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湖南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我的父亲母亲

作者_湖南省岳阳市残疾人联合会 易礼荣

是的,我从爱中重生过来,爱洗净了狰狞的伤口,爱驱除了凶残的梦魇,是的,我从爱中走出来,脸上洋溢着明朗的笑容,浑身充沛着巨大的能量,心里流淌着自信的源泉。

秋天里,妈妈忙碌地在地里挖着菜,爸爸愉悦地和学生道着别,弟弟酣然地在摇篮里睡着觉,而我却看见我自己像一只白色的蝴蝶扑腾扑腾地躺在血泊中,黑压压的汽车轮子与涌上来的人群包围着我,我透不过气来,我就要死了……

那年秋天我6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整条左腿已离我远去。我一直猛发着烧,四周惨白的墙壁腆着肚子向我压来,扭曲怪诞的白色影子对我张牙舞爪,我拼命地挣扎,早已分不清现实与虚幻,我的噩梦开始了。

每天晚上,当喧哗与嘈杂渐渐退去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开始为我编织童话般的美梦:外面骤然响起的钟声,唱响了城堡新年的祝福;突然长啸的狗吠,预示着城堡黑暗时代的来临;轰隆的礼炮,赞颂着城堡上下欢腾的喜悦……爸爸妈妈抚摸着我的头,温柔的告诉我:美梦是可以覆盖噩梦的。

我的康复梦

康复不仅仅是肉体上的,还有心灵上的。身体上的康复靠医生、凭药物、配器具就能实现,而心理上的康复,是需要历久弥新的爱,就像一股涓涓的细流温润地抚摸心灵的伤口。我的父母总是咽下腮边的泪,给我最无私、最源源不断的爱。

日以继夜的守候、无时无刻的鼓励是父母给我的最好良药。打针的时候有爸爸的大手捂住我的小眼睛;剃光头的时候,有妈妈用报纸给我折的乌纱帽;重新站起来走路的时候,有爸爸妈妈温暖的手。那时候,身体的伤口渐渐愈合,妈妈给我买了一套金黄色的新衣服,她告诉我这是我的黄金战甲,你穿上它大家都喜欢你、都夸你。妈妈的新衣服、妈妈的好话就像一颗糖掉进了冰冷的湖里,我的心渐渐柔软起来。我开始痴迷我生活的这个奇妙纷层的世界,开始渴望更为丰富多彩的人生。我一步一步挪下床,蹦着一只脚,扶着周围一切可以扶的东西探索世界。而爸爸为我做的是找木匠为我打造了一副量身订做的拐杖,当时我对这个贸然闯入我人生的家伙很不满意,它既笨重又难看。尽管如此,爸爸还是在拐上绑上了厚厚的海绵,尽量减少拐杖头对我胳肢窝的伤害,又照顾我的情绪,每晚关上家里大门后,才拿出拐杖,让我撑着它从爸爸这头走到妈妈这头,就像小时候蹒跚学步的样子,我又一次学会了走路。后来,轻便的金属拐杖渐渐取代了木质拐杖,我的第一副拐杖也被苗条的铝合金拐杖取代了,但我始终感谢爸爸给我的第一副木质拐杖,那敦厚的两根木头,就像爸爸的臂膀,稳稳地带我踏出每一步。

也许我的康复梦任重而道远,从某种意义上说,断了的腿不会再重新长出来,而我也不会再康复,而爸爸妈妈始终怀着美好的愿望,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发达的科技能为我这种高位截肢的人装上假肢。但我认为,我已经康复了,带着爸爸妈妈的爱,我一直在健康地成长。

我的美丽梦

断了一条腿确实不好看,更何况是整条腿都没有了,穿着裤子,空荡荡的裤管是没有灵魂的傀儡,干瘪瘪地在人前晃来晃去,对于是女孩子的我来说,是极其难看的。妈妈最早告诉我,穿裙子可以遮挡我的难看,那时候不像现在可以在网上选购琳琅满目的衣服,于是妈妈总是奔波在布料店与裁缝店,为我置办裙子,妈妈精心为我准备的裙子各式各样,有蓝格子的半身裙,有黑色绣上花的背心裙,有夏天可爱的花裙子……我的裙子都是妈妈给我的独一无二的裙子。

然而我的美丽却是用妈妈的美丽来换取的。妈妈年轻的时候有一头极长的乌黑浓密的头发,像瀑布那样,自然飘逸地倾泻下来。妈妈梳着大股的麻花辫,发尾像极了一条小鱼,随着她身体的摆动而游曳,我总喜欢跟在妈妈的后面,抓这条滑溜溜的小鱼。和爸爸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问妈妈怎么还不回来,爸爸总是模拟拉妈妈长辫子的模样,说:“拉拉你妈妈的辫子,她就回来了。”然而就是这样一条光鲜亮丽的辫子,有一年春天妈妈却一刀剪了,她解释说是为了卖钱,其实她把剪下来的头发一直留着留着,恋恋不舍。那时的妈妈既要照顾我们姐弟,又要照顾家里,根本没有时间来照顾自己一头的秀发。后来妈妈有时间了,头发也长长了,却再也找不回当时的秀发与美丽了。

我的读书梦

再次走进课堂,不再是用自己的双脚走进去的,而是伏在妈妈的背上走进去的。望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我并没有害怕,因为我知道妈妈会来接我。妈妈推着自行车,把我放在后面坐着,让我牢牢地抓住自行车的坐垫,她自己慢慢地推着车,一步一步地带着我回家。那时的我看着渐渐远去的小树,望着渐渐逼近的花草,觉得自己好像在行走,好像在用脚在行走。那时我只顾着自己的惬意,只顾着在家里发着脾气,说外面有人跟在我后面叫我“跛子”,却没有想到爸爸妈妈同样遭受着命运不公正的待遇,偏偏是自己的孩子遭此横祸,爸爸妈妈该是有多自责、多心疼,他们为我的未来忧心忡忡,为我想了上千种办法,为的是让我更好地生活。

上小学时,因为有了双拐的支撑,我能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上下学,像只欢乐的小鹿在回家的乡间小路上奔跑。那时,正值深秋,田里的庄稼收割完了,农人也该休息了,只待明年的春耕芒种。那成片成片起伏的废置的田野,便成了我们追逐嬉闹的天堂。我们不走田埂,专从田野里横七竖八地走过。有些田里还是湿湿的,印着大人和牛留下的脚印和蹄印。淘气的孩子,有时踮着脚尖,有时极力展开脚去逢合那些深深浅浅、大小不一的脚印、蹄印。我站在一个脚印上,望着忘情玩耍的伙伴,望着远方金色的田野,望着远方渐渐落入山腰的太阳,突然感受到了黄昏的温暖,生命的永恒。很多年后,我对当年那个奇妙的感觉豁然开朗了。黄昏并不凄凉,太阳即使要经历一夜黑暗的折磨,却仍然会于破晓之际,勇敢地展现在天空,照耀万物。接近死亡并不可怕,即使经历了死神的严刑拷打,但你还是挺过来了,既然你活过来了,就要以太阳的姿态,去温暖身边的每一个人,去点燃生命之熊熊烈火。

上高中时,爸爸为了更好的照顾我,换了一所离我近的中学教书。高中课业繁忙,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学习,与爸爸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与爸爸的交流是使用纸条来传递的。我总是在纸条上写上我需要的东西,包括干净的衣服、学习用品、零食等等,爸爸在收到纸条后一一帮我准备得妥妥当当的,而我却很少在纸条上写上:“爸爸辛苦了”、“爸爸我爱你”这样温暖感谢的字样。

上大学了,爸爸妈妈坐着远途的火车将我送到学校。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将我的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临了还不忘鞠躬拜托我的新室友多多照顾我。而我看着他们远去,连一个拥抱也没有给。

爸爸妈妈为我编织的美梦,就像黑暗的天空中一颗一颗璀璨的星星,照亮了我自己,没有让我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哭泣,没有让我在黑暗中迷失自己。有了这些亮晶晶的星星,我打开了我受伤的心窗,温暖的阳光射进来了,我感受到了父母的大爱,感受到了朋友甚至陌生人的友爱,而我也会将这份爱永远地散播出去。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