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思念无声

2014年04月1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 赵祖春

无论是腊月三十,焚纸进香,用火焰照亮往生亲人归来团圆之路;还是正月十五,元宵节里,孔明灯下,敬香点灯,默送亲人回归天堂。在父亲的墓前,我都没有像妹妹一样,表现出对父亲思念的虔诚。从2010年9月17日,父亲离我们而去那一刻起,我知道今后与父亲对话,除了在心中默诵父亲曾经的话语外,只有在每年的清明,春节前后的三十、十五,能与父亲畅快的交流。因为,来自民俗节气里的声声炮仗,方能驱散父亲与我相隔阴阳两界的孤寂与思念。

虎年腊月二十七,在父亲离开我们四个月之后,我们为父亲举行了简单的下葬仪式;父亲从此在另一世界,有了安息之地,我们也有了怀念、凭吊父亲的目标。当父亲的骨灰棂椁玄落于墓穴,每人手握一捧沙土,撒向棂椁,与父亲最后告别,我的心被紧缩的痛牵引着;而后,一锹锹沙土,迅速将白色的大理石棺棂掩埋,母亲、妻子的哽咽,妹妹的哭泣,大哥一家真诚的祈祷,带给我的感染就只是对父亲平静的思念。父亲是位感情真挚,性情耿直,信仰忠诚之人,生前对自己生后曾有预想,希望能落叶归根,葬于爷爷、奶奶墓旁。我知道,父亲的预想,为的是了确自己未能奉心侍孝父母的心愿。从十六岁参军离家,到六十花甲闲赋在家,近半个世纪的颠沛流离,忠诚耿直让父亲无愧于信仰与工作,却愧对于自己的双亲;唯有百年,魂归故里,与双亲长眠共枕家乡的山水。尔今,父亲的预想没有遂愿,墓碑上镶嵌着父亲生前和蔼可亲的照片,让我不知情何以堪。

实际上父亲生前最后的日子,知道生后他的预想不能遂愿。这与我们儿女的忠孝无关,父亲不怀疑我们,特别是我对他遗愿的尊重,父亲想到的是爷爷奶奶。作为从清末民初成长起来的典型中国农民,爷爷奶奶对百年后的奢望,就是一方薄棺木,完整的容下一身沧桑,干瘪的躯体既可。但,最后因了父亲的信仰,忠诚地执行了党的政策,爷爷奶奶被革命化地火化安葬。这一直是父亲对故去地爷爷奶奶,思念之时的一个心结,不知自己百年,与父母相逢如何面对。同时,半个多世纪的他乡生活,相对于故乡,父亲已是四海之人;更何况,往生,怎能忘却携手走过五十年金婚结发之妻的孤单。所以,父亲最后的岁月,总语重心长告之我:爸爸的一切愿望,以妈妈的愿望为一至。母亲理解父亲落叶归根的最终的愿望,妈妈告诉我:爸爸的信仰让他不在乎百年之地,之所以提出魂归故里,为的是让子女不要忘了自己根出何处,不要忘了葬于故土的爷爷奶奶。

我知道父亲是带着对亲人的眷恋,以及心愿未了的遗憾走地。每当我想起父亲最后的话语: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不要再看了。一腔酸楚就会从我心底涌出,让泪水挂满眼帘。从09年父亲病情陷入焦灼,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有生之年,见兄弟姊妹最后一面,但,父亲最终未能遂愿。父亲与健在的兄弟姊妹最后相见,是06年国庆回乡省亲。那次回乡,父亲甚为欢心,因为有儿子、女儿、女婿及孙子结伴相随;并且,与相差十八岁的兄弟之间也尽释前嫌,握手言和。虽然,来去匆匆,可有兄弟间一笑泯恩仇的温馨,让父亲长时间里充满笑颜,极大的支持了父亲与病魔抗争的信心。我记得父亲与兄弟话别时伤感的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回来看你们了,我们也许就见这最后一面了。那一刻父亲的感触,出于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行的身体,把儿子、女婿带上,目的是给儿女们一个传承的交代,让我们不要割裂了故乡的亲情。很遗憾,09年父亲病危的信息传递给家乡,得到的反馈是叔叔在外忙于生计,好在之后父亲转危为安,借助通讯与一样耄耋的妹妹互倾心肠。父亲坚强的走过2009,最大的动力就源自亲情的温暖。我们都忘不了09年夏日,远在河南的表哥来看望父亲,父亲精神上获得的慰藉带给我们的宽慰。所以,2010年我继续努力着,以为可以让父亲的心愿圆满,结果,从春到夏,带给我们希望的允诺没有实现。亦如父亲所说:生活的艰辛,让亲情的纽带没了韧力。我们无人可怨,只是想到父亲的遗憾,总想将心痛倾诉。

总结父亲一生,留给我们地是昂胸工作,低头生活的形象。工作中父亲不趋炎附势,媚阿谀之词,一生转辗不同行业,勤勤恳恳工作,虽不曾有一官半职;让熟知父亲的朋友、亲人,在呃惋之余,也钦佩至致,对此父亲自己看地水清云谈,不以为然。生活中父亲与人,真诚相待,亦如他乳名的称谓叫“成义”一样,终其一生,父亲都在诠释着一个“义”字,与人为善;虽然行义,让父亲与家人在生活中常常陷于两难,但在父亲看来秉持“成义”,不仅是保持自己的名号,更是父亲得以传承儿女的行动指南。低头生活,并不是父亲对生活没有要求,而是他的要求随了亲人的要求,演绎为对亲人的无私帮助,自己留存的仅是生存的需要。工作昂胸扩腹,表明父亲为人处事的原则不容侵蚀,工作中的要求不会因了生活上的要求,而放弃坚持。当父亲离我们远去,品味父亲这一形象,我心中的肃然,化解为顶一头重发,行百日孝,一嘴萎夷的胡须,诉说对父亲已故的哀思,让父亲了然于我心,成为我们继续的楷模。

“朝听细雨润门扉,年年一度送春回。却把长条攀折遍,才到相思始成灰。”父亲离开我们已有多年了,多年来心情的沉淀,让父亲的音容笑貌在记忆深处铭刻,父亲点滴故事也已融入我的灵魂,伸展为我为人处世的行动。也许父亲的形象已融于心,多年,休眠的思绪我从未与父亲相谋一面,而梦厢中,父亲亲昵、唦弱地呼唤我的乳名声,苍凉的回荡在我耳畔,令暮霭下心痛,随苍穹无尽的伸延。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