离我而去,妈妈就这样走过了她人生的78个春秋。

这样一个聋哑母亲,贫穷而卑微,却以她全部的能量,把她的儿子培养、教育到受人羡慕和尊重的高度。这就是我的妈妈,一个最伟大的母亲!我曾无数次发誓以后要好好地孝顺我的妈妈,回报无数像妈妈一样关心爱护帮助我的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