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广东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父亲的岁月

作者_广东省汕头市 张跃飞

日常生活中,做子女的往往跟母亲显得亲近,更觉贴心有话说,而与父亲,或多或少总有一点淡漠,有些许隔阂,似乎要少些心灵的交流。在我也差不多,平常日子里一年到头忙着自己的事儿,与父亲之间总觉有点平平淡淡的,父子俩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心的时候甚少,以前年少的时候更多到的是父亲严肃的脸,心中较感念到温情的是,足足三十年前的1984年,父亲陪我到近五百公里外的省城广州,做小儿麻后遗症的矫形治疗,为争取入院床位四处奔走,更在我做了手术后照料我,深夜也只能睡地下陪床,那一年父亲即将届花甲退休了。

翌年,我结婚成家,而后来渐渐年长的我更多看到的是,父亲也如其它老人一样的日渐羸弱,如今自己的父亲,已是九秩耄耋之年,身体远不如前,行动也显得迟缓老态了。脑力的衰减也让认知能力太大退化,对外部世界有着许多不解和隔阂,严重的耳聋让他连电视也看不了,只能靠不断地转换频道企图找到能中意的节目,却永远都在换台的期待中消磨时间。

这天偶然整理杂物,翻出一些老照片,重睹戎装的父亲英姿飒爽,想着他那曾拥有过的如火青春岁月的同时,更不由感慨岁月如流。

照片是在新中国建立不久的1951年1月间,父亲在中南军区广州市公安总队军人代表大会上被评为“模范政治指导员”时的合影(后排右一为笔者父亲)。父亲张思明,生长在粤东的一个山区小县,依靠着自己半工半读(教小学)念了高中。1946年父亲的学校已有共产党员在秘密活动,联系了不少进步学生和教员,父亲也积极靠拢党组织,参加了党领导的地下活动。1947年,在党组织的联系介绍下,父亲和一批志同道合的热血青年加入了粤赣湘边界的人民解放军的边纵部队,在敌后坚持了近三年的艰苦游击战,直到1949年配合南下大军解放省会广州市。进城后,先在军管会后到公安系统工作,后来转业来到汕头从事教育事业,至1986年底离休。

记忆中,父亲很少提及他当年的战斗生活,印象中只有几个片断还算清晰地留在我的脑海。一是小时候教育我们珍惜幸福生活不要娇气,提到当年山上打游击,有一回给国民党军包围了三天三夜,为免被敌人发现,不敢生火,又冻又饿,连水都没得喝,突围出来后见了山坑里积存的雨水,虽然泥土混浊也有如甘泉,双手捧起就喝。二是说到人要有自己的精神和信念,回忆起一次战斗中,当时他是指导员,和连长并肩作战。连长身负重伤仍不觉得,带领战士们奋力冲锋,直到跟随的通讯员叫了声:连长,你负伤了。连长才发现自己全身是血,顿时倒下停止了呼吸。还有一个是父亲解释他为什么不饮酒的缘故,是一次完成任务后聚餐庆祝,有一位干部竟在酒后拨出佩枪来,差点出了事故。到了前些年,我帮助已年迈眼花的他填写有关劳模的表格,才知晓还在1949年2月,父亲任连副指导员时就因战斗表现英勇被评为“战斗模范”,1950年在任指导员期间,因成绩显著被中南军区评为“模范政治指导员”。

可直至近年,父亲读到一篇回忆文章,说及他们所在部队的战斗历程,父亲也是亲历者,觉得有必要让历史更加准确,让我帮忙整理一篇当年的回忆,因此我才得知父亲评为“战斗模范”那次加战斗竟是场生死之战。那是1949年2月,他所在连奉令执行引诱敌人的任务,由于战情变化,他们连被数倍之敌包围在一座老城中,敌军配备有重机枪六零炮等重武器,火力十分强,父亲的连队只有步枪,也没有机枪,而且弹药也不多,力量悬殊,惟有凭仅有的步枪轻武器与有拥重炮等火力的敌军对峙,依托坚固的城墙顽强坚守。敌方的重机枪火力很猛,父亲对连长说,今天可能要准备牺牲了。父亲将子弹集中起来,交给连里在打猎出身的几名战士,让他们对准敌人的重机枪狠狠地打,打倒了敌人的射手,这一招取得一定效果,迟缓了敌人的进攻,在千钓一发之际,援军赶来杀退了敌人。然而父亲连里一位姓赖的排长,却为掩护父亲牺牲了,排长发见有敌人对他射击,他一边喊:危险快趴下。一边将父亲按倒,他自己探身观察时不幸中弹牺牲。

有一天看电影《集结号》,战争的残酷和壮烈让我深深震撼,年迈的父亲也曾是一名出生入死的战士,他在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也是这样在枪林弹雨中为建立人民的共和国而浴血战斗过,曾经的青春也曾经是那样火红如炽,不禁从心灵深处对父亲的青春岁月,还有他们那辈人的奋斗,更多了几分敬意。

父亲对我的影响说不出究竟有多少,况且两代人生长在完全不同的时代,可一脉相承的热血总有相同的因子吧,面对打幼时就患病俱来的残疾,我似乎感受的时候并不多,潜意识中更多是时常将自己视同其它健全人般,虽面临着残障带来不知多少的沟沟坎坎,可一路走来,进厂当计件工,坚持自学,参加高教自考,获双学历,调动单位,成为专业技术人员,得中级职称,业余涂涂文字,在报刊上发些稿子。这期间结婚成家,为人夫为人父,也履行为人子之责,如周围的人们一样,拥有普通而健全的生活。作为父亲的儿子,我没有懈怠,自认应该没让他失望。

[1] [2] [3] [4] [5] [6]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