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四川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妈妈的爱

作者_四川省北川县残联 周永珩

母爱是最美丽的,因为她没有利禄之心掺杂其间,她是人类情感世界中的一个奇迹,正是由于她的遗传生息,才有了“人之初,性本善”的道行,才有了这个世界永恒的主题——爱,笔者记录下这个真实的故事,是为了祝福天下所有的母亲健康、幸福、快乐!

四岁的他身处农村,由于父母得经常下地干活,因此他经常无人照看,父母只得在干活时把他带到田边地角玩耍。

一天,他正在田坎追逐蝴蝶时,一不小心被狠狠地摔到一块尖锐的石头上,一只眼睛立刻血流如注,疼痛让他哭得撕心裂肺。

父母立刻将他送到乡卫生院治疗,但医生一边摇头一边说:“伤口太大太深,只能转到县医院医治。”

爸爸妈妈火速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他送到县医院,医生迅速给他清创止住血后,一脸愁容地说:“创伤太重,伤眼可能会失明。”

妈妈不死心,抱起吊着输液瓶的他一路颠簸奔赴市中心医院。

市中心医院的医生会诊后,坚定地说:“这个孩子受伤的眼睛保不住了。”

一周后,妈妈抱着他走出医院,不禁悲从中来,坐在街头掩面大哭。

少不更事的他问:“妈妈,你怎么哭了?”

悲痛欲绝的妈妈无法向他说明真相,只好淡淡地说:“没什么。”

他五岁的时候,右眼已经泛白了,面貌很是难看。他问妈妈:“为什么我的一只眼睛是白颜色的?”

妈妈无言以对......

妈妈知道,他将为这只伤眼付出代价:或许找不到工作,也许以后很难有姑娘会爱上他......

每当妈妈想到他的将来,心里就排山倒海般地难受。

80年代末期,他已到上学的年龄,但附近没有一所学校愿意接收残疾孩子入学,加之当时没有保障残疾孩子上学权益的法律,残疾孩子实在要上学的,也只能到遥远的特殊学校。他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因此,他无法就近上学。

妈妈在为他寻求接收学校的过程中,有一所学校的校长呵斥道:“你也不看看你的孩子,一只烂眼,容貌恐怖,要是把学校其他的孩子吓坏了怎么办?”妈妈只有强忍屈辱。

为了他能够上学,妈妈一次又一次地到附近所有的小学求情,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功夫不负有心人,又过了两个春秋,终于有一所偏僻的村小肯收留他跟班读书了。

那年,他已经8岁多了。

能和别的孩子一样,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聆听老师清脆的讲课声,他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幸福。

为了方便他上学,妈妈在他上学的村子里租房住,每天风雨无阻地接送他上下学。看到他在学校受到不懂事的同学嘲笑和欺侮,妈妈就三天两头带上一些糖炒栗子、干花生、水果糖等零食给他的同学吃,吃了他妈妈好些小零食的同学,再也不好意思嘲笑和欺侮他了。

有妈妈的关心,他的学习成绩在全班一直名列前茅,加之开朗的性格,乐于助人的品格,慢慢地,同学都不再害怕他的容貌,乐意和他一起玩了。

日月如梭,在《残疾人保障法》出台的第二年,他初中毕业了。

刚进高中,他的父亲就病故了。为了供养他读书,妈妈去了城镇当清洁工,每天早早起床清扫大街,之后又赶回家做农活。

为了挣钱供养他读书,妈妈含辛茹苦,他也更加发奋学习。三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重庆一所大学。

容貌给刚进入大学的他蒙上了一层黯淡的光,好在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态。

他想:我眼伤了,相貌不如同学,那么我就努力学习吧。

三个月后,同学们推选勤奋好学、热心公益、乐于助人的他为班长。慢慢地,他的大学生涯充满了快乐的阳光。

一年后,学习成绩拔尖的他当上了学生会的学习部部长……大三时,一个漂亮的女同学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

骤然而来的爱情让他惊喜莫名,让他有点诚惶诚恐。

他问女同学:“你不嫌弃、害怕我的容貌吗?”

女同学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在乎你的容貌!虽然你眼有残疾,但你比正常人更优秀。”

巨大的喜悦像一股暖流淹没了他。

转眼大学毕业了,为了求职,他东奔西走,投了一百多份简历,但每次到了面试这一环节他就败下阵来。

招聘的单位都非常同情地说:“小伙子,你真的不错,可是你的外貌……”

他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阴影笼罩着他,左右着他今后的命运。

他的女友进了一家科研单位,女友安慰他:“是金子终会有发光的那一天,暂时没有工作没关系,我养你嘛。”

他心情沉重地说:“当务之急还是要整整容,不然我找不到工作的。”

两人一起去医院咨询,得知整容和安装一只假眼的价格不菲,刚毕业的他们承受不起。

他们都来自农村,家境都不宽裕,女友读大学的学杂费是哥哥打工资助的,他的学杂费是母亲当清洁工挣来的,所以一时凑不够那么多的钱。

屋漏偏遇连夜雨,这天正在人才市场投递简历的他突然接到堂弟的电话,堂弟在电话上急迫地催他火速回家,说他妈妈出车祸了。

心急火燎的他和女友慌慌张张地搭上返乡的客车。

到了县城医院,他才得知是一台农用车由于刹车失灵,为了避免冲向大街,司机就猛打方向,把正在清扫街沿的妈妈撞到在地下,致使妈妈右小腿截肢。

肇事司机见闯了大祸,弃车逃之夭夭。

交警前前后后忙了半个月,也没有查实肇事的无牌农用车是谁的,只好遗憾地告诉他恐怕索赔无望。

电视台报道了妈妈的遭遇后,一些热心的市民给妈妈捐赠了两万余元钱,资助安装假肢。

当电视台的记者和志愿者来到他家,准备把妈妈接去残疾人康复中心安装假肢时,妈妈向记者提出恳求,她不安装假肢了,把那两万余元钱给她就行。

记者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妈妈说想用这笔钱给儿子装一只假眼和整容。

记者对这个提议当然不能接受,说:“缺一只眼,样子难看点,不会影响生活工作,而你没有小腿,就没法走路扫地了。”坚持让妈妈去残疾人康复中心安装假肢。

众人七手八脚把妈妈架上车,往残疾人康复中心开去。

到了残疾人康复中心,妈妈竟然坚决拒绝医生给她右小腿取模。

母亲喃喃自语:“把钱给我儿子整容吧,儿子还年轻,我一个老太婆,没有腿拄拐杖一样的,你们行行好吧。”

众人听了,全都愣在那里,他哭了……

啊,妈妈的爱,是生命中最珍贵的爱,也是最无私的爱,母亲爱孩子并不是道德,她是更为本能更为纯洁的自然的爱,人类最美好的东西就是母爱,永远温暖着我们!激励着我们前进!

作者简介

周永珩,42岁,四川“涪江潮”诗社、绵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剑南文学》特约作者。在《半月谈》、《中国残疾人》、《中国西部》、《诗歌月刊》、《星星》、《散文诗》、《四川日报》、《绵阳晚报》、《绵阳日报》等报刊发表过200余篇作品,曾获《光明日报》和中国移动共同举办的第一届“中国移动杯”全国红段子优秀奖, 第二届全国温馨感人博文帖文大展贴优秀奖,四川省“大爱无疆•感恩感动”征文二等奖,有作品入选《生命•阳光礼赞》、《一起寻找阳光》、《回望乡村》等书。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