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暗室青天

2014年11月0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聂家明

沿着狭窄的楼梯爬上六楼,我们来到了一扇半开着的起锈的铁门前,一个身材高挑、眨着大眼睛的女人从幽暗的屋子里迎了出来。她就是我们这次专访的对象杨晴,一位盲人单亲妈妈。

杨姐今年40了,父母都是万人大厂的高级工程师,家庭条件优越。她95年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旅游经济管理专业,96年南下深圳后又取得华南师范大学人力资源专业本科学位,经过数年打拼成为了一名人事经理。那时的她,笑靥如花,风华正茂。然而,同事打招呼看不见、打羽毛球看不清的状况把杨姐带到了眼科医生那里,经诊断,她患有遗传性视网膜色素变性,是晚期。这意味着,她眼睛成像的底片将逐步损坏并最终致盲。“一开始我觉得医生纯粹胡扯,这么狗血的事情不是只会出现在小说里吗,但当反复做视力测试确诊后我真的被吓到了,当时非常恐慌”杨姐摇着头说到。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她的情绪变得越来越焦躁,而思想也显得愈发偏激,精神几近崩溃。然而,她的丈夫非但没有耐心细致地呵护关怀,反倒以冷漠和歧视待之,伤透心的杨姐咬咬牙带着当时2岁的儿子和他断然地离婚了。

离婚后的生活是悲惨的。因为要带孩子,杨姐辞掉了原来的工作,而因为视障,她又没法找到合适的工作,日常开支全靠父母资助维持。“人们常说残疾只是特征,不是缺陷,这在精神上是对的,然而对生活来说,它就是造成了许多的不方便和不愉快。开头那几年简直不堪回首。因为看不见,走路撞得头破血流,去买东西被找假钱也不知道,还被人非礼,于是后来出门我都会放把刀在包里,随时准备拼命,它是我安全感的唯一来源。”杨姐这么说着,我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然而或许是爱好哲学的缘故,她并没有被这急转直下的生活状况所吞噬,她的心根底里是向着光明的。尽管生活艰难,她始终保持着对生活的热忱,积极地适应着,努力地调整着,倔强地向命运要自由!她想,虽然自己几乎瞎了,但还能听、能说、能拄盲杖,甚至还有那么点视野的光感,完全可以重塑自己的生活模式。等2路公交车时,她想,那个站上只有1路和2路是双层的,1路车是黄色的,2路车是蓝色的;看不清颜色时,她再看车上标的号码,能模糊看到一道弧,又想,这道弧只可能是2和3。于是,坚持等双层、蓝色、号码有弧的车就准没错。接儿子放学时,她记着家里每层楼有几级楼梯,出了家门朝哪转,路上有什么障碍物。走到天桥底下,再用盲杖测阶梯深浅,一步一步上去。而在下午这个时间这个方向的人流主要就是去儿子就读的学校的,因此,跟着人流走就能接到儿子。最近,杨姐又在儿子的帮助下,挑战爬笔架山,说起这事时她不无自豪,并表示,残疾人更该主动走出家门,而不能整天将自己封闭起来。确实,残疾人只有积极地接触社会、拥抱生活,才能让阳光扫去内心的阴霾。一味顾影自怜、自我设限只会使人在悲伤、抑郁中越陷越深,丧失了创造新的幸福生活的可能性。

如今,丧失视力对杨姐来说可谓“也无风雨也无晴”,通过不断调适,她和命运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和解。但有一个问题仍令她放不下心,那就是儿子的教育和未来。儿子孙海峰今年10岁,小名乐乐,在上小学2年级。年纪轻轻的他已是家里的小男子汉,斟茶递水、洗衣做饭等都一力承担。杨姐说:“现在我还有点光感,能为孩子做点事,但要是哪天完全看不见了,那不仅照顾不了孩子,反而会成为他的负担。所以从小我就要求他独立自强,至少以后不至于饿死。”而为了让儿子未来的人生道路有更多选择,杨姐不顾家里的困境,毅然决定让他学习钢琴。幸运的是乐乐天资聪颖,且遇上了一个十分欣赏他的老师。于是,在老师的帮助下,乐乐得以免费到老师家里练琴,现在已能弹奏许多复杂的和弦和乐曲,这让杨姐颇感欣慰。可毕竟家庭困难,再独立自强、再天资聪颖,乐乐还是不得不面对比同龄人多得多的忧愁。学校将组织秋游活动,全班同学都报名了,但乐乐却不能去。他难过地问妈妈:“为什么别的同学都可以去?这不公平,我也想玩,要是能当一只猪就好了。”无奈之下,杨姐只能教育他:“不要和别人比享受,我们家里条件不好,但这就是现实,就是你的人生,你得学会面对,和妈妈一起散步也一样开心嘛。”其实杨姐又何尝不想让乐乐人如其名地快快乐乐呢?这些年来,她独自抚养儿子,儿子还小,离不开妈妈,所以她只能辞去工作在家陪着孩子读书、画画、弹琴、玩闹。每天5点多起床做早餐,然后一整天几乎都呆在五尺见方、光线不足的家里。而长期没有独立经济来源只会坐吃山空,杨姐的父母也渐渐老了,很难为女儿和外孙提供多么优裕的生活,这样的生存压力下,杨姐又何以满足乐乐作为孩子玩乐的需求呢?而乐乐又问了:“妈妈,以后你能养活我吗?你又没有工作,天天在家里能找到钱吗?”杨姐回答到:“当然能啦,相信妈妈,妈妈通过了司法考试,将来可以成为一名律师,律师很赚钱的,肯定能养活你,到时一定让你去秋游。”其实杨姐之所以选择律师这条路,主要是看重它的职业自由度,能自主决定工作时间而不用耽误下午接孩子放学之类的事。

然而律师之路并不平坦。尽管杨姐以盲一级的视力、非专业的背景自学一年而高分通过司法考试,可这个消息却并没有让她高兴太久。根据《律师法》的规定,律师必须专职从事,不能兼职,而如果社会保险不在律师事务所交纳而在其它企业交纳,司法局就推定该人没有专职从事律师职业。可作为一名家庭十分困难的重度残疾人,社保通常是通过残联找企业挂靠而代为交纳的。于是,司法局据此拒绝了杨姐的律所实习申请,从而也击碎了她为儿子创造更好生活条件的美梦。她不敢告诉儿子梦想破碎了、承诺做不到了,她只希望儿子相信自己的妈妈是一个有用的、能为社会贡献自己力量的人,能为妈妈感到骄傲,能保留心中对未来的希望。因为她深知,在困境当中,希望的重要远甚于一切真相。就这个问题,笔者咨询了律界资深人士,他表示,社保转到律所是必须的,但根据国家扶助残疾人的精神,可以要求残联出函说明情况,同时请求司法局、社保局和律所共同协调以提供补助、优惠、减免等支持措施,在这种法规盲区,相关部门应该有所作为。

 离开杨姐家时已过晚上七点,她和儿子也准备吃晚饭——拌黄瓜和馒头了。我们告别了这个特殊的家庭和这个幽暗的房间,而她们的生活仍如常继续着。我想,杨姐的心是光明的,它能驱散生命的阴云,穷困的生活也会因此而焕发光彩。可我又想,那困在这间小小的暗室里小小的律师梦、生活梦,又由谁来点亮呢?但愿政府的扶持能撑起这暗室里的一片青天。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