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人物

2014年08月1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张稚

关于残疾人的人物报道,很多年前我曾向一位老领导发过牢骚:“为什么都是写成一个模样出来见人呢?”他听了哈哈大笑,说:“‘见人’这个词用得好。”

所谓“一个模样”,是因我们采写的对象都有着共性,那就是他们比健全人更艰难,更不容易。他们的成功真的是要有名副其实的钢铁意志的。而我们似乎也把关注点都放在了这点上。可能因为我更多愁善感吧,我总想知道钢铁意志背后曾有过的软弱、挣扎、个性的东西和曾经不好意思向人透露的心底的向往。这些东西,让人物更丰满。人是情感动物,有情,人物才有血有肉,有缺点,人物才完整。

那年我写春曼、新曼姐妹:“分别的时候,春曼拉着我的手说:‘下辈子我要做你! ’我紧紧地攥了一下春曼的手,匆匆离开小屋,躲在门外哭泣……”春曼的话令我难忘。站起来走上两步,对她俩来说,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她们不过是想做我——一个被他们称为“芭蕾姐姐”的普通人……

我还写过李端,那是个真正的军人。他说:“妈妈在我心里还是她年轻时候的样子,所以妈妈不会老……”;“我想象妻子长得和林青霞一个样子……”那篇文章,我写了一个军人的柔情和顽皮,还有他的天马行空。

我们的一个记者,曾经陪着一位叫老虞的肢残人去看天安门。老虞从浙江义乌摇着轮椅,磨坏了30多副手套, 两个半月才到北京,为的是声援申奥成功。没人接待,只有我们的记者和他默默地站在天安门前,孤单,冷清……老虞在北京唯一留下的,就是记者给他在天安门前拍的一张照片。第二天,老虞要走了,记者给他买了一大包吃的,送他上火车回家。记者心里难受,问:“老虞,你觉得你来这一趟值吗?” 老虞,一个汉子,泪水在眼里打着转儿,他说:“值!”

我有个朋友,他架双拐。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约在餐馆,他给我打电话:“我不想让你看见我走路的样子,我希望第一眼出现在你面前有个好印象,所以你要比我晚来,等我坐好了你再来。”我答应了。我真的理解。我感谢他这么直接地告诉我,我在意他的感受。不管是不是有人会说他不够洒脱,但我认为他是对的。这并不能说明他放不下。端庄,是每个人的权利。

这些年,采写了这么多人物,但使我最难忘的,还是这些人物背后的那个“他”……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