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玉米熟了

2018年05月0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柳明宇(肢残)

每年到了玉米成熟的季节,便是最忙了的时候……

不仅仅是缺了门牙,老眼昏花的老王头儿。还有村子里那些“闲不住”的娃娃们。

放学后、假期了,反正只要是得空儿了的时候,孩子们就要到成熟了的玉米地里,偷上几穗熟了的玉米,架上一堆火,烤熟了吃。

虽然常常因此遭到大人们的责骂,可还是屡禁不止。

这不,今天放学早了,同村的二狗子带着低年级的四五个小家伙儿,不乖乖回家写作业,却从大路拐到鸡肠子似的小道儿上来了。

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天边的玉米田。靓丽的金黄色同秋高云淡的蓝天形成了鲜明的界线。

一棵一棵的玉米,长得又高又壮,都抽出了长长的黄色穗子。那饱满的玉米棒子就包裹在它们的怀里,缀在腰上。玉米从绿色的包叶中含羞带怯的露出个头儿,细细的黄色须子,向营养不良的小姑娘那发黄的头发,没什么精神的垂着。半露出来的成熟饱满的玉米粒儿在阳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晕。

二狗子带着小伙伴们专往长得高大而又密实的玉米地里钻。乡下的孩子闭着眼睛都能在庄稼地里行走自如,还能做到不碰倒一棵庄稼,不能不说是一种功夫。

左拐右绕,如果是我们,一定要被面前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玉米绕晕了。可是他们却能从这些玉米株细微的变化中猜测到这究竟是谁家种的。

“老张家……”二狗子一边走着,嘴里还一边念念有词的点评着“你们看啊,他家啊,种的包米株都长得高,可是玉米颗粒都不饱满!”

“啊,这是小六子你家的”他回头对着吸溜着鼻涕,裤子快要掉了的小男孩说:“你家的玉米啊,水份太大了,不好吃!!”末了还要小声加上一句“这都是我爸说的……”

二狗子的父亲是县里的种粮大王,这几年政策好,粮食能卖个好价钱。而且种粮不仅不收钱,现在还给钱了。二狗子家最近几年卖粮赚了些钱,去年盖了新房子,今年又买了新拖拉机,这下子翻地就省力多了。

也许你看到这里一定在心里骂那几个小兔崽子了,偷个玉米还费那么大劲儿,在地边上摘几穗得了。

可是小家伙儿们有小家伙儿的想法,就像我们要么就不买,要买就要最好的一样。小家伙儿们也是要么就不偷,要偷就要偷那最好的,才不枉费了冒着被父亲责骂的危险。

“啊!!!!!!!!!!!!!!!”走在最前面的二狗子发出又大又长的一声,后面跟着的就一起停住了脚步,因为知道终于算是走到老王头儿的地界了。

老王头儿的那几亩田在这一望无际的玉米地临近中央的位置,父辈留下来的好地点。同样的种子,同样的肥料,人家老王头儿种出来的就又是另一种滋味儿。玉米棒子大,粒儿又饱满。咬上一口,甜丝丝的,带着浓浓的香。

“快点!!!”二狗子此时就是司令了。小东西鬼主意多,胆子又大,同年龄的小伙伴都服他。不知不觉的,他也就成了这帮孩子的头儿了。

一声令下后,几个孩子四散开,也不客气,专挑那些大穗儿的掰了。

会掰的向下一劈,再一扭,玉米棒子就乖乖的下来了。不会的,使大劲儿虽然把玉米棒弄断了,就是弄不下来。有的年龄小的更是像熊瞎子似的,掰了一穗就把前面的那穗给丢了……

“嘘……”正掰的兴起的时候,二狗子突然回身做了一个让他们禁声的动作。

几个孩子就全都不说话了,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二狗子使劲儿的抽了抽鼻子,这小子名字还真不是白叫的,别人总是闻声知人来,他可好,是闻味儿。

被阳光炙烤得发出焦香味儿的玉米田里,混杂着一股淡淡的闹了巴唧的味道。那是人老后,独有的味道。

接着,孩子们就都听到了衣服与玉米叶子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很明显,有人正穿过玉米地向他们这个位置走来了。

正想着,他们就听到了老王头儿的咳嗽声。听声儿,可是离他们相当近了。

“撤……”二狗子一声令下,孩子们做鸟兽散,可惜这支部队平时训练得不够,一出事儿就慌乱成一团,变成一团散沙了。

胡乱闯的下场,当然是又一次被老王头儿给抓了个正着。

特别是回来抢救他的部下的二狗子,正好和老王头儿撞了个满怀。有一瞬间,他们甚至对上了眼儿……

虽然他机灵,腿脚好,跑得快。几下就窜了个无影无踪。可当大家聚在村里的那棵老槐树下时,才发现他们只顾着跑了,掰下来的玉米全都丢在了田里。

“啊,好倒霉!!!!!!!”二狗子泄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土堆儿里,被带起来的尘土呛得直咳。

只在惋惜着好不容易掰下来的玉米,完全忘了刚刚那惊险的一幕。

正当几个孩子因为没能偷上玉米,遗憾无法一饱口福的时候。

缺了门牙,已经老眼晕花的老王头,挽着一个小篮子爬上坡来了。还以为他因为心疼自己的庄稼来同自己算帐的孩子们,吓得大叫着跑得跑,窜上树的窜上树。那些小的,跑也跑不动的,只能躲在树后面,只怯怯的露出两只乌黑的眼睛,偷偷的望着老王头儿。

好不容易才爬上来的老王头,喘着粗气。

而孩子们的视线都集中在他挽着的篮子上,看来那篮子里装着的东西很重,好像把他的腰都压弯了,就像田里,那些被成熟的玉米棒子压弯了腰的玉米株一样。

老王头终于把气儿喘匀了,他咧开嘴笑着,没有门牙的地方中两个大大的黑洞。

他笑着对着孩子们摆摆手,可是他们谁都没有过来。

老王头就把蒙在篮子上的帕子掀开了,露出了黄澄澄的玉米棒子。

“啊!!!!!!!!”二狗子发出惊讶而快乐的欢呼声,因为那正是他们刚刚掰下来的玉米。

老槐树下伸起了一股烟,直直的向天上升腾而云。

枯叶子,木棍子拢起的火里,玉米变成黑色的了。

似乎可以闻到浓浓的香气了,二狗子吞了口口水。

在扒拉火的老王头儿就把第一穗烤好的玉米递给了他。

二狗子先还不敢接,老王头儿就把玉米又往他那边递了递。

二狗子完全失去了往常的趾高气扬的劲儿,变得像个小姑娘般扭扭捏捏的,接过去后,因为太烫了,大叫着“烫烫烫……”的一跳老高。惹得老王头儿笑得好欢,小舌头都能清晰看见了。

喂饱了肚子,也解馋了。

几个孩子围成一圈,一泡童子尿,就把火给熄灭了。

然后就一同小猴子似的冲下山坡向家里跑去了。

接近村子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二狗子回过头,他发现老王头儿还坐在槐树下,只是因为距离的关系变得像蚂蚁般细小了。

老王头用无神的眼睛望着远方,夕阳西下了,远方的天被染成了好看的金黄色,它同大地的金黄联成了一片,变成了如此绚烂的景色!

老王头动了动长满老茧,因为长年劳作而变得龟裂的手掌。

他张了张嘴巴,可惜的是嗓子还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老王头三岁的时候生了场重病,在卫生所打了一针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了。失去了发出声音的功能后,感受不到声音的他,也渐渐的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成了聋哑人的老王头一辈子都没有结婚,只是默默的,默默的耕种着父亲留下的那几亩田地。所以他没有孩子,虽然他非常的喜欢孩子。

一年又一年,老王头老了,眼睛花了,背驮了,腿脚也不那么灵便了,力气更不如从前,今年两颗门牙也都光荣下岗了……

村干部几年前就动员他去村里的敬老院,不用交钱,还有专人照顾他。

可是老王头舍不得自己的那点地啊,他耕种了一辈子的地,还有每年秋天,玉米成熟时,和孩子们在槐树下烤玉米的时光。

玉米的香气带着孩子们欢快的表情,虽然他听不到他们银铃般的笑声,可是他感觉到了,用心感觉到了他们的快活。那无忧无虑的快乐感染了他,让他也从心底里笑了起来。虽然那是无声的。

老王头活动了一下已经发僵了的关节,浑浊的眼睛里却有着安静如水般的目光,他望着那一望无际的玉米地与天际边的火烧云连成一片,笑了。

“又是一个丰收年呐!!!!”他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不停的念叨着……

而回到家里的孩子们,因为啃玉米而变得黑了巴唧的嘴丫子,免不了又要被大人们痛揍一顿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