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展区

艺术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 > 艺术论坛 > 正文

程式化摄影

2014年07月1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编者按:许多摄影记者不是拍不出生动的照片,而是决定传播的领导不敢轻易放宽摄影的界限,或者不懂得如何放宽。

文_张和勇

拍照时做一个“剪刀手”姿,起初,我以为多是青春少女卖萌的一种表示,后来才发现这“剪刀手”的威力太大了,有很广泛的群众基础,国人照相使用率连年稳居第一。

一日,陪几位国外来的朋友在天安门广场闲逛,见一家人正为一老头拍照,老人貌似来自外地农村,时值正午,强烈的阳光刺得老人无法睁眼,满脸皱纹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在子女的导演下,他面对相机学着城里人的样子举起一只手作剪刀状。这像照得也太奇怪了,我对照相的老人报以百分之百的同情,转念一想,也许人家一家人就喜欢这么一乐,与我何干?另一次,我去宁夏拍摄聋儿语训,走进教室,十多个孩子顿时把兴趣从老师那儿转向了我,还不等举起相机,一个个灿烂的小脸旁竖起“剪刀手”拥挤到我面前。其间,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岁的小女孩被挤倒在地,哇哇大哭,突然发现镜头对着她时,立即举起了一只手臂作“剪刀手”状,看我拍了两张,她放下“剪刀手”接着再哭。“剪刀手”的威力可见一斑吧!

“剪刀手”成为人们照相的一个程式,此行为是好是坏且不去妄加评论,反正中国人家庭影集里的“剪刀手”和摆姿势微笑的照片一定居多。但类似的拍摄程式,在公共传播领域泛滥,多少还是让我有点不安。举两个例子与大家分享。

会见握手照:不管是哪一级的领导,也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人,稍有一点儿正式见面,几乎都是先走到一起面对面握手,再转脸冲记者微笑拍照,那侧身握手微笑的时间可以让每一位摄影记者拍个够。有的老外来中国,见到某位领导人时,可能是过于激动,或是他自己过于热情,刚握上手就说个不停,还是我们的领导人懂得尊重记者,一句话不说,只做一个手势,告知对方要转向记者拍照了。这个程式化的拍摄方式在中国被广泛应用,传播第一功臣应该是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栏目。

2005年4月,国民党主席连战应邀访问北京,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会见,此次历史性的会见吸引了各路媒体记者拥到人民大会堂现场拍摄。之后,胡连二人握手的半身照片刊登在各大报纸头版和网媒首页,唯独《中国青年报》刊发了一张胡连二人相向迈步伸手但尚未相握的全身照片,并以“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 为标题,寓意精准深刻,令众媒体咋舌!把时政摄影传播做到这种水平,我由衷地敬佩摄影记者的敏锐,也敬佩编辑的慧眼,更敬佩该报总编辑的胆量,竟敢不按程式化照片发稿!后来,这幅照片被评为当年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据说,胡锦涛看了这幅照片也很高兴。

领导慰问照:几乎各行各业、各地各级,都有这样的照片,领导慰问贫困群众,体现干群关系,不管是领导本人乐意还是下属拍马屁,拍摄一定是以领导为核心,表现形式通常是领导位于照片的视觉中心,一幅亲民的姿态,双手向困难群众递上粮油或现金,受赠群众在画面中处在配角位置,以侧面或背侧面示人,周围还有一些欢欣鼓舞的干部群众,要是碰上一个二杆子摄影师还会把领导的车队和远处抽烟聊天的司机们也拍进画面。这种照片传达出了领导亲切、群众高兴的和谐氛围,被媒体传播后,众人效仿,为各级各地各单位负责宣传的人树立了一个展示领导低调、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形象模版,甚至有些单位安排领导走基层慰问困难群众的方式都以这种图片为模版,程式化摄影就这样诞生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

我见过一张孔繁森在西藏阿里地区担任地委书记时的照片,很生动,拍的是他与牧民一同蹲在毡篷旁吃手抓饭,一人端着一个小铁碗,没有刻意的摆布,孔繁森的吃相也不怎么好看,但很真实,这张照片在孔繁森去世后被媒体传播出来,是他走基层的一个真实的纪录。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宣传意识一旦程式化,直接受影响的一定是拍摄的程式化,许多摄影记者不是拍不出生动的照片,而是决定传播的领导不敢轻易放宽摄影的界限,或者不懂得如何放宽,最终,只能形成一种领导满意、媒体不承担责任、记者按套路采访拍摄的程式化现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