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展区

艺术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 > 艺术论坛 > 正文

艺术作品“过度阐释”质疑

2014年03月12日 来源:中国文化报
文/彭德(西安美术学院教授)

  对艺术作品的阐释有边界吗?没有。

  尽管艺术家都有局限,但他的作品一旦交给了观众,受到持续关注,就可能被无休无止、无边无际地阐释。这是艺术品传承的自然现象。《蒙娜丽莎》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或高深的含意,但自古以来不断有新的阐释出现。有人看到了情爱,有人看到了政治,有人看到了同性恋,有人看到了超现实的幻相。没有人能打包票将来不会有别的阐释。

  自由阐释常常是人们表达艺见或其他见解的借口。任何一件艺术品都有可能成为话题,就像多情男子面对一个普通女子也可能会表白自己的深情一样。当一件作品揭示了人们的共同感受,打动了观众的心灵,持续不断地被人去议论,包括正面的肯定和负面的非议,它就可能成为传世之作。借助作品,阐释者不仅可以表达他的价值观、人生观、社会观、理想等中性的或正面的意见,也可以体现阐释者自负的、排他的、轻谩的、怪诞的、邪恶的等等负面动机,从而构成各种见仁见智、见愚见蠢的说辞。

  从理论上讲,艺术评论没有过度的阐释,只有啰嗦的阐释。所谓“过度阐释”的指责,只能针对后者。啰嗦是阐释者还没有贴切地理解作品,无法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不得不翻来覆去地陈述似是而非的意见。这既印证了阐释者的勉强,也印证了被阐释作品的缺陷。以啰嗦为特征的阐释,同建筑及装修崇尚无节制的华彩,同商品大而无当的包装,同时装的花哨附饰,同宴饮的铺张等形成的文化习气,有着共生关系。

  顺便指出,商业社会中,评论为艺术家当托的现象太常见,使得人们对待个案研评如同防贼一样警惕。批评家大都不敢把个案评论放进自己的博客,如同花心男人不敢把小三带回家一样。艺术媒体发表的一些艺评和画评,有些的确说的比画的还漂亮,不过那也无伤大雅。芙蓉姐姐的天姿很一般,但她不断改变自己、标榜自己并希望别人欣赏,这个努力过程却不一般,不必尖刻地挖苦。同样,对普通艺术家努力过程的认可,也是具有爱心或功利心的写手不宜被制止的现象,不能一概否定。写的比画的还好,在历史上并不少见。没机会接触一流艺术家的康德,评论的都是一些三流艺术家,但这不影响他的《判断力批判》的穿透力。审美过程“买椟还珠”的现象,过去有,将来也不会绝种。

  阐释的边界在对象上和内涵上无法划定,因为杰出的艺术评论常常是对成见的挑战,会打破人为的边界,使之变为无界。具体阐释者的思想可以有边界,但评论面对的现象和可能却没有边界。如果说阐释有边界,那么边界谁来划定?主张划界的和反对划界的人不能达成共识时,边界在阐释过程中还有实际作用吗?

  用过度阐释对某些芜杂冗长、含混而又繁琐的流行文本进行斥责,显然是必要的。但如果把它扩展到形而上的层面,从理论上对评论的潜力加以限制,否定评论的涉及面,仅仅局限于现世的眼界甚至学院派的经验,就容易被头脑简单、知觉迟钝、知识贫乏者指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