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展区

艺术家专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 > 艺术家专访 > 正文

施继东 浓“默”重彩的执著

2013年05月0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编者按:回到家中,翻看一张张白天画出的草图,细细品味、琢磨。灵感忽至,铺纸研墨。那连绵起伏的青山围绕着一湖碧水,古树参天,林荫蔽日;苏堤上,垂柳拂面,墨绿如烟,都自然入画,清新淡雅的画风跃然纸上。

 
施继东
1970年生于浙江省桐乡县梧桐镇。1978年毕业于杭州市聋哑学校。1994年成为杭州动画制作有限公司绘景员;1999至2005年连续荣获全国、省、市、美术展及残疾人书画作品展等奖项。

文_侯超韡
摄影_本刊记者 白 帆

三月的杭州,阵阵暖风夹带着西湖的水气拂过人们的脸庞。杨柳绿,桃花红,都映在了碧波荡漾的西湖中,从苏堤到雷峰塔,从三潭印月到华港观鱼,游人如织,而施继东骑着一辆自行车,背着他的“家当”——铅笔、速写本,穿梭在游人当中。

游客们的喧闹没有影响他对周围景物的观察,他依旧缓缓地蹬着车,边走边赏,边赏边画。晚上,回到家中,翻看一张张白天画出的草图,细细品味、琢磨。灵感忽至,铺纸研墨。那连绵起伏的青山围绕着一湖碧水,古树参天,林荫蔽日;苏堤上,垂柳拂面,墨绿如烟,都自然入画,清新淡雅的画风跃然纸上。

 
施续东作品《春酣》2009年获“全国残疾人书法绘画大赛”银奖。

“借”出来的画画路

汽车沿着杭州鼓楼边上的一条街道,走了没多久便停了下来。下了车,还没来得及打量眼前的店铺,就被里面“叮叮咣咣”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店铺分成里外套间,外面一张4米多长的大桌子,摆放着十多个类似于磨盘一样的东西,桌子中间放了一堆泥巴,旁边还有一个脸盆,里面的水有些浑浊,五六个人拿着木槌正用力地敲着各自眼前的泥巴,还有些正用双手捧着磨盘上的泥。

我们见到施继东之前,他正要做紫砂壶。通过手语翻译了解到,施继东钟爱砂壶,因为不同品性的壶应配不同种类的茶,这同绘画相通,所画事物的不同,笔法也各有不同;所以他常来这店铺,在做砂壶的过程中寻找画画的灵感。

在众人的央求下,施继东展示起他的技艺。磨盘上的紫砂泥,缓慢地旋转起来,经过他十指的触碰,逐渐有了壶的模样。我们对施继东的采访就这样随着他手中砂壶的逐渐成形开始了。

生于1970年的施继东,同别的孩子一样,备受父母疼爱,在无忧无虑的日子里,享受着童年独有的安逸、欢乐。可直到他5岁那年,因为一场高烧和错误用药,让他变得有所不同——失去了听力。

在无声的世界里,他与同龄孩子们嬉戏的大门都被紧紧地关闭,而通往艺术的天窗却悄无声息地敞开了。十岁的时候,父亲发现施继东开始特别爱看连环画,《水浒传》、《杨家将》、《西游记》等等常常出现在他枕边,慢慢地父亲看到他不仅对连环画着迷,只要书里有画的读物,都成了施继东的对象,而且不再仅限于“看”,他开始尝试模仿。

时间如一剂良药,不仅让施继东从失聪的阴霾中走出,更让他对画画产生了无法遏制的兴趣。两年后,家里的书已被他一“摹”而光。情急之下,父亲在老家桐乡的图书馆为他办了张借书卡,常常给施继东借些儿童书籍回来,让他临摹。又过了一年,桐乡图书馆多了一名个子不高的小借阅者。每周从特教学校回来,施继东第一件事就是到图书馆还书、借书,从家到图书馆往返要四十分钟。后来,他们一家搬到了杭州,虽然生活的环境变了,可借书临摹的习惯依旧如故,而此时他不再仅限于借阅稚嫩的儿童读物,开始翻阅、临摹更为专业的工笔画册、书籍。

“我没了声,但不能没了生活”

1988年,施继东18岁,他开始尝试学习工笔绘画。1994年,凭借自己坚实的绘画基础,施继东考入了杭州动画制作有限公司作绘景员。绘景员的工作对于听力没有特别要求,每天只要按照设计好的动画图纸,进行调色绘景,日复一日,重复单调的绘景工作,让他有些厌烦,一天近十个小时的工作都要拿着画笔,在画板上涂改,回到家哪还有兴趣画自己的东西。不过想到每个月能有几千元的收入贴补家用,他还是咬着牙坚持着。偶然间,他在报纸上看到一位农民利用闲暇时间练习书法,最后在全村办起了自己书画展览的新闻,这给了他很大的鼓舞。从小执著追逐的梦想,怎能轻言放弃,于是施继东主动利用闲暇时间练习绘画,还不时地向全国的各大画展投送作品。

1997年,公司因为经营不景气最终倒掉了,刚刚适应了平稳的职场生活,却不得不又要面对失业的打击,这一下让他有些束手无策,接下来该怎样生活,光靠画画能养活自己吗?家该怎么办?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施继东有些迷茫。

就在那一年,他意外地品尝到绘画带给自己的物质享受——挣到了二万七千块钱。原来,还在公司工作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作品投给各种展览,一位日本游客到杭州参观一次展览时,看到了施继东的工笔绘画作品,万分欣赏,于是便通过各方打听联系上了他,向他订购了6张6至8尺不等的工笔画,而当得知施继东是一名失聪画家后更是钦佩万分,最后以两万七千块的价格,跟施继东签订了合同。

这次的意外收入,给了施继东不小的鼓励,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万分投入地完成了6张工笔画的创作,而回想当时重获信心时的喜悦,他用手语说道:“我没了声音,但不能没了生活。”

 
施继东作品《飞流落云中》。

画画是生活的必需品

从2005年开始,施继东的作品开始被更多人欣赏——他出名了。那一年他凭借《女神伏虎》作品,获得了第四届中日人与自然绘画作品展佳作奖,获得了5万日元。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全国范围内健书画比赛,得知自己获奖后,高兴的心情不言而喻,能同健全画家同台竞赛并最终获奖对于他来说,不仅是一种物质上喜悦,更是这么多年奋斗、付出后精神上的享受。

随后一段时间,他又陆续参加了健全人、残疾人组织的各种比赛、展览,在收获各类奖项的同时,他也听到了很多批评的声音。在一次展览会上,看到有几位评委在自己作品前指指点点,当天展览一结束,他便向活动主办方打听情况。起初,工作人员碍于他的面子没肯告诉他,只是想找些借口搪塞一下,施继东很快发现了,几番追问下,工作人员向他道出详情:几位专家看过他的作品后,觉得透过作品可以看出施继东的基本功很扎实,但工笔绘画的技法比较单一,并且在构图方面表现一般。

尽管只是简单几句评价,但却深深地落在了这个在绘画道路上执著追求的画家心里。他知道,要想让他们重新认识自己的作品,反驳是没用的,只有真正提高自己的绘画技法才可以。可怎样在现有的技法上进一步提高,怎样才能让自己的绘风更有特色,只有一个选择——深造学习。

2011年,他破例被中国美院收下,在那里进修了一年。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系统地学习绘画,所以“听”得异常认真。而有些课老师讲的时候,很少写板书;有些画法,老师只是在大家面前直接演示;听不见,看不懂,又无法用手语同老师交流,这下可急坏了施继东。好不容易盼来的机会,就因为听不见放弃,说什么也不行。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施继东就专门记在一个本子上,课后追在老师屁股后面问;技法演示不明了,就侧目不移地盯着,没看清楚的地方,下课后就重新画,然后请老师指点。

一年很快过去了,山水的画法改变了很多,花鸟的笔风变得更加细腻了,以前只会画水仙花,而如今牡丹、菊花等等各种花卉都能跃然纸上。如今画画不再是他的职业,而是他生活中的必需品。今年43岁的施继东,虽然还长着一副娃娃脸,喜欢骑着单车游逛西湖,但从与他的交流中,能体会出一种沉稳、祥和,这种感觉无法伪装,而是在绘画的道路、人生的旅途中执著追求后,在心里所留下的一道道印记。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