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们为何要“像弱者一样感受世界”

2019年12月16日 来源:《三月风》2019年第9期

怎么看待弱者,就是一个社会的“弱者观”。

文_曾于里

谁是弱者?这个概念在社会学上有诸多分歧和解释,简单来说,弱者有相对和绝对两个层面。从相对层面上看,任何人都可能是“弱者”,而绝对层面,弱者指的是“心理、生理、能力、机会和境遇等方面处于相对劣势地位的人”。或者我们将他们理解为于社会财富与权益平均线下的人群,比如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受灾地区群众、孤儿、残障人士、少数人群等,他们在经济、社会、文化、话语权等方方面面都处于弱势地位,抑或想像“普通人”一样过上普通的生活需要付出更多。

怎么看待弱者,就是一个社会的“弱者观”。是“像弱者一样感受世界”?还是将弱者排除我们的世界之外,假装看不到或者不想看到他们的存在?

一个遗憾的事实是:现实生活中,后一种“弱者观”更为常见。甚至在舆论中,形成了声势浩大的鄙夷弱者的论调。在微信搜索框输入“弱者”二字,弹出的文章大多是对弱者的批判。比如《远离“弱者婊”》,意即很多弱者会利用“弱者”的身份占你便宜;比如《请警惕你的“弱者思维”》,称弱者一般是“索取型人格”……而更早些时候,舆论曾有一阵对“你弱你有理”心态的集体批判,不知不觉间,“弱者”这个词在舆论中已经污名化了。

将弱者污名化,暗含着我们内心中的“鸡贼”——彻底实现了道德豁免。原本很多人对弱者是有同理心、同情心,是愿意像弱者一样感受世界的,但“支付”同情是需要情感成本甚至物质成本的,有些人可能觉得“累”,心里又过意不去。但通过几个极端例子,将整个弱者群体污名化,就可以理直气壮不管不问了——他们可不是啥好东西,别理会,不用帮,不用有心理负担。

而如果从更深层的文化角度看,我们的传统一向注重等级秩序,不看重弱者。我们崇敬的,是那些拥有权力和金钱的群体;我们所习惯站立的立场,也是强权者的立场,并根据他们的立场去思考问题。

这种心理有点像阿兰·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里分析的,“人们开始更倾向于认同这样的观念,即人的才识往往能影响或决定他在社会上的地位,这种认同反过来赋予了金钱一种新的道德涵义……在精英崇拜制度下人们致富无可厚非,同理,人们挨穷也不是没有缘由。”我们将一个人的权势与金钱地位,与他的身份、处境、品格划上等号。仿佛成功者,都是能力更高、品行更好,而失败者或弱者,便意味着品行差、能力差,否则他怎么会失败?

鄙夷弱者的“弱者观”,虽可实现道德豁免,也像鲁迅说的宣泄卑怯的情绪,“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但弱者的不幸仅止于他们自身吗?

我们不该忘却,弱者还有一个相对的概念。不必讳言,时下我们社会,无论是富人穷人,无论是商人农民,无论是学者还是盲流,常常共享着一种“弱势心态”:每一个群体的人都认为自己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每一个人都被某种焦虑所裹挟了:生存的焦虑,发展的焦虑,道德的焦虑,公平的焦虑,环境的焦虑。

全民“弱势心态”、全民焦虑有诸多原因,也有许多非理性的因素,但不容忽视的一个根本原因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依旧压迫着我们,人人唯恐落后,唯恐成为社会的“弱者”,唯恐被淘汰;我们都很赶,我们都很拼,我们都在忙着抢……这种“弱势心态”也在滋生一种戾气,并可能产生“为暴力而暴力的暴力”。

可试想一下,假若我们对社会的信念不是“弱肉强食”,而是“弱有所扶”的守望相助,一切会不会显得不同?美国学者罗尔斯在《正义论》里曾提出“无知之幕”说法。所谓无知之幕,是“假定各方不知道某些特殊事实。首先,没有人知道他在社会中的地位,他的阶级出身,他也不知道他的天生资质和自然能力的程度,不知道他的理智和力量等情形。其次,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善的观念,他的合理生活计划的特殊性,甚至不知道他的心理特征……再次,假定各方不知道这一社会的经济或政治状况,或者它能达到的文明和文化水平。”罗尔斯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旨在建立一种公平的程序,以使任何被一致同意的原则都将是正义的。”

“无知之幕”虽然并不存在,也是理想化的构建,但它打开了另一扇思维之窗,提醒我们: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弱者。我们都可能是穷人,是残障人士,是遭遇不平的弱势者,是性少数群体……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在做一项决策或形成一个判断时,才不会仅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立场出发,高高在上、隔岸观火,而是“像弱者一样感受世界”:他们是怎样想的,他们为何会这样想,怎么才能让他们生活得更幸福,如何让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