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泣血的木棉花

2013年10月3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木棉花

作者/刘伟伟

我是在去年的早春来到的珠海,来到珠海以前的那段日子,真的是糟透了,身心完全遭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就好像老家的天气,虽然已经是早春了,但是依然是寒风萧瑟,落寞而苍凉。

坐在车上,整个车厢里笼罩着一片烦躁的气氛,加上此刻的心里也是非常的沉闷,我索性就沉默在那里,呆呆的望向窗外。

此时的天际,一片云朵正在夕阳的辉衬下熊熊的燃烧,也许是这泣血的景色正好符合了我的心情,以至于连火车开动了,我也没有感觉得到。直到天边的夕阳慢慢的逝去,大地笼罩在了一片星光和黑暗之中!我才发现车厢内的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起来了!

也许只有这夕阳的离去,这黑暗才会到来。

也只有这黑暗的到来,世界的另一面才会出现第一缕灿烂!

也只有经过一夜的沉寂和休息。才会绽放出新一天的生机勃勃,鸟语花香。

来到珠海,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陌生的城,陌生的景,陌生的人!

直到有一天,我搭上了环城的列车,而且是免费的。我需要熟悉一下这个美丽的城市。这个地方的环境很美,道路两边的树木郁郁葱葱,都是我在北方所见不到的树种,榕树,芭蕉,芒果,椰子…。而且一路上也没有看到垃圾的踪影,偶然间在一个站台上,上来一个老人,我看见三个小伙子同时站了起来让座!这个老人惊愕的看着,四个人都爽朗的笑了起来。

我知道,这是一个幸福的城市!

也许是太过于专注于窗外的景色,在这万绿从中一抹火红的鲜艳跃然的映入了我的眼帘,是那么的磅礴而美丽。

说起磅礴,一点也不夸张,远远的看去它那高大的树干大开大合,巍然屹立。远远地要比周围的树木要高出很多,不似榕树那般深沉而稳重,也不似杨柳那般妖娆而飘逸,确更散发出一股无畏而挺拔的生命力,不可思议的是它所有的枝桠仿佛也有一种神奇的力量,都在往上坚韧的延伸着。枝桠上托起满树的红花像鲜血一样,在这成片的绿色之中格外显眼,大有一枝独秀,笑傲沧桑之势。仿佛就像一个高傲的英雄在向蓝天,在向周围展示着自己那泣血而无畏的生命力。

至此,虽然只是远远的一眸,但它还是牵住了我的目光,抓住了我的心,让我感到分外的亲切而温暖。

于是,我开始关注起了这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树种——木棉花。

几天后,我在海滨公园里,意外的又看见了这种花, 坐在树下的草丛中,仰望那高高的停泊在枝头上的花朵,开的是那样的放肆而霸道,泣血而闪烁。像极了一只只火红的蝴蝶,在微风的拂动下,在阳光的滋润里,是那样的高贵而不可侵犯。

走近它,会发现它全身上下都披挂着一层密密麻麻的芒刺,像极了一个穿着盔甲的战士,威武而庄严的屹立在那里。乍一看,更衬托出了那枝头上花朵,给人一种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

然而,此时的树下早已经凄凄凉凉的落了满地残花枯体,看着这些落花,再看看那枝头上鲜艳的花朵,心里难免会有丝丝的怜悯和感叹!

不觉间,一朵落花“啪”的砸在了我的腿上,我能感觉到它落地时的力量,铿锵有力,轻轻的捻起这巴掌大的花骨朵,厚实的花瓣,绵密的花蕊,紧致的花托。呵呵,看这娇艳的容貌和那枝头之上的花骨朵,个中无二。这是何等的气魄,都已经到了散落尘埃的地步,还能誓死守住这样的气节。不甚让我心里想起了不少的英雄人物,霸王项羽,武圣关羽……还有谭嗣同的“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自古的鲜花,都是女性的代表,如果真的要用这木棉花去形容女性!我觉得应该是“花木兰,梁红玉,李清照”!

我猜想,木棉花的散落一定是它自愿的。而且它也很情愿的这么去做,也许曾经的它绽放的是那么的美丽,也许也只有它自己知道为了曾经的绽放它付出了多少的艰辛和努力。但是自然如此。只有它的的离去,绿色才会萌发,也只有它的离去,绿叶下的硕果才不会那么的遥远!

但是它真的离去了吗?

人们一直都在追寻着它那泣血的青春,赞叹着它那曾经火红的记忆!

又是一年木棉花开的春天,我又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里,远远的看着它那挺拔而血红的身影。在阳光的淋浴下,在这泣血的青春里,我的眼前看见了一片和蔼而幸福的景象。

我曾在树下看见过三世同堂,一个两三岁的男孩一只手拿着个风车,一只手拿着朵鲜艳的木棉花,在围着树不停的蹦着,跳着。后面跟着个女人,弯着腰,手里捧着吃食,不停的追着,哄着。边上的草坪上坐着一个老妇人和一个老伯,在和一个青年小伙子不停得说着什么?那爽朗的笑声,在一片火红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清澈。

我曾在树下,看见过一班年轻的歌舞团,几个穿着长裙的美丽姑娘,站成一排,左手挽着右手,做出“珍惜”的手语动作!在几个帅气男孩的伴奏中,温婉的歌唱。

也许是这歌声太过于动听,也许是那随风拂动的长裙太过于美丽。一个两三岁的男孩居然朝着她们跑了过去,可能是跑的太猛,刚到近前便一个锒铛的摔倒在地上。

我看见一个歌唱中的姑娘,提着长长的裙摆,轻轻的飘到他的跟前,把他扶起,小心的拍了拍他身上的尘土,然后把他抱在了怀里,这个孩童脸上洋溢着天真而无邪的笑容!

紧接着,我看见那个孩童转身呐喊着朝着一个匆匆赶来的女人张开了怀抱,显然这个女人是他的母亲。只见他一边接过孩子,一边不停的点头,那个姑娘也在回应着,微笑着。它们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她们的表情是那样的红火。

至于他们说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那满树的木棉花,在这清风拂动下,在这动听的歌声里,翩翩起舞,是那样的生动而奔放!

我喜欢它挺拔的身姿,

我喜欢它大义的胸怀。

我喜欢它泣血的青春,

我喜欢它那血色凤凰飞舞的春天。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