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展区

作品赏析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 > 作品赏析 > 正文

天下第三行书《黄州寒食诗稿》

2014年03月1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艺术馆
 

文_张和勇

苏轼43岁那年,刚到湖州太守任上仅三个月,就被朝廷的一纸诏令革职压回了京城,罪名是说他写的上任谢表中的言词和之前的一些诗中有讽刺朝廷、对皇帝不忠的用意。经过四个多月的羁押审查,年底,他被贬到长江边上的小镇黄州“限”住,任一个没有签署公文权力的小官职——团练副史。这个判决还是让那些妒忌苏轼的人很失望,他们原本想借这次的“罪名”要了苏轼的命,没承想神宗黄帝压根就没想杀他。

苏轼在黄州谪居了4年零两个月后才被朝廷赦免,这是苏轼人生仕途上的第一次真正受挫,这次挫折让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让他的生命得到了一次自由的解放和升华。贬居黄州的第三年,他写出了“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绝唱的豪放之词《念奴娇•赤壁怀古》和《赤壁赋》,也是在这一年春天,《黄州寒食诗稿》成为他在诗和书法上又一豪放任性的悲愤表现。

《黄州寒食诗稿》被后世誉为天下第三行书,是继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和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之后获得这样赞誉的。这三件行书作品都是书文具佳的草稿,涂改笔墨随处可见,相比之下,苏轼的《黄州寒食诗稿》算是最整洁干净的了,整篇只有两处涂改和一处补漏字,涂改处也只是在错字旁点上四个小点,而不象王羲之和颜真卿那样直接以笔墨覆盖。

苏轼学习书法沿袭了唐人的风气,早期多学二王,后来很喜欢颜真卿端正朴厚的书风,这可能与他欣赏颜真卿刚正不阿的性格有关。苏轼的书风要比颜真卿的书风温和多了,他的字多呈扁宽肥硕状,同时代的书法大家黄庭坚戏称苏轼书法是“石压蛤蟆”体,《黄州寒食诗稿》也代表了苏轼书风的这一特点。然而,《黄州寒食诗稿》又是苏轼书法中少见的一件情绪波动极大、节奏感极强的作品。欣赏这幅作品不可弃其内容而只看书法,这二首借惜春之情抒悲愤之意的诗,才是这幅书法产生的情感根基。从作品上看,苏轼起笔时心情很平和,白话般地平铺直叙:“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书写从容,结字严谨中还透着秀美之气,没有流露出一点儿的悲愁,如交响乐的低音前奏。当他写到“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时,苏轼内心深处的悲愤再也无法克制了,出现了他在书法中少有的情绪外露和个性张扬,一改平时笔法“绵里藏针” 的含蓄,侧锋中锋并用,连续将“苇”字和“纸”字最后一笔放开,一舒满腔怒气,尤其将“纸”字最后一笔用中锋拉下,象一把利剑插在了“君”字的头上。他从平和的心情下笔,随着情绪的转化,字越写越大,写到“破灶”时出现了悲愤情绪的高潮,最后一行仅用一个字收尾,又产生一种风雨过后的平静美,在章法上也与开头三行产生了呼应关系,使整幅作品显得起伏有致,狂而不野。

“草稿”往往容易置书家于一种放松的创作状态,早在东汉末年蔡邕在《笔论》一文中就写道:“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其恣性,然后书之……”正是这种无创作状态的书写,更能体现作者的自由心境,从而产生“意存笔后”的奇妙效果,也正如苏轼自己所说:“无意于佳乃佳”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