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两个尘封多年的故事

2020年07月13日 来源:《三月风》2020年第7期

FA5BA06D4F27CA5F293944EF92E1E7E6_+56+5.jpg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3秒,中国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7.8级地震。强震产生的能量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爆炸。23秒内,百年唐山被夷为平地,242769人丧生,164851人伤残。

文_滕伟民

"当时,所有的战士都站在一边一动没动,一个连长从军用卡车上提了半桶水过来,用沙哑的声音喊道,‘共产党员往后退,其余的战士排好队每人喝两口。’"

唐山市书法家协会若雪先生邀我去参加他的 七十大寿个人书法作品展,我欣然前往。

和若雪先生相识,是因为他经常给盲协捐赠书法作品,一来二去的我们成了朋友。那天书法展顺利进行,不少人到他的画室参观,同时还送来许多作品。因为许久没有见面,中午,若雪先生便约了我和几位朋友一起吃饭,由于大多是六七十岁的人,所以很自然地谈起了唐山的往事。

我说:“虽然来唐山次数不多,但我和唐山人民有着深厚的缘分。”大家听了都很好奇,催着我往下说,我顿了顿,提起一件事……

1976年,唐山发生地震,那会儿我还没有失明,当时是医学院的学生,和班里的同学一起在北京朝阳医院实习,我被分到了急诊室。地震那天晚上,我们接收了大批从唐山运送来的病人,他们都是用卡车拉过来的,有的骨折、有的昏迷,少数轻伤的头上和身上都流着血,浑身污泥。许多人嘴唇干裂,满脸都是痛苦与悲伤。

医院里的全体医护人员都紧急行动起来,本来白天已经为救治北京本地的伤病员忙碌了一天了,现在又增加了这么多重病号,我们只能连夜参加救治,所有的手术室都开放了,所有的外科医生,尤其是骨科医生都在一台接一台地做着手术,到了第二天早上,血库的血竟然用光了。因为熬了一夜,当时我累坏了,正坐在急诊室的长椅上打着瞌睡,忽然有人叫醒了我,我睁眼一看,原来是外科主任金大鹏和我们的班长,还有朝阳医院医务处的主任毕威杰站在我面前,他们让我通知全班的共产党员尽快到血库献血。我马上叫齐了所有的同学,我们班60名同学中有30多名共产党员,他们都是来自部队、工厂、农村,4年的大学生活使我们成了一个团结的集体。

班长宣布了献血的号召后,要求党员带头,其他同学自愿,我们集体向医院血库走去,我注意到共产党员都走在前头,其他同学一个也没落下,全部跟着党员们走,就连和我一个宿舍的酒友杜大头和老韩也满脸严肃地跟在我的身边。献血顺利进行着,女生们大多数献了200毫升,男生们每人献了300到400毫升,手术又能顺利地进行了。但是,后来血库又告急了,原来因为救治的人太多,血库里的血又不够了。于是,我们班的党员在那一天里连续献了两次血,当然也包括我。

说到这儿,我自豪地把酒杯“咚”地一声重重地放在桌上,旁边的人都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说:“您是我们唐山人的恩人啊!”只听若雪用哽咽的声音说道:“我代表唐山人民敬您一杯!”我赶紧站了起来,心里有点激动,“这是我们每个北京人都应该做的!”酒杯“当当”地撞在一起,每个人都一饮而尽。

接着,若雪慢慢放下杯子说:“我告诉你们一件我们村里发生的事儿吧。那年我才26岁,地震头天的夜里,天特别的热,鸡飞狗跳的.直到后半夜才稍稍凉快些,人们刚刚进入梦乡,地震就发生了。我们村的房子几乎全部倒塌了,人们哭爹喊娘,用手扒着自己的亲人,我爹和两个妹妹都被埋在瓦砾里,我和娘拼命地扒着他们,直到上午10点多解放军来了,他们继续地扒着倒塌的房子,把所有的遗体都搬出来。很多战士的手指甲都被扒掉了,他们流着泪、流着汗,还把自己的床单盖在那些遗体上。

因为地震所有自来水的管道都坏了,全村没有一滴饮用水,直到晚上,两辆军用卡车才送来两车水。乡亲们都渴坏了,蜂拥而上去抢水,两车水很快就分完了。当时,所有的战士都站在一边一动没动,一个连长从军用卡车上提了半桶水过来,用沙哑的声音喊道,‘共产党员往后退,其余的战士排好队每人喝两口。’他舀起一碗水递给第一个战士,那位战士接过碗,只喝了一小口,便转身递给第二个战士,接着又传了十几个人,一碗水才喝完,就这样传了一百多人,才喝了半桶水,而站在旁边的20多名党员却一口水都没喝。

看见这情景,我赶紧跑回家,看见我娘的面前放着我家分到的两桶水,就把情况跟娘说了,然后我们娘俩每人提着一桶水,来到解放军战士身边。这时已经有几个乡亲.也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都端着碗和盆给战士们来送水,他们把水递给战士,战士们给推回来,乡亲们又给推回去,想让他们喝点儿水,可战士们坚决不喝。这时,集合的哨声响起,战士们匆忙离开乡亲们,整齐列队。眼看着战士们要走了,我们也急了,有的端着碗,有的提着桶,跑到队列前头找连长,用央求的口吻说:‘连长,您就下个命令让战士们再喝口水吧!’连长见状只好说:‘同志们!我们接到上级新的任务,马上进驻唐山市负责重要设施的警戒任务,现在每人再喝一口水后马上出发,感谢父老乡亲们对我们的爱戴!’‘哗’的一声,战士们举起血肉模糊的右手向我们行礼,我的眼泪瞬间模糊了双眼,乡亲们也都哭了……”

若雪先生讲完这段经历,全桌的人都沉默了。人们被解放军和共产党员们的精神感动了,更被军民的鱼水之情感动了。若雪说:“从此以后,我就下定决心做一名共产党员,在30岁那年我入了党。”

听到这里,我站起来向他走过去,举着酒杯说:“让我们共产党员也干一杯,我们都老了,但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不能老!”说完,我写了四句话交给若雪先生,他当场挥毫泼墨,写下了一幅苍劲有力的作品:硝烟中站起的是你,洪水中挺立的是你,危难中冲在前面的是你,面对群众俯首唯牛的是你。落款处写着:共产党员共勉。后来,这幅字一直挂在我的办公室里。

我给若雪先生讲了一个尘封多年的往事,若雪先生给我讲了一个他尘封多年的亲身经历。因为两个尘封多年的故事还留下了一幅字,面对这幅字,我将永远保持一个共产党员的青春,无论是健康还是残疾,无论是青春还是年老……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