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湖南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家乡的小木桥

作者_湖南省通道县 文社权

乡下的老家,村前有一条弯弯的小河,河上架着一座小木桥,像一轮弯弯的月亮挂在那里。

每当我踏上那座小木桥时,总习惯地回头望一眼。不望不打紧,一望总觉得身后空荡荡的,一条晨雾弥漫的静谧乡路,曲曲弯弯地伸向家的地方。

我知道,在路的尽头,有一个让我神经脆弱得不能再脆弱的地方。我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因为每次出门,我满眼总是摇晃着阿妈那苍白的脸,瘦瘦的,被风雨雕蚀得沟壑纵横。看到阿妈,我的喉咙就像有什么东西哽咽着,堵得我透不过气来,往事就像电影片段一一映在眼前……

自打娘胎出来,我就与其他的孩子不同,右脚比左脚短了一截,成了“瘸子”。但天性活泼的我,长大后就经常和村中小伙伴到小河里洗澡摸鱼。还爬上那座小木桥,光着屁股晒太阳……

小木桥其实是由几块木板铺就而成,虽然简单,但很结实,供过往行人踏身而过。听村里人讲,那是阿爸和阿妈从山上砍来木料,锯成木块,一块一块铺拼而成的。他们还说,生下我后,阿妈总觉得亏欠什么,就经常在村中行善从事,如铺路架桥,巡山喊寨什么的……

阿爸死得早,为了我们兄妹三人,阿妈没有再嫁。她既当妈又当爹的拉扯着我们长大。记得小时候,我行走不便,就常常伏在阿妈的背上,得意地哼着童谣,随着摇摆的阿妈慢慢走过小木桥,“小木桥,摇呀摇,摇到山外的外婆桥……”

后来,我读书了,从课本上知道,像家乡这样的小木桥应该算是中国桥梁中最简单的桥了。懂事了,当阿妈再次背着我走过那座小木桥时,我就会惊慌失措地从阿妈那佝偻的背上爬下来,说:“阿妈,我自己走过去吧,要不然会把你的背压弯的!”

阿妈总是慈祥地摸着我的头,笑吟吟地说:“傻瓜,怎么会呢,你身体这么轻。”那目光,有欣慰,有爱意,还有许许多多我无法读懂的东西。

小桥的另一头也是一条路,一条望也望不到头的路。我曾经好奇地问过阿妈:“这条路通向哪里呀?”阿妈总是喃喃地说:“那是一条通往山外精彩世界的路,通向我们山里人祖祖辈辈都没能走到的地方。”

终于,有那么一天,我在阿妈切切的目光注视下,走过那摇摇晃晃的小桥,踏上了那条通往远方的路。于是,弯弯的小桥成了我身在异乡梦中时常摇曳的风景,阿妈挥手相送的身影成了我人生旅程中无法忘却的相思痛。

去年深秋,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当我快到小木桥的时候,突然,我怔住了:远处一个瘦瘦的佝偻身影正在吃力地攀上那座小木桥……

“阿妈,是阿妈!”我的眼睛蓦然潮湿了。心中根本无法想象体弱多病的阿妈是怎样坚持着来到小木桥的。我看见阿妈的手高高扬起,然后,慢慢挥动着,那姿态显得那么的苍老,那么的憔悴。我控不住内心的情感,急忙扑向小桥,扑向我那善良慈祥的阿妈!

如今,年老的阿妈跟妹妹一家在乡下老家居住着。小妹还告诉我:阿妈时时刻刻都在牵挂着我,一直顽强的活着,为的就是要死在我的后头,她好照顾我!每次听到小妹说起这些,我都禁不住泪流满面……

又要返城了,阿妈照旧送我来到小桥边。乡野的早晨格外安静,偶尔听得到一声哀婉的鸟鸣,洒落在潮湿的空气中,粘粘的。我的心犹如注满铅水,沉沉的。

就在我转身离开小桥的一刹那,目光再次触及到阿妈慈祥的眼睛,她分明在告诉孩儿,“走吧,孩子,好男儿志在远方。只要国能安定,儿能安康,阿妈知足了!”

我慌忙弹落眼角溢出的泪水,毅然转身,沿着那条湿漉漉的乡路向山外走去。我没有回头,心中早已映着一座美丽的小桥。桥上,站着慈祥的母亲……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