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福建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我的农民父亲

作者_福建三明市梅列区 秦本蓉

父亲走了,走在2007年春节的前两天。在这个盛大的传统节日里,正是举家团聚、喜迎新春的日子,父亲却默默地选择了离开。一年多来,父亲与死神打过几次交道,但都化险为夷,但是这一次,他却安详的永远地睡着了。

当午夜的电话铃声大作,抓起话筒,我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的噩耗:父亲已经走完了他漫长的一生。我一时回不过神来,似乎这不是真的,腊月初我还打过电话回家,他略带沙哑的声音还在我耳畔回响,他苍老的身影仿佛出现在我的眼前……

然而,我必须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每次只要听说儿女孙子们回家,父亲总是那么的高兴,他早早的等候在村子的路口……可是从今以后,我再也看不到父亲那略显佝偻的身影,看不到他那双望眼欲穿的眼睛了。每次回家,临别时他总会问一句:你下次什么时候回来?以后你回来恐怕就看不到我了!听得我心里总是酸酸的,眼眶潮潮的。

2005年8月,果真成了我们父女俩最后一次的相见。那是听到他病重的消息后,我跟两位侄女一起从武汉坐车回家,没想到父亲竟奇迹般好了,我感到莫大的欣慰。他推着自行车走了好几里路,专程来接我们,帮我们拿行李包……望着黑瘦黑瘦的父亲,跟以前几乎是判若两人,本来老年的父亲身体微微有些发胖,满面红光,可是现在……我意识到属于父亲的时日确实不多了,心中便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第二天天还未亮,父母便早早地起床了,准备上街去买菜,从不下厨的父亲每次在我们回家时,他总是亲自下厨当起了厨师,说母亲做菜的手艺没他的好……可是我再也没有福气吃到父亲做的饭菜了!

父亲常常回忆往事,给我们讲起他的过去,讲过去的苦,讲现在生活的不易。父亲对我说过几次,希望我用笔来记下他的人生履历,让他在世的时候,能够读到他女儿写的关于他自己的故事。我总是推延,不知是他的人生太平淡,还是我写作能力的匮乏,总之我一直迟迟没有动笔。现在父亲还是带着遗憾的走了,在几个儿女和孙子们赶回家的时候,我却没能回家,看望他老人家最后一眼,他想看到的文字,直到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也没能写出一个字。我感到对不起父亲!

父亲只有初小文化,但这并不影响他对文化的崇拜。逢年过节,他总是喜欢请几个文人墨客们到家里来小酌几杯,与他们谈古论今。父亲还写有一手好毛笔字,他写的对联贴在门框上,来拜年的人看到总是赞不绝口,听得父亲心花怒放。他这一辈子最爱面子,也特别热情好客,即使是不认识的人,只要经过村子借宿或者吃饭,他总是第一个把人请回家殷勤招待。他从不说自己穷,有一次他邀请人家来家吃饭,硬说家里有一箱的好酒,叫人家放心来喝,其实摆在房间里的只有两瓶啤酒……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村里人都知道他的脾气,所以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吹牛王”。

说起牛,父亲真的与牛很有缘分,受了一辈子苦的父亲,晚年做起了养牛卖牛的生意。冬天他花一千元左右买两头小牛放养,第二年春夏转手卖给人家田地少的人耕地,从中可以赚个千儿百把块钱,用于生活的开销。作为一个农民,跟牛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父亲,看牛特别有眼光,他能从牛的口和角来判断牛的岁数,看牛的体型来估计牛的重量,从牛的毛“线”(腺)特征看,就可以知道着头牛耕田是否乖顺……

由于父亲对牛的内行,村里人买牛或者卖牛,总是喜欢找父亲帮忙看一看。时间久了,街上的牛贩子们便找父亲介绍生意,成交一头,父亲可以得到10至20元的“介绍费”。后来有人劝他自己去买,这样可以赚的更多些,可是父亲没有本钱,但是乡亲们信任他,父亲可以先预付部分钱款,等卖完了牛拿到钱再付余下的部分。这样年复一年,父亲有了买两三头牛的本钱,他成了村里正经八本的牛贩。

除了养牛卖牛,父亲也卖过鱼苗,早在他当生产队长的时候,他就常挑着一担水桶,到很远的地方去进货,再挑到临村里卖给那些养鱼的村民。父亲挑着装有鱼苗的水桶,一路上也要好几趟给鱼换水,否则鱼儿很快就会死掉。一担鱼苗卖完,也只能赚到五块十块的。几多艰辛,几多汗水,凝集了父亲对家的热爱,对子女的疼爱……生活的点点滴滴,现在已成了过往烟云。

七十高龄的父母亲虽然儿孙满堂,但他们一直辛勤劳作,自己种了一亩田,自力更生,不靠儿女养活。尽管如此,只要他的儿女们哪家有困难,他都尽力帮忙。他的大孙子买一辆二手车差点钱,父亲二话不说,拿出这些年他仅有的储蓄倾力相助……

父亲是夜里从床上栽倒下来的,从那一刻起他再也没有站起来过,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此时离大年三十不到五天!整整四天四夜,父亲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没有进食,最后两天也无法打针。可是他没有咽气,因为他一直疼爱的孙儿孙女们正匆匆忙忙往家赶,当儿孙们回到家后不到一个小时,父亲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生命是如此的顽强,亦是如此的脆弱!

我突然感到无比的凄凉,世间的万物瞬间仿佛失去了光辉,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无论是贫困富有,无论爱恨情仇,一切都会随着生命的消失而消失。活着,就是体验生命的过程;当走完这个过程,一切又宛若回到了起点。

2006年腊月廿八的深夜,这个不同寻常的时刻,我平凡的父亲走了,他的灵魂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安息吧,父亲,那个世界一定没哀叹和苦难了。您将永远活在女儿的记忆里!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