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展区

艺术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 > 艺术论坛 > 正文

素描艺术无用论热议:究竟是谁的过错

2014年03月12日 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对于素描,前段时间曾经有过一小段时间的争论,但争论的结果就如同当年李小山提出“中国画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观点时所引发的争论一样不了了之。虽然这次的“素描无用”比不上当年的“中国画已死”所引发的争议轰动,但一个是传承千年的传统文萃,一个是引入百年的西方技艺,两者在关注度上存在如此之大的反差也实在意料之中。
    
        素描作为西方绘画的基础课程,已经成为了当前各大艺术院校师生的必备技能。即便是已经明确未来学习方向为中国画、设计、书法等跟素描没有直接关系的专业,学生们也必须先学素描而后学专业。更不用说在关乎艺术考生升学命运的考试当中,素描基本功的作用和价值了。总之一句话,但凡想要踏入艺术院校的学生,素描技能必须掌握。

        这样的教育观点和培养方式多少有些“一刀切”和不管不顾的“拿来主义”,但注重造型基本功训练似乎又没有太多过错。那么,在两者开始出现冲突并随之产生了各种问题之后,我们不禁想问,到底是谁错了?

        陈丹青“全世界差不多都已经不再自己拿笔画画”的观点让很多人难以接受,而其“素描无用”甚至“绘画无用”论更是让人匪夷所思。据说他本人曾经说过:“我没有素描基础,不是照样画创作?”如果这句话真的出自他本人之口,那么其早年流传下来并在拍卖市场成交的《西藏组图》系列素描手稿岂不是成了伪作?当然不是!陈丹青所谓的“画画不用手”以及“素描无用”,其实更多的还是再次向国内现行的艺术教育制度发问,他曾无数次在公开场合炮轰国内现行的艺术教育制度即是最好的例证。

        陈丹青不满国内艺术教育制度已是尽人皆知,但这次为何却将矛头指向了看似“人畜无害”的“素描”?答案或许正是由于素描基础在现行艺术教育体系当中的“不可或缺”。

        以徐悲鸿的“素描是一切绘画的基础”理论为开端,国内艺术教育就开始了以“素描”为先决条件的选拔方式,所有艺术类学生必须从素描开始学起,并以此敲开艺术“象牙塔”的大门。与素描并重的色彩的地位也随后在考试体系中被确立。从此以后,在中国,只要你想从事艺术学习和创作,书画也好,设计也罢,都要先过了“素描”这关再说。
    
        如此的人才选拔和培训方式无疑让很多志不在油画创作的学生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素描的学习上,更在某种程度上禁锢了艺术从业者创作的范畴和延伸性,实在有些不明智。但也有人认为,以素描基础入手,掌握基本造型经验,也可以为艺术创作者提供多种选择的可能性,当前越来越多的跨界创作就是很好的例证。

        这些似乎都在将“素描”推到一个“双刃剑”的境地:学有学的好处跟必要,不学似乎也不会出现什么先天缺陷。而这似乎都不足以令素描甚至是绘画发展到如同陈丹青所言的“没什么用”的地步。当然,经过上千年的发展与传承,任何糟粕都有足够的时间被剔除,但在时间的滚滚车轮之下仍有余生的“素描”和“绘画”也在用一个事实告诉着世人:艺术不会消亡,消亡的只是不合时宜的制度和那些被装进了套子里的人。(文陈晓琦)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