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甘肃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父亲的烟锅

作者_甘肃省华亭县 严世文

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平时总叼着一个铜头烟锅,那是在农村老家养成的习惯。每次说起戒烟,父亲那几天总是心神不宁、情绪烦躁,虽然大人们劝诫、儿孙们抗议,父亲抽烟的习惯也难改变。

我的家乡在陇东山区,小时候,姊妹们多,生活困难,吃穿问题是困扰父亲的一大难题,加上当时家庭成分不好,政治运动接连不断,说话做事稍有不慎,便会招来不测之祸。

听父亲讲,祖父懂医学,曾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老中医,家境相对较好,就一心让父亲读书,将来沿袭子承父业的古训。1948年,父亲考上了当时很有名气的学校,是家乡为数不多的几个读书人之一,此后家庭出现变故,父亲肄业回家。被安排在县上的几个部门工作并很快提拔,当时只有25岁,在那时是很稀奇的。可后来政治运动把父亲在内的一批人被打成黑五类下放到农村改造,家庭一下子陷入困境,人身安全毫无保障,有话不敢说,有苦无处诉,父亲便借助抽烟发泄内心的苦闷。

大跃进、农业合作化时期,物质生活贫乏奇缺,粮食更是稀缺之物,有一段时间人们用榆树皮磨面、挖野菜充饥,在三九天还挖吃过树根,这些哥哥姐姐们曾经经历的历史,当时父亲是怎么熬过的难以想象。

从我记事起,父亲每年都在山梁的斜坡上开垦一小块荒地种植旱烟,定时松土、施肥、除草,夏天时节摘烟叶、晒干后揉细,秋季把烟叶连同烟杆一同割回来,剁细研末在冬季装烟袋,这旱烟锅就成了招待亲朋和来客的交际品。

上学了,父亲耕地、收麦子、割玉米、捆荞麦都会带着烟锅,歇息时疲乏的父亲掏出烟锅装上烟丝点着火,悠然自得的吸烟,烟锅头上的烟丝一闪一闪,父亲的嘴里的烟气一股一股喷出,烟雾在头顶慢慢散去,仿佛把父亲的乏气也一同带去。等到烟丝烧尽,烟锅在磕掉烟灰,父亲有一种满足感,显得精神矍铄。

工作以后,把给父亲买过的卷烟,过滤嘴香烟,价钱各有差异,他总觉得没有旱烟过瘾,父亲由于长期劳动,身体已经透支,经常病病盎盎的,便把他接到城里,方便互相照顾,母亲告诉父亲,到城里住的楼房,地方狭窄,不许父亲在抽旱烟,起初,父亲遵守了规劝,可后来还是从老家拿来了烟锅,从街面上买回烟丝,又抽了起来。我很委婉地告诉父亲,让他戒掉烟,这样对身体好,他也觉得不还意思在我当面尽量不抽,可背过我在母亲面前还是不段地抽。

我不忍心让父亲难为情,父母一生为儿女们历尽坎坷,饱经风霜,虽然想让他们健康的安度晚年,但过分的限制他们的喜爱,改变他们的习惯,反而会加重他们的思想顾虑,没有了自主权。让他们快乐的走过每一天才是我最大的心愿。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