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广东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母子情深

作者_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残联 吕珠满

如果说起我跟母亲那些事,既有酸,又有甜;既有苦,又有乐,简直就是一出曲折动人的戏。

母亲65岁那年,患上了高血压导致脑中风,左半身不遂。刚开始,母亲拄着拐杖,颤抖着蹒跚的步子,好几次要跌倒都化险为夷。受小儿麻痹症摧残的我,只能寸步不离地陪护着母亲,腾出唯一能活动的左手搀扶着她的左胳膊走路。然而,麻烦的是:我那不遂的右半身就多余了,变成了“堵塞交通”的障碍,怎么办呢?好在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依旧搀扶住母亲,面对面地倒退着,凭着感觉和节奏行走。春去秋来,我们走过了漫漫的二十年。我想:如果苍天让我们母子分身有术的话,我和母亲两人恰好能凑成一个四肢健全的大写之人呐!

其实,中风后遗症没啥可怕的,我蹙眉皱额的是:母亲的血压忽高忽低,吃两粒肉丸没问题,多一两粒就变得脸红耳赤如关公。一旦血压骤降时,母亲就感觉到天旋地转,床便是最好的依靠。行动不便的母亲要找医生也是一件麻烦的事。于是,我便无师自通,戴着听筒,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台式血压计上时刻变化着的水银柱。当你听到第一声噗响,意味着收缩压(俗称高血压)是多少;当水银柱一路下降时会再噗地一声,那就是舒张压(俗称低血压)的度数。有了依据才能对症下药,母亲定时定量服药,才能安然无恙地过好每一天。

也许是多年病疾让母亲心情烦躁。虽然母亲说话不太顺畅,舌头也不太灵便,可她忍不住嘀咕道:媳妇没到咱家前,我什么毛病都没有;她到了咱家后,我就脑中风,弄得半身不遂。她不是“扫帚星”是什么?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母亲竟然将命运的捉弄与媳妇联系在一起,令我瞠目结舌,不知所措。如果你冷静客观地去想一想,往常居家过日子的一幕幕情景就会浮现在脑海里:是谁端茶送饭、煲药拖地、倒屎倒尿呢?是谁起早贪黑、任劳任怨地操持着这个家呢?——自然是母亲的媳妇、我的妻子呵!毫不讳言:我和母亲吃喝拉撒睡事情,样样都离不开她。

“咱们俩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两个蚂蚱,”我不禁压低嗓门提醒母亲:“如果她出走了,家就会乱七八糟的。”

“你以为没有了她,地球就不会转吗?”母亲来了犟脾气:“请钟点工也行。”

“钱从哪里来?人去哪里找?”我屏息敛气地说:“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今晚,谁能帮助你洗澡?”

母亲仿佛被我说中了要害,愣住了,心头却仍残存一丝的固执情绪。

“你身高马大,宽肩肥臀,赘肉一大堆。而我的妻子身材矮小,瘦弱不堪。每次帮你洗澡都挺费劲,尤其是搀扶你起来的刹那,心脏就怦怦直跳,有一种难负重荷的感受。”

母亲哑口无言了,咧开紧绷的嘴巴,羞涩地一笑。

大概七八年后,母亲依旧按时按量服药,血压正常,饮食起居也如常,只是精神有点儿疲软。明明在看着电视,一会儿,半睁半闭的眼睑就阖上,沉重的脑袋耷拉下去,呼噜酣睡,唾液不时从嘴巴里垂落……母亲总是隔三差五地说她要吃些提神醒脑的补药。于是,我自作聪明,煲了猪肝瘦肉人参汤。母亲喝完后赞不绝口,不但夸说口感很好,而且整个人精神了许多。当晚,母亲的血压飙升,第二次脑中风发生了,唯一能够活动的左半身宣告瘫痪。母亲住院半个月,又是B超、心电图、脑电图,又要抽血、验大小便,我在人声喧杂的医院里来来回回,上下楼梯,忙碌不休。待各项检查完毕,我已经神情憔悴,汗水涔涔,身体散架似的乏力,眼眶泛起黑圈,简直是一只“熊猫宝宝”。可母亲仍然垂头丧气,呐呐自语,自怨自叹:年轻时,艰苦做,无得吃;年老时,有得吃,却不敢吃。

是呵,母亲出生不久就当了童养媳。结果,童养媳熬不成人家的媳妇,日子更加难捱,起得比鸡早,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睡得比狗晚,只得另觅活路。按风俗,母亲出嫁当晚,仅能悄然呆在牛棚间,不可从大门出去。翌日大早,她就风尘仆仆赶了十几里路,嫁给父亲,当上后母。残酷的现实给她的人生一个冷漠的开端。幸好母亲是厚道随和之人,有着面团一样的性格,要揉成方形捏成圆形之类都悉听尊便。每当看到母亲愁眉苦脸的时候,我就调侃她:“现在你是皇帝的母亲,吃喝拉撒睡都有人伺候,应该高兴才对!”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经过咱们喂药啊,按摩啊,找医生啊,吊脑活素针液啊,母亲瘫痪的左半身奇迹般地恢复了活动功能,有些自理能力啰!

掐指算来,母亲今年已经85岁了,身宽体胖,鹤发童颜,容光焕发,吃得下睡的香,不疼不痛的。咱们家同样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乔迁新居了,亭亭玉立的女儿终于告别了与父母蜗居陋室的窘境。我从来不将残疾当成苦恼事来默默地承受,而是看成跟困难一样,是磨砺人生意志、发愤图强的动力。咱们家有两位残疾人,说什么不苦不累没有压力都是谎话,毕竟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常有八九。咱们应该怀有感恩之心,乐观地看待得与失,是与非。总之,痛并快乐地生活着,也许幸福就在你我他的身旁。

[1] [2] [3] [4] [5] [6]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